曾国藩之血祭

十一曾国藩身着朝服,隆重地向湘勇军官授腰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由于岳州和武昌、汉阳的攻克,湘勇的大小头目都升了官。胡林翼升为湖北按察使,罗泽南升为浙江宁绍台道,彭玉麟升为广东惠潮嘉道,杨载福擢常德协副将,鲍超擢参将,李元度、李续宾、王錱等营官及郭嵩焘、刘蓉、陈士杰等幕僚都有迁升。唯独救了曾国藩命的康福没有得到一官半职,大家都从心里佩服曾国藩不以公职报私恩的品德。绝大部分勇丁都在进入这几个城镇的头几天里,抢足了金银财宝。除上缴部分给什长、哨长和营官外,其余的便自己留下,托人辗转送回家去。又是升官,又是发财,算是真正尝到了打胜仗的甜头,湘勇士气高涨,渴望着早日离武昌去打江宁。都说长毛把江宁建成了小天堂,那里金银如海,财货如山,弄得湘勇个个垂涎欲滴,夜夜做着买田起屋、娶亲讨小、衣锦还乡的美梦。太平天国西征军在蕲州至田家镇一带重兵防守,欲与湘勇决一死战的消息,很快传到湘勇大营。曾国藩与胡林翼、罗泽南、塔齐布、彭玉麟、杨载福等反复计议三路进军的决策和具体细节。
  这天中午,彭毓橘带领亲兵抬了一个大木箱进来报告:“一百把腰刀已打好,请大人过目。”亲兵撬开木箱,从中取出一把来。曾国藩见腰刀果然打造得精美,熟铁皮制就的刀鞘上,用铜钉钉出一朵朵云形花纹,铜钉锃亮,如同黄金般闪光;刀把上镶嵌着墨绿色南阳玉。曾国藩将刀抽出,立时便有一道寒光扑面而来,刀刃锋利,手不敢试。刀面正中端端正正刻着“殄灭丑类,尽忠王事”八个大字,旁边是一行小楷“涤生曾国藩赠”,边上另有几个小字,那是编号。曾国藩一连看了几把,把把如此。他很满意,吩咐将木箱抬进里屋。
  湘勇官兵打仗立了功,可以按朝廷规定升官晋级,这是出自天恩。曾国藩想,还必须用一种方式来表达他个人对部属的奖励和赏识。用什么方式呢?过多地发赏银,他觉得有违于自己“不怕死,不要钱”的宣言;拜把结兄弟,这是山大王的行为,他又鄙夷不屑为。曾国藩想了很久,终于想出赠送腰刀这个好主意。武职不用讲了,即使是文职,既然在军营效力,就要有尚武精神。以个人名义赠送一把腰刀,既表达了自己与对方的特殊感情,又是鼓励湘勇的尚武精神。第一批受刀者,人数要少,仪式要安排得异常隆重,使他们感到无上的光荣。这把亲赠的腰刀,今后要成为湘勇官兵人人企望的最高奖赏。
  次日下午,秋阳灿烂,湖北巡抚衙门头进二进两栋房屋之间宽阔土坪上,聚集着近四百名湘勇哨长以上的军官。他们一律按朝廷所授的官衔品级穿着蟒服,前后缀着补子。这些哨长以上的军官,无论授文职还是授武职,品级都不高,大部分在七品以下,黑底补子上五彩金线绣的多为鸂鶒、鹌鹑、练雀、犀牛、海马等,伞形红缨帽上戴的是起花或镂花金顶,插的是用鹖尾制的蓝翎。一色簇新的衣帽,加上耀眼的刺绣和闪光的翎顶,真个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湘勇这批军官,大半出身书生,少部分来自无业游民和乡下作田人。不久前还是毫无功名的寒士细民,今日一旦穿着日思夜想的官服,个个脸上流光溢彩,无异步入洞房时的新郎。不过,他们不明白,今天并非喜庆节日,为何要如此隆重对待?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亲兵高喊:“曾大人到!”
