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

第二十七回治顽擒凶军门设计杀鸡吓猴督帅扬威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大约一个多月以前,殷正茂就把总督行辕迁到了距庆远街约四百里之遥的荔波县。这是庆远府最西北端的一个县,三面与贵州接壤。境内万山重叠,处处奇峰插天,道路窄如羊肠。僮、瑶、苗、僚等土蛮杂居于此。经过两个多月的围剿,韦银豹、黄朝猛率数万叛匪退缩到荔波县的水巖山中。殷正茂层层堵截步步进逼,统率十万大军对叛匪形成合围之势。

     荔波县归南丹州管辖,属于那种“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的地方。县城在缥碧的荔溪边上,萦水枕山,风景如画。只是地方过于促狭,县城常住人口不过三千人左右。把毛厕茶亭统算在内,也不够一千间房屋。可是此番前来的人马,先不说粮食辎重堆积如山的大军,单是广西布政使、庆远府巡抚、南丹州知州、府治镇抚司以及驻军千户等等随军而来现场办公的各级官员,连同僚属一块大大小小也有上千人,纵是把县城居民全都赶走,房屋也不够。殷正茂也不管许多,只是命令这些地方官员悉数住进县城,而把自己的总督行辕安置在城外三里地的关帝庙中。

     关帝庙在一处山坡上,底下是清清浅浅的荔溪,溪对岸又是连绵的岗峦,再往里走,便是进入水巖山的官道。这天上午刚过辰时,殷正茂正在关帝庙内与几位参将商议军事,忽有亲兵进来禀报:“启禀督帅,所请客人已到山下。”

     “传令,奏乐欢迎。”

     殷正茂说罢,便带着几位参将出门迎接。由于这里已是兵匪对峙的前线,总督行辕的保卫比之在庆远街又不知严密了多少。只见到处都是持刀荷枪的军士,戒备森严。不要说人,连只蚂蚁也休想钻进来。殷正茂走到行辕门口,只听得军乐大作,两列铠甲鲜明刀枪闪亮的仪兵肃立两侧,中军参将刘大奎领了两队客人鱼贯而人。这两队客人,左边的一队,是以庆远府知府打头的身穿朝廷命服的地方各府州县官员;右边的一队,约摸有二十几个人,穿着各异,都是当地各土著蛮族的首领。殷正茂拱手将这两拨客人领到关帝庙前临时扩大的操场上分左右坐下。他自己落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背后站了一列身材魁梧的虎贲勇士。传过茶后,殷正茂说道:

     “今天请诸位来,是想商量一下剿匪事宜。本督帅到任将近四个月,由于在座诸位同心协力,众位将士奋勇杀敌,已经大有斩获。这些时与叛匪大大小小的战斗进行了十几次,仅天河县北陵山、河池县屏风山、南丹州孟英山三仗,斩贼首级三千余颗,生擒四千余人。至此,叛贼已如惊弓之鸟,节节败退,如今龟缩于水巖山中,凭险据守。据情报,叛匪虽屡受重创,但仍有三万之众。匪首韦银豹、黄朝猛两人纠集残部,妄图负隅顽抗。这一个多月来,官军已对叛匪形成合围之势,水巖山出口有三条,西北方向通贵州独山,有总兵俞大猷率三万兵马驻守,东北方面可从茂兰突围,进入九万大山,有新近提升的卫指挥佥事黄火木率三万兵马驻守。余下四万大军,由本督帅亲自率领,就驻扎在这荔波县城附近,扼守水巖山西南往南丹州的咽喉。韦银豹、黄朝

     猛所率余部,已成瓮中之鳖。本督帅决定,近期将对叛匪发动总攻。水巖山易守难攻,并不适宜大规模作战,但具体作战规划,本督帅已部署停当,各位不必过虑。今天请来诸位,主要有两件事情磋商。一是军粮的运送,二是对叛匪的封锁之前,本督帅要问问来龙去脉。”

     说到这里,殷正茂突然脸色一沉,扫视了一下坐在左边的一列官员,问道:

     “荔波县主薄吴思礼来了没有?”

     “卑职在。”

     只见坐在末席中一位身着八品官服的老年官员应声离席,走到殷正茂跟前行叩见之礼。殷正茂也不喊他起来,只是拿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问:

     “你在荔波县当了多少年主薄?”