  土坪上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停息,全体军官一律挺直腰板,翘首肃立。只见曾国藩从二进厅堂里迈着稳重的步履,威严地走出来。这批跟随曾国藩近两年之久的湘勇军官们,此刻第一次看到他身着朝服出现。昨天,曾国藩拜发了给皇上的《陈明服阕日期折》,报告三年(实际上只有二十七个月)守制期满,从明天起释服。今天,曾国藩头戴装有起花珊瑚红顶帽,身穿石青四爪九蟒袍服,缀着绀色丝绣锦鸡补子,束一根金方玉版中嵌红宝石腰带,脚登粉底黑缎朝靴,显得格外高贵庄重。身后跟着穿三品文官服的胡林翼、一品武官服的塔齐布、四品文官服的罗泽南、彭玉麟和二品武官服的杨载福。土坪上的军官们心里猜测,今天一定有非常喜事。
  曾国藩站在屋檐下高出地面三四尺的台阶上,用他特有的尖利目光,打量台阶下这批新着官服的军官们。荆七搬出一只虎皮交椅放在他的身后。曾国藩皱了下眉头,挥手叫他搬走。他轻轻地咳了一声,然后提高嗓门,用洪亮的湘乡官话说:“诸位,本部堂奉皇上之命,受父老之托,训练乡勇,讨伐叛逆,已近两载。上赖皇上如天之福,下靠将士忠愤之心,虽经百端挫折,又遭岳州、靖港之败,然我湘勇非但没有压垮,反而愈战愈强。湘潭胜仗、岳州胜仗,使我们在家乡赢得英名。现在我们又攻克武昌、汉阳,更是威镇寰宇。这是我们全体湘勇将士的光荣。”
  说到这里,曾国藩灼灼逼人的目光将所有军官又横扫了一眼,见他们个个神采焕发,又兴奋地说下去:“今天,各位都已荷蒙酬庸,升官晋级,有的已成为朝廷命官,有的正候补待缺,不久就可以授与实职。总之,都已解褐释布。不仅为自己,也为列祖列宗,为妻子儿女争得了风光荣耀。这些靠何而来?除靠皇上的格外施恩外,靠的是全体将士服从命令、精诚团结、勇猛刚强、百折不屈的精神。本部堂以为,这十六个字,便是我们湘勇的精神。本部堂最看重的就是这种精神,战果尚在其次。要彻底剪灭长毛,光复江宁,就要靠发扬光大这种精神。为此,特举办今天的授奖大会。”
  湘勇军官们这才知道今天这个不同寻常的集会的目的。
  统帅要授什么奖呢?授给哪些人呢?就像盯着变戏法的魔术师一样,全体军官怀着极大的兴致注视曾国藩。这时,彭毓橘指挥两个勇丁抬着一个木箱出来。勇丁解开绳索,揭开盖板,顿时,台阶上一片光亮。站在前面的军官们禁不住诱惑,纷纷伸头探脑,有的似乎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什么,不时发出喷喷声。彭毓橘从木箱里拿出一把腰刀来,近四百双眼睛一齐集中到这把腰刀上。曾国藩神情凛冽地说:“本部堂新近在武昌打造了五十把上等腰刀。每把腰刀上都刻有‘殄灭丑类,尽忠王事’八个字,这是本部堂对各位的期望,也是三湘父老对各位的期望,愿它成为我全体湘勇的志向。”
  曾国藩原拟发一百把腰刀,昨天夜晚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改发五十把,以此来提高身价。第一号腰刀发给谁呢?他苦苦地思索良久。论湘勇的首创之功,第一号应属罗泽南。论攻打城池的贡献,第一号应属彭玉麟。论官阶品级,第一号应属塔齐布。论劝他出山办团练之力,第一号应属郭嵩焘。论对他个人的恩情,第一号应属康福。想到德音杭布和多隆阿一先一后地到来,想到他们两人的背景,直到今天凌晨,他才把第一号腰刀的属主定下来。曾国藩在台阶上高喊:“湖南水陆提督塔齐布!”