     “十二年。”

     “听说你包庇私盐贩子,车载船装整整贩了三年私盐,被人告发,本当治罪,亏你省府州县一路银钱打点,才把事情摆平。但九年考满终究不能升官。此事可是真的?”

     殷正茂这几句话不但揭了吴思礼的疮疤,就连在座的官员也都捎上了。顿时只见一干官员脸色突变,跪在泥地上的吴思礼更是羞愧难当,勾着头一言不发。殷正茂脸色严峻,接着追问:

     “说呀,是否真有其事?”

     吴思礼嗫嚅着回答:“事情已过去了三年,卑职知错,已经改了。”

     “不是错,是罪!国朝刑典明载,贩私盐者,罪当死刑。你这位理刑的主簿,难道不清楚?”殷正茂骂人可谓敲骨吸髓,语气刻毒不留情面。此时不容吴思礼分辩,又接着说道,“而且你并不知错,贪心未改。本督帅再问你,让你押运到俞大猷军营的粮食,为何一千石变成了八百石?”

     问话既毕,只见吴思礼身子一颤,脸色愈加惨白。殷正茂的问话事出有因。却说大军入驻荔波县后,三军粮草均由附近各州县调集解决。驻扎在水口镇的俞大猷所部,粮草由部队派出一名运粮官协同荔波县令指派的吴思礼一块督办。运粮官员负责武装护送及起解验收,吴思礼负责征集民佚和粮食调配。四日之前,有一千石粮食从荔波县城起运,殷正茂命令他们必两天内运送到水口镇军营。从荔波县到水口镇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官道,长一百四十里;一条路是崎岖山道,在密林中穿行,比官道近了四十里。吴思礼考虑到所征民佚都是当地人,驮运粮食的马匹也都是当地走惯了山路的矮脚小马,加之这一路离叛匪巢穴较远,自官人驻这一个多月来,没有发生过路人被劫事件。为了争取时间,他向运粮官提议走山道。军情紧急,运粮官便同意了他的建议。

     谁知运粮大队走到半路,却遭到叛匪的伏击。护粮的百名军士虽浴血奋战拼死抵抗,还是被叛匪抢走了两百石粮食,而且兵士与民佚加起来还伤了几十个人。前任总督李延在任时,这种事情屡有发生,从不见他惩处,最多是把当事叫到行辕来申斥一顿。因此这次劫粮事件发生后,吴思礼虽然有些紧张,但比照过去,认为大不了挨一顿训斥而已。现在见殷正茂一双扫帚眉高高吊起,三角眼中射出两道凶光,顿时不寒而栗,小声分辩道:

     “卑职本意是抄近路,力争提前把粮草送到水口镇,没想到中了叛匪的埋伏。”

     殷正茂一声冷笑,逼问道:

     “放着好好的官道不走,偏要让几千人马钻深山老林,你说,你居心何在?”

     “卑职实在是想走一条近道……”

     “放屁!”殷正茂重重地一拍桌子,霍地站起身来,伸出剑指指着吴思礼的脑袋,大声吼道,“三万叛匪纠聚山中,这荔波县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前线,你身为朝廷命官,未必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本督帅看你贼眉鼠眼,没个好样子,就断定你不是个好东西,来人!”

     “到!”

     立刻就有几名中军护卫兵士拥上前来。殷正茂命令道:“把这狗官给我绑了。”

     一位兵士上前像拎小鸡一样把吴思礼拎了起来,另一名兵士拿出麻绳正要动手,殷正茂又开口说道:

     “慢着,先把他这身官皮给扒了,再绑到那边柱子上。”

     兵士得令,一伸手就从吴思礼头上摘下乌纱帽掼在地上,接着就开始撕扯官袍,吴思礼两手死死抱在胸前,大声嚷道:

     “殷大人,卑职冤枉。官袍是皇上给卑职的恩德,殷大人你不能无礼啊。”

     “无礼?”殷正茂一愣,旋即哈哈哈一阵大笑,又突然打住,眉头一拧说道,“你这狗官,不但损失了两百石军粮,还害得三十几条生命死于无辜,反倒说本督帅无礼?今天,这无礼的事我做定了,军士们,给我脱,脱不下他的官袍,用刀给我割下来。”

     殷正茂已是怒不可遏,吴思礼情知再犟下去就会皮肉受苦,只得松了手,任兵士们扒去官身,然后又听凭他们把他绑到行辕大门左侧的一根木柱上:因为捆绑得太紧,吴思礼疼痛难忍嗷嗷乱叫,连呼“冤枉”。殷正茂嫌他聒噪,又对身边军士吩咐道:

     “去,让他闭嘴。”

     那位军士上前,一使劲扯脱吴思礼汗褂的一只袖子,揉作一团塞进他的嘴里。

     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幕,众位在座的官员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打从殷正茂接任两广总督,特别是当街给牛疯子开膛剖肚以来,他的刻毒的名声就在当地传开。人们背地里都喊他“殷阎王”,不管是谁,上至文武官员下至皂隶军士,只要有事犯在他手上,一个也不会轻饶。正因为他的冷酷无情,李延交给他的这支人心涣散意志消沉的剿匪大军,才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调教得纪律严明斗志昂扬:而且,这位督帅行事诡秘,常常是神龙不见首尾,让人捉摸不透:就说今天的这次会议,两天前就下达了盖着两广总督关防的通知,言明随军前来的地方各级主要官员,还有当地各土著首领都得参加,说是商量军务,谁知把人圈到这里,却是为了看他抖威风抓人。

     再说殷正茂,扯了这半天嗓子,感到喉咙冒烟一口气喝了两碗茶水,口渴是止住了,但心头怒火一时却还不能平息。他扫了一眼请来的诸位“客人”,只见官员们一个个蔫头耷脑愁眉苦脸,而那些土著酋长洞蛮首领,有的抓耳挠腮不知就里,有的事不关己哈欠连天。殷正茂觉得今天的第二出戏应该开演了,于是清咳一声,问道:

     “丝苗洞的洞主盘丫吉来了没有?”

     殷正茂一开口,整个操场立刻就鸦雀无声,众人的眼光都射向了酋长席。少顷,只见坐在第二位的一位头扎五彩大缠头,佩着腰刀,穿着围裙的一个壮年汉子站了起来,操着生硬的汉语答道:

     “在下就是盘丫吉。”

     “你就是盘丫吉?”殷正茂身子前倾,拊掌赞道,“一进辕门,本督帅就觉得你勇武不凡。听说你脱手能抓住一头活着的金钱豹,真是英雄盖世啊!”

     “督帅过奖了。”

     绷着脸的盘丫吉咧嘴笑了起来,一直按着腰刀柄的手也放下了。他的这些细微表现没能逃脱殷正茂的眼睛,这位督帅凭直觉,就知道自己身后的一排虎贲勇士也都是怒目圆睁按剑待命。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又指着盘丫吉问:

     “听说你的刀法也很好,能否让本督帅见识见识?”

     “这有何不可。”

     盘丫吉话音刚落,殷正茂抓起桌上的茶碗劈头就朝盘丫吉掷来,说时迟那时陕,只见盘丫吉飞快拔刀,接着寒光一闪,那只碗被他一劈两半。

     “眼到手到,好!”殷正茂笑道,“盘丫吉,可否愿意与本督帅帐下的护卫比试比试?”

     “这有何不可?”盘丫吉还是这句话。

     “好!”殷正茂喊了一声,“牛勇!”

     “卑职在。”

     只见站在那排虎贲勇士的第一位应声上前,单腿跪在殷正茂面前。熟悉的人一看便知,此人正是那日被殷正茂当街开膛剖肚的牛疯子。却说事发当天夜晚,殷正茂就赶到牛疯子病床前来探望,指示医士郎中无论无何要把牛疯子救活。一来是抢救及时,二来因未伤着脏腑,牛疯子第二天就醒了过来,不出半月就能下地走路了。在他养病期间,殷正茂经常前来探望,有时还亲自侍奉汤药。开头,牛疯子对殷正茂记恨不肯搭理,但人心是肉长的,久而久之,看到这位威震三军的督帅大人对自己一个大兵如此热心耐烦嘘寒问暖,他也就回心转意,由充满敌意到感激涕零。心情一好,加之药好饭好,牛疯子身体恢复很快,两个多月后,又是气壮如牛的一条好汉。殷正茂便把他调到自己帐下当一名贴身侍卫,且赏他一个小校军衔。牛疯子因祸得福时来运转,殷正茂在他眼中成了天字第一号的大恩人,因此也就死心踏地在帐前效命。通过接触,殷正茂也知道牛疯子不只是有一身蛮力,且有一身好武艺,也就格外器重。这次单单点他出来和盘丫吉比试刀艺,可见信任之深。

     “牛勇,你敢不敢与盘洞主较量刀法?”殷正茂问。

     “回督帅,卑职长到这么大,还从未怕过人。”

     “先别吹牛,对过阵再说。”

     “卑职遵命。”

     牛勇说毕,转身走到盘丫吉席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盘丫吉傲慢地看了他一眼,问:“如何比法?”