  “到!”塔齐布气宇轩昂地走上台阶,对着曾国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训练湘勇,劳绩卓异,攻城略地,连战连捷,塔齐布乃湘勇中第一功臣。本部堂赠你第一号腰刀。”
  塔齐布双手接过,雄赳赳地走下去。正在大家无限羡慕之际,彭毓橘又从木箱里拿出一把腰刀,递到曾国藩手中。
  “浙江宁绍台道道员罗泽南!”
  “到!”罗泽南跨上台阶,也行了一礼。
  “创办乡勇,厥功甚伟,指挥作战,谋勇出众。罗泽南为湘勇德高望重之功臣。本部堂赠你第二号腰刀。”
  罗泽南庄重地接过腰刀下去。
  曾国藩又高声喊道:“广东惠潮嘉道道员彭玉麟!”
  “到!”
  “创建水师,从无到有,纵横大江,扬我湘威。彭玉麟乃我湘勇水师众望所归之大将,本部堂赠你第三号腰刀。”
  “湖北按察使胡林翼!”
  “到!”
  “书生从戎,鸿韬伟略,立功鄂省,英名远播。胡林翼为我湘勇陆师杰出之大将,本部堂赠你第四号腰刀。”
  接着,曾国藩将腰刀依次赠给郭嵩焘、杨载福、王錱、李续宾、李元度、李孟群、刘蓉、陈士杰、鲍超、康福、周凤山、刘松山、彭毓橘等共四十七人。阳光照在刀鞘刀把上,五光十色,绚丽夺目。有的喜不自禁地将腰刀抽出,立刻就有一股强烈的光束,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旁边的人称赞着。欣喜、赞叹、艳羡、嫉妒,各种复杂的心情,在受刀者和旁观者的心中翻腾。这四十七把腰刀发下来,犹如一批火药弹投在干草堆里,顷刻劈劈啪啪,烧出腾空烈焰;又如一阵狂飙袭击海面,顿时澎澎湃湃,卷起滔天巨浪。湘勇军官们的议论嘈嘈切切,眼光热辣辣的。“多好的腰刀!”“多令人爱重的奖赏!”军官们心里想着,口里念着,仿佛皇上所赐的翎顶蟒袍,都在这把腰刀面前失去了迷人的光彩。
  “各位弟兄,”曾国藩宏厚的湘乡官话又响起来了,把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湘勇军官们唤起,“本部堂打造的五十把腰刀,已发下四十七把,还剩下三把。没有得到腰刀的弟兄们,可以上台阶来自报战功。本部堂将视功业劳绩,择优奖赠。”
  就像在烧得滚烫的油锅里骤然泼上一瓢水,湘勇军官队伍里开了大炸。有的在咧嘴大笑,有的在挠耳抓颈,有的在怂恿别人,有的在独自思考,有的头上汗珠直沁,有的脸色铁青,个个心里发痒,人人跃跃欲试,但却没有人敢跳上台阶。
  “曾大人,你不奖我一把腰刀,我心里不服!”突然,一个愣头小伙冲出队伍,纵身一跳上了台阶。众人看时,原来是宾字营左哨哨长刘连捷。
  刘连捷跳上台阶后,两腮涨得通红,一时反而说不出话来。曾国藩十分欣赏刘连捷这种毛遂自荐的勇气,分外和气地对他说:“你当众说说,你有哪些战功?”
  刘连捷望着曾国藩赞许期待的眼光,心神安定下来,大声说:“湘潭之战,我杀了十几个长毛。岳州之仗,我缴获长毛一门大炮。武昌城破,我第三个冲进城内,杀老长毛五人、两司马一人,夺长毛黄旗十面。曾大人,凭这些战功,我可以得腰刀吗?”
  曾国藩眼中射出惊喜的光芒,高喊:“刘连捷,你是本部堂没有发现的少年英雄。有这样大的战功,如何不能得腰刀!彭毓橘拿刀来!”
  刘连捷喜从天降,两眼潮润。他双膝跪下,然后两手过头,从曾国藩手中接过第四十八号腰刀,再站起来,将刀抽出,对着众人在空中一扬,高叫:“殄灭丑类,尽忠王事!”最后轻轻一跃,跳进了队伍。刘连捷意外地获得一把腰刀,给那些未得到者增加了无穷勇气。随着刘连捷的双脚刚从空中落地,一双飞毛腿早已踩在台阶上。众人看时,原来是水师第一营左哨哨官宋国永。
  “曾大人,这腰刀我也要一把!”