     牛勇答:“由盘洞主定。”

     盘丫吉说:“要比,就得事先说定,生死不负责任。”

     “如此甚好,请盘洞主下场。”

     牛勇说罢就拔刀出鞘,腾挪两步站好了架式。盘丫吉本来就桀骜不驯讲不得斯文,见牛勇弄些花架子显摆,心里头顿时就来了气,一按桌子平地跃起,一个倒空翻已是奔到了牛勇的面前,也不搭话,抡刀就搠向牛勇的咽喉。牛勇身子一闪躲过这一刀,也挺刀戳向盘丫吉的腰部,盘丫吉身子一窝,那刀片从他腋下穿过。双方一交手便都用上了夺命刀法,两边席上的观众,一下子都把心提到嗓子眼上。

     两人交上手,刹那间就斗得不可开交,两把刀舞得像两条出水蛟龙,风驰电掣间不容歇,你来我往搏杀凌厉。大战数十回合下来,却是不分胜负。盘丫吉本是赤手缚虎的骁勇之士,一般人能接他十数招也就不错,如今头一遭遇到对手,久久不能取胜,心下不免焦躁。斗到酣处,他突然大吼一声,作一腾跳之势,牛勇刚准备跳起接招,却不知盘丫吉此招乃是虚晃。刹那间只见他身子已经倒地,只一滚便到牛勇跟前,举刀直向他胯下刺来。牛勇心下一惊,再躲闪已来不及,只得用刀来挡,顿时只听得“哨”的一声,盘丫吉的刀尖刺在牛勇的刀片上。一刺一挡双方较上了手劲,坚持了一会儿,还是不分胜负,于是又各自跳开。喘过一口气,又奔上前来再次厮杀。斗过这百十回合,牛勇对盘丫吉的刀法已大致清楚,他擅长正面攻击,主打头胸胯下三点。因此就改变策略,专从两侧进攻。只见他闪跳腾挪时左时右走位飘忽。这样避实就虚,盘丫吉应招便有些吃力,又斗了一二十回合,眼见盘丫吉想扭转局面,抡刀耍了个乌龙摆尾,诱牛勇来攻。须知这一招里面也藏了杀机,牛勇如果按常理奔向盘丫吉故意留下的右侧空档,只要他一挪步,盘丫吉就会一个鲤鱼打挺跳起,从半空中劈下一刀,进攻者就会被他劈成两半。牛勇看出这是一个夺命之招,但他艺高人胆大,竞真的猫腰举刀奔向盘丫吉的右侧,盘丫吉大喜过望,顿时凌空跃起朝扑过来的人影劈下一刀,谁知却劈了一个空。原来就在他跃起的那一刹那,牛勇早已倒地滚开。盘丫吉刚刚落地,牛勇已在他身后站了起来,不等盘丫吉转身,牛勇猛地一脚踹向他的后背。盘丫吉猝不及防,顿时摔了个嘴啃泥,牛勇趁机又迅速扑上去,猛地一脚踩住他握刀的手,盘丫吉疼痛难忍顿时松了手,牛勇就势把刀夺了下来。

     眼见牛勇得手,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的殷正茂立即大吼一声:

     “上!”

     几个虎贲勇士应声抢步出列,三下两下就把尚未缓过神来的盘丫吉两只手反剪绑了个结结实实。

     “督帅为何要绑我?”盘丫吉问。

     “为什么要绑你,难道你自家不明白?”殷正茂抹掉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珠子,恶狠狠问道,“五天之前,是谁派人给水巖山的叛匪送盐巴?”

     盘丫吉一惊,稍愣了愣,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哼,”殷正茂朝后一挥手,下令道,“带人上来。”

     众人目光移向关帝庙门口,只见两位军士押了一个五花大绑的人上来,这人的打扮穿戴同盘丫吉差不多,他一出来就看到了也被捆绑起来的盘丫吉,连忙跑到洞主前跪下。

     盘丫吉一看来人遍体鳞伤,问道:“你招了?”