  “你凭什么要?”
  “打湘潭时,我一人从长毛手里夺得三只战船。打岳州时,我纵火烧掉长毛两船粮食。打武昌时,我杀死八个广西老长毛。”
  宋国永正叙说着,底下一人大叫:“曾大人的腰刀当送与我!”
  说话间,也纵身跳上台阶。大家看时,此人是老湘营后哨哨长张运兰。他不待曾国藩问,便自报功绩:“曾大人,我随璞山征伐野人山,杀征义堂贼匪三人。岳州城里,我率先冲进被长毛占据的知府衙门,活捉衙门里老少长毛十三口。武昌城里,又夺取长毛火药库,缴获各种武器数百件。”
  突然又有人在底下大喊大叫:“若他们都可得腰刀,我王可升得不到,我要跳长江自杀!”
  众人被吓了一跳,只见王可升脸色惨白地奔上台阶,气急败坏地推开宋国永和张运兰,吼道:“这腰刀是我的!”
  宋国永捋起袖子,挥出拳头,恶狠狠地说:“你小子逞什么狠?老子拳头可不认人!”
  王可升也摆开架式,凶煞煞地说:“老子用不着摆功,今日把你打下台阶,就是老子的功劳!”
  二人正要对打之时,蓦地一人如同从天降下一般,跳入二人之间,大声笑道:“二位老弟都给我下去,曾大人的腰刀我都没拿到,岂轮得到你们?”
  众人看时,这人原来是水师二营前哨哨官邓翼升。他转而对台阶下的人说:“老子一人得长毛大炮五门,杀军帅、旅帅各一名,老子都得不到腰刀,谁敢得?”
  四人都在台阶上摩拳擦掌,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曾国藩喝道:“都给我住手!”
  四人都僵着。曾国藩抬头见天上远处一行大雁正由北向南飞来,立时有了主意。他对台阶下的军官们喊:“还有谁要腰刀?都上来!”
  话音刚落,又有三名哨长跳上台阶。等了片刻,见无人再上,曾国藩对台阶上的七个人说:“诸位都是勇敢杀贼的壮士,都可得到一把腰刀,可惜本部堂只有两把了,过去的战功都不再提,今日当着诸位兄弟的面来一试硬功夫。”
  七人一听,以为是要斗打,都暗暗运气。
  “彭毓橘!”曾国藩喊,“你给我拿一张好弓和七支好箭来。”
  彭毓橘从后屋背出一张雕花强弓,手里拿着七支长箭。曾国藩说:“大家看天上一行大雁正结伴南行,每人一支箭,不论何人,射中者,本部堂一律赠腰刀一把。”
  台阶下一片欢呼。最先上来的宋国永屏息静气,心中默默祷告完毕,“飕”的一箭射出,却是一支空箭!“可惜!”在众人惋惜声中,宋国永知趣地走下台阶。第二箭是张运兰射的,随着箭离弦的响声,几声凄厉的雁叫传来,一只灰色大雁沉重地摔在土坪上,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曾国藩将第四十九号腰刀郑重赠与张运兰。张运兰神气十足地跳下台阶。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都是空箭,三人垂头丧气地下去了。第六箭轮到王可升。他运足气,两眼鼓起,一箭射出,又一只褐色大雁摔了下来。众人高呼。曾国藩将第五十号腰刀送给王可升。底下有人在喊:“邓翼升,不要射了,腰刀没有了!”