     来人也不答话,只点点头。盘丫吉飞起一脚踢向那人的胸口,那人惨叫一声仰面倒下,七窍流血而死。

     殷正茂抬手让人把死尸拖下去,一双三角眼死盯着盘丫吉,问:“盘洞主,你为何要派人去给叛匪送盐巴?”

     盘丫吉伸着脖子板筋叠骨地发呛:“是人就得吃盐。”

     “可他们是叛匪。”殷正茂吼了起来。

     盘丫吉不甘示弱,又顶了一句:“叛匪也是人。”接着又骂道,“你这狗官,设计把我拿下,又算什么东西。你有种,就把我杀掉!”

     “仗着你丝苗洞人多势众,本督帅不敢杀你?哼,真他娘的井底之蛙。你丝苗洞三千男丁,纵然个个都是天兵天将,我大明十万官员,个个都是孙悟空转世。收拾你一个丝苗洞,还不等于是捏一只蚂蚱。牛勇!”

     “在。”

     “把他推过去,绑了。”

     “遵令。”

     牛勇与两个帐前亲兵一块,把盘丫吉推到辕门右侧的一根木柱上绑了,与先前绑着的吴思礼正好成了一对。至此,众位“客人”才明白为何行辕门里头要新竖这两根柱子。

     殷正茂设计把这两人赚来,为的是敲山震虎,在发动总攻之前,先肃清内部隐患。这件事可谓办得干净利索,见两人均已绑定,殷正茂又道: “这两名人犯,一个贻误军机造成惨重损失,一个通敌为虎

     作伥。大家说,该如何惩处?”

     “斩!”在场军士齐齐儿吼道。

     “慢!”

     忽听有人高喊,殷正茂定睛一看,说话的是庆远府知府许辛之。只见他缓缓离席,走到殷正茂跟前行了下官晋见之礼,说道:

     “殷军门,下官有些言语,可否借一步说话?”

     殷正茂知道许辛之是来求情的,正犹豫着如何作答,忽见辕门外又滚瓜似的跑进来一名小校,手上提着一个兵部信使专用的牛皮囊,高声禀道:

     “报告督帅,京城邸报快马送到。”

     “拿过来,”殷正茂吩咐。接过牛皮囊后对许辛之说道,“许大人稍安勿躁,待本帅看过邸报后再与你会话。”说着又喊了一声,“刘将军。”

     “末将在。”刘大奎闪身出列。

     “你代本帅好好招待客人,已值中午,摆上酒席,让大家喝个痛快。”

     殷正茂交待完毕,闪身走进了关帝庙,牛勇拎着牛皮囊紧随其后。

     国朝初年,承宋朝公文传递制度,在全国设制了数百个速递铺。传递的方式有三种,一是人递,步行;二是马递,由递卒骑专马送信;三是驰传,即到站换一匹马,日夜不停。这第三种速度最快,昼夜之间最快的能走八百里,所谓八百里驰传指的就是这一种。殷正茂距京城有三千里之遥,加之又担当剿匪重任,所以,他与京城联系的方式,用的便是八百里驰传。尽管这是最快的速递,他收到京城的邸报移文一应函件也得四天半时间。

     却说今天信使送来的牛皮囊中,除了通政司的邸报以及兵部的咨文外,另还有张居正的亲笔信一封,他首先拆开张居正的信阅读:

     石汀兄见字如晤,先后奉手教,皆有钉封,捧读数回,不胜于邑:

     仆数日前,曾面奏主上日:“今两广督抚,乃臣所力荐,能为国家尽忠任事,主上宜加信任,勿听浮言苛

     求,使不得展布。”主上深以为然,且奖谕云:“先生公忠为国,用人岂有不当也。”故自公当事以来,虽毁言日至,而属任日坚,然仆所以敢冒嫌违众而不顾者,亦恃主上之见信耳。主上信仆,故亦信公。

     来函言叛豉西遁于荔波水巖山中,力屈智穷,情势已见。但崇山乱壑,虽驱入罗网,成擒尚难。万里指

     授,恐缓不及事,赖公审图之耳。韦黄二贼,若能扑杀或生擒,幸惟密示,以慰主上悬念,切记切记。

     又所寄二十万银票,仆深思仍以多拨军费之名义还归户部,若以李延贿银白于政府,必因此迁祸仆之前

     任。玄老既归故里,当让其安享天年。若借机构陷,非仆所愿也。此中苦衷,望公体谅,先此附言,余容后裁。

     读罢此信,殷正茂至少悟到了四层意思:第一,京城里对他的“浮言苛求”一直不曾间断,甚至还反映到皇上那里;第二,张居正对他的态度是“毁言日至,而属任日坚”且取得皇上的支持;第三,张居正不想趁人之危,对高拱落井下石;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张居正希望他能尽快擒杀韦、黄两贼首,荡平匪患。想到这里,殷正茂一方面佩服张居正总揽全局运筹帷幄的能力;另一方面,又觉得张居正机心太深难以捉摸。就说二十天前,当他看到邸报,知道高拱的故旧门生利用童立本吊死一事大做文章,凭他直觉,就感到这些人是想趁张居正立足未稳,煽动两京官员群起攻之,以达到赶他下台的目的。正在这时候,张居正来信,希望他能顾全大局,从高拱多拨给他的二十万两银子军费中拿出一部份还归户部以解燃眉之急。

     其实,在高拱去职之前,那二十万两银子已被他花得精光。一是派人去浙江买回三百杆火铳,组建了一个火铳营。那时,火铳才刚刚问世,比起长矛大刀来,威力不知大了多少。二是他从黔、桂两省征募了数千名僚人,组建成了一个健勇营。僚人为古中原的苗裔,陆续迁移到川、桂、滇、黔一带深山居住,汉代被夜郎国所统治。僚人大都身形矮小,但捷若猿猴,皆刚勇好舞剑,汉高祖曾招募僚人以平三秦。自此,僚兵英勇善战的名声便屡见史书。只是僚人暴烈刚戾很难统驭,非军事大才则不敢招募他们建制成军。殷正茂与总兵俞大猷多次计议,分析僚人的习性,认为只要能遵其俗而顺其性并不难系縻,遂大胆招募。如今,这两个营组建成功。今日在行辕里拱卫的兵士,便都是这此僚兵。二十万两银的军费虽花光了,但李延向他行贿的二十万两银却分文未动。思虑再三,殷正茂觉得这正是帮老友一把的绝好机会,于是迅即寄去李延向他行贿的二十万两银票,并在信中约略检举李延曾向高拱门生故旧大量行贿的事实。他相信只要把这件事兜出来,高拱的“残党”就会不战自垮。谁知张居正不稀罕这个“杀手锏”,竟把李延贿银偷梁换柱说成是多拨的军费。如此一来,他不但没有人情,反而从中“夹黑”,因此心里头并不朗爽,甚至有些后悔不该寄出这张银票,反正李延已死无从追

     查,自己不交,断没有第二个人知晓。但事情既然做了,吃后悔药也没得用。“二十万银子到了户部,总算能帮叔大兄度过目前的财政困难,投桃报李,只要日后仕途通显,这一举措何错之有?”这么一想,殷正茂心情反而通畅,又把张居正的来信仔细读了一遍。当看到“万里指授,恐缓不及事,赖公审图之耳”这一行时,他精神一振,放下信,又疾步走出关帝庙。

     此时,午宴已经摆起,但因吴思礼与盘丫吉两人还绑在木柱上,与会官员与酋长谁也没心思喝酒。殷正茂扫了一眼席上各位,问:

     “诸位怎地闷闷不乐,是酒菜不好?”

     坐在前面的许辛之趁机站起来,朝殷正茂一拱手,小心求道:

     “殷军门,下官想给绑着的二位求个情。”

     “如何求法?”殷正茂嘻嘻笑着。

     “饶他们一命,让他们戴罪立功。”

     “许大人,军法如山,我殷正茂卖不得这个人情。”殷正茂说着,突然把三角眼吊起,大声令道,“把这两名人犯斩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早已待命的两名刀斧手手起刀落,切瓜似地两颗人头落地。

     殷正茂瞧着地上滚动的血淋淋的头颅,恶狠狠地说:“今后,有谁再敢通匪贻误军机,杀无赦!”