  这邓翼升素称湘勇中的射雕手,他有意最后出手,来个后来居上,却不想张运兰、王可升的箭法也高超,将两把腰刀夺去了。他天生要强,心想:就是得不到腰刀,也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在曾大人和众人面前露一手。他不慌不忙,心平神定,放开虎腿,伸长猿臂,瞄准天上的雁群,口中喊了一声“着”,一支箭飞也似地直指蓝天而去,眨眼间又折了回来,土坪上传出沉重的“扑扑”声。大家看时,都惊呆了,原来一只箭贯穿两只大雁。近四百名军官一齐欢呼,掌声雷动。
  曾国藩紧紧抓住邓翼升的肩膀,激动地说:“不想今日在湘勇中复出养由基、纪昌。”
  然后转过脸对全体军官说:“本部堂赠送腰刀的目的,是鼓励湘勇将士多立战功,多出英雄。今有一箭贯双雁的神射手,本部堂岂能吝一腰刀而不奖赏?彭毓橘,你明日再去打造一把好腰刀,本部堂要亲自给今日养由基赠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曾国藩之血祭目录

一湘乡曾府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二波涛汹涌的洞庭湖中,杨载福只身救排 三摆棋摊子的康福
四康家围棋子的不凡来历 五喜得一人才 六把这个清妖头押到长沙去砍了
七哭倒在母亲的灵柩旁 八蟒蛇精投胎的传说 九刺客原来是康福的胞弟
一城隍菩萨守南门 二康禄最先登上城墙 三今日周亚夫
四欧阳兆熊东山评左诗 五计赚左宗棠 六巡抚衙门里的鸿门宴
七药王庙里出了前明的传国玉玺 八左宗棠荐贤 一谢绝了张亮基的邀请
二世无艰难,何来人杰 三接到严惩岳州失守的圣旨,张亮基晕死在签押房里 四陈敷游说荷叶塘,给大丧中的曾府带来融融喜气
五郭嵩焘剖析利害,密谋对策,促使曾国藩墨绖出山 一乱世须用重典 二曾剃头
三宁愿错杀一百个秀才,也不放过一个衣冠败类 四鲍超卖妻 五拿长沙协副将清德开刀
六大闹火宫殿 七停尸审案局 八逼走衡州城
一王錱挂出“湘军总营务局”招牌,遭到曾国藩的指责 二忍痛杀了金松龄 三从钓钩子主想到办水师
四接受船山后裔赠送的宝剑 五一个钟情的奇男子 六把筹建水师的重任交给彭玉麟
七湘江水盗申名标 一为筹军饷,不得不为贪官奏请入乡贤祠 二出兵前夕,曾国藩亲拟檄文
三青年学子王闿运的一番轻言细语,使曾国藩心跳血涌 四曾国藩踌躇满志,血祭出师;一道上谕,使他从头寒到脚 五定下引蛇出洞之计
六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七曾国藩紧闭双眼,跳进湘江漩涡中 八左宗棠痛斥曾国藩
九白云苍狗 十兄才胜我十倍 一青麟哭诉武昌失守
二湖北巡抚做了彭玉麟的俘虏 三薛涛巷的妓女蚕儿真心爱上造反的长毛头领 四康福挥刀砍杀之际,一眼看见弟弟康禄
五一律剜目凌迟 六来了个满人兵部郎中 七明知青麟将要走向刑场,曾国藩却满面笑容地说:我将为兄台置酒饯行
八康福的绝密任务 九一颗奇异的玛瑙 十一箭双雕
十一曾国藩身着朝服,隆重地向湘勇军官授腰刀 十二曾国华率勇来武昌,王璞山请调回湖南 一周国虞横架六根铁锁,将田家镇江面牢牢锁住
二三国周郎赤壁畔,美人名士结良缘 三从蕲州到富池镇,太平军和湘勇在激战着 四彭玉麟洪炉板斧断铁锁
五委托东征局办厘局 六康福带来朝廷绝密 一浔阳楼上,翼王挥毫题诗
二水陆受挫,石达开一败曾国藩 三水师被肢解,石达开二败曾国藩 四湘勇厘卡抓了一个鸦片走私犯,他是万载县令的小舅子
五参掉了同乡同年陈启迈的乌纱帽 六塔死罗走,曾国藩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 七樟树镇受辱,石达开三败曾国藩
八在最困难的时候,曾氏三兄弟密谋筹建曾家军 九邹半孔出卖奇计 十大冶最憎金踊跃,哪容世界有奇材
十一重踏奔丧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