     眼见这惨烈场景,与席众人,一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噤若寒蝉。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张居正目录

第一回病皇帝早朝生妄症美贵妃衔恨说娈童 第二回述病情太医藏隐曲定总督首辅出奇招 第三回主事钻营买通名妓管家索贿说动昏官
第四回魏侍郎惊听连环计冯公公潜访学士府 第五回姨太太撒泼争马桶老和尚正色释签文 第六回新总督街头奇断案假老表千里访行辕
第七回斗机心阁臣生龃龉信妖术天子斥忠臣 第八回江南大侠精心设局京城铁嘴播弄玄机 第九回密信传来愁心戚戚死牢会见杀气腾腾
第十回王真人逞凶酿血案张阁老拍案捕钦差 第十一回慈宁宫中红颜动怒文华殿上圣意惊心 第十二回太子无心闲房搜隐贵妃有意洞烛其奸
第十三回皇上驾崩阁臣听诏街前争捕妖道潜踪 第十四回访南岳时黜官受窘极高明处孤鹤来临 第十五回李按台坐镇南台寺邵大侠月夜杀贪官
第十六回后妃定计桃僵李代首辅论政水复山重 第十七回怒火中草疏陈五事浅唱里夏月冷三更 第十八回勘陵寝家臣传密札访高士山人是故知
第十九回解偈语秉烛山中夜敲竹杠先说口头禅 第二十回演蛤蟆戏天子罚跪说舍利珠内相谗言 第二十一回众言官吃瓜猜野谜老座主会揖议除奸
第二十二回辗转烹茶乃真名士指点迷津是假病人 第二十三回紫禁城响彻登闻鼓西暖阁惊听劾奸疏 第二十四回东厂豪校计诛妖道工部老臣怒闯皇门
第二十五回哭灵致祭愁壅心室问禅读帖顿悟天机 第二十六回御门宣旨权臣削籍京南饯宴玉女悲歌 第一回邸报中连篇诳鬼话云台内京察定方针
第二回赳赳武夫寻衅闹事谦谦君子以身殉职 第三回度危艰折俸闯大祸平叛乱誓拔硬头钉 第四回动贼心思擒拿凶犯灌迷魂药智骗中官
第五回析时局大臣商策略行巨贿主事为升官 第六回为求人大舍至宝谈家事首辅释愁怀 第七回左侍郎借酒论政敌薰风阁突降种瓜人
第八回卖艺人席间演幻术老座主片纸示危机 第九回议京察大僚思毒计狎淫邪总管善摧花 第十回冯公公读折耍手腕李太后吃茶识股肱
第十一回送风葫芦取悦皇上练隐忍术笼络太监 第十二回探虚实天官来内阁斥官蠹宰辅说民谣 第十三回访衰翁决心惩滑吏弃海瑞论政远清流
第十四回荐贪官宫府成交易获颁赐政友论襟怀 第十五回老鸨母诲淫真龌龊白浪子嫖妓遇名媛 第十六回悍妇人邀功反惹祸王御史视察出蹊跷
第十七回还夙愿李太后礼佛选替身代皇上出家 第十八回大和尚进言多建庙老国丈告状说舆情 第十九回积香庐今宵来显客花月夜首辅会玉娘
第二十回绕内阁宫中传圣谕出命案夜半又惊心 第二十一回老苍头含泪卖苏木大总管领命会巨商 第二十二回谈交易奸商偷算账狎坤道行酒用弓鞋
第二十三回繁华酒肆密室开红寂寥小院主事悬梁 第二十四回细说经筵宫府异趣传谕旧闻首辅欷 第二十五回办丧事堂官招数恶抨时政侍郎意气昂
第二十六回捉档头严查吃空额示密札紧缚老臣心 第二十七回治顽擒凶军门设计杀鸡吓猴督帅扬威 第二十八回黑寡妇勇斗金翅王毕大爷败走秋魁府
第二十九回游管家矫情帮巨贾金秀才大侃蟋蟀经 第三十回交税银杨提举耍滑对账册王部堂蹙眉 第三十一回减免田赋匠心独运咆哮公堂微臣求谒
第三十二回礼部请银心怀叵测命官参赌为国分忧 第三十三回卜玄机近侍先探路择吉日母子出深宫 第三十四回武清伯荐官为私利邱得用削职因属狗
第三十五回众官员公祭童立本无情火烧毁老胡同 第三十六回借拟票宰揆开新政得密札明月照愁心 第一回李国舅弄玄扮妖道孙督造报忧启衅端
第二回说龙袍李太后动怒送奶子冯公公示敬 第三回老臣受骗骤临祸事宅揆召见面授机宜 第四回白发衔冤昏死内阁红颜薄命洒泪空楼
第五回谈笑间柔情真似水论政时冷面却如霜 第六回听口戏外廷传劾折抚瑶琴黠仆献鸩谋 第七回为淫乐恶太监毙命辩部疏小皇上问师
第八回张宅揆接旨进古寺李太后冷峭斥奴才 第九回说子粒田慈圣动怒唱岭儿调玉女伤春 第十回伤太爷承差闯大祸讨见识御史得奇闻
第十一回赵知府蝎心施毒计宋师爷巧舌诳冤囚 第十二回为济困贱卖龙泉剑言告状却送戒石铭 第十三回抨新政京城传谤画揭家丑圣母识良臣
第十四回送乌骨鸡县令受辱拆石牌坊知府惊心 第十五回应天馆拜访神秘客铁女寺毒杀贪鄙人 第十六回言政言商皇亲思利说春说帛铁嘴谈玄
第十七回锦幄中君臣论国是花厅内宰辅和情诗 第十八回样样淫情引君入瓮炎炎夏日扫雪烹茶 第十九回惩黠仆震怒张首辅告御状挟愤戚将军
第二十回老国丈上吊为避祸小玉娘哀告救恩公 第二十一回扇子厅扶乩问神意总督府设宴斩狂人 第二十二回邀五公齐瞻年节礼对空房捧读绝情诗
第二十三回询抚臣定清田大计闻父丧感圣眷优渥 第二十四回议夺情天官思抗旨陈利害皇上动威权 第二十五回天香楼上书生意气羊毫笔底词客情怀
第二十六回说清田新官三把火论星变名士一封疏 第二十七回气咻咻皇上下严旨怒冲冲首辅斥词臣 第二十八回午门廷杖血飞似雨微臣忤旨气贯如虹
第一回钱知府迎宾谋胜局张首辅南归似帝王 第二回挂诗匾弄玄为邀宠会贬官谠论诉危情 第三回怒马如龙举城争睹盛筵巧谏循吏佯疯
第四回买花盆宠太监耍滑议奏折小皇上动怒 第五回颁度牒大僚争空额接谕旨阁老动悲情 第六回说白猿故人悲失路论大捷野老析疑云
第七回孝棚内会见三台长墓道前惊闻风雨声 第八回何心隐颠狂送怪物金学曾缜密论沉疴 第九回粮道街密议签拘票宝通寺深夜逮狂人
第十回救友显和尚菩萨道危难见学台烈士心 第十一回品魁龙珠皇上给赏逛西瓜摊客用使坏 第十二回万岁爷初尝神仙宴小太监荐赏春宫图
第十三回谈度牒巧使系縻术说玉娘触痛离别情 第十四回金学曾智布黄蜂阵陈督抚深析宰揆心 第十五回唱荤曲李阎王献丑禁书院何圣人毙命
第十六回给事中密访杀降事大宰揆情动老天官 第十七回细论丑闻君臣晤对拘拿纨祷冯保诛心 第十八回建造法坛吕府祈福接闻圣旨次辅殒命
第十九回朱翊钧寻欢曲流馆李太后夜闯御花园 第二十回李太后欲废万历帝内外相密谋恭默室 第二十一回下罪己诏权臣代笔读废帝诗圣上伤怀
第二十二回李同知京城访故友金侍郎寒夜听民瘼 第二十三回议时政热茶酬旧雨进陋巷首辅慰功臣 第二十四回朱翊钧索银说歪理戚大帅春节送胡姬
第二十五回猜灯谜说龙马精神献颂诗免百姓欠赋 第二十六回冯保探病窥猜圣意钱普求见又启新忧 第二十七回失龙袍万岁爷震怒弹锦瑟老公公神伤
第二十八回赈灾情急抱病面圣盼孙心切懿旨册妃 第二十九回乞生还宫中传急折弥留际首辅诉深忧 第三十回万岁爷秉灯谈鬼事大太监深夜访权臣
第三十一回老公公抽签问灾咎新宰辅装傻掩机心 第三十二回见门生苦心猜圣意入平台造膝沐惊风 第三十三回玉蟾楼密议掏墙法夫人庙乞讨护身符
第三十四回慈宁宫冯保告刁状西暖阁张鲸说奇毫 第三十五回李太后怒颜询政务司礼监倾轧起风云 第三十六回剑影刀光仇生肘腋风声鹤唳祸起萧墙
第三十七回魅影袭来魂惊午夜琴音惆怅泪洒寒秋 第三十八回送金像君王用权术看抄单太后悟沧桑 第三十九回愤写血书孝子自尽痛饮鸩酒玉女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