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之野焚

六荒郊古寺遇逸才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李秀成的部队来到武宁时,得知陈玉成从黄州府撤兵的消息。千里围武昌的用兵计划,他本来就是勉强接受的,现在北岸已撤兵,他正好借口不执行了,遂立即停止前进。他在武宁、通山、崇阳一带招募三十万流亡饥民,率部东归。围魏救赵的用兵计划,就这样流产了。一个月后,陈玉成才知道上了大当,但后悔已晚。
  转眼到了七月,秋风又起,曾国荃围安庆,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曾国藩不放心,带着康福等人亲到安庆城外视察。
  从东流到安庆,只有一百多里水路,午后便到了南门码头。国荃、贞干事先都不知大哥的行动,未到江边迎接,曾国藩一行作普通人打扮,悄悄地上岸,沿着外壕查看。
  城内城外都很安静。但见壕沟宽深,满插竹签,两道壕沟之间,营房相连,炮台林立,时见搬运弹药、拭刀擦枪的湘勇,间或也可见集合操练的哨队。曾国藩心里默默称赞。快到西门地段,酒店饭铺开始多起来,进进出出的大多数是醉得歪歪斜斜的湘勇官兵。饭店旁边是一家烟馆。曾国藩从小窗口向里面望:昏黑的屋子里,四处闪着暗淡的火光,土砖垒起的炕上,摊尸一样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烟客,旁边堆着解下的上衣佩刀。无疑是军营里的人!曾国藩一阵恶心。刚转过脸,又见对面一座破烂的茅房前,站着三个抹粉擦脂的年轻女子,正笑着向他招手。曾国藩气得转身便走,不小心与前面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瞎了眼的糟老头,你是去赶杀场呀!”
  曾国藩抬头一看,前面站着一个酒气熏天的汉子,正对着他口出恶言。那人右手挽着一个年轻女子,左手提着一个酒葫芦,曾国藩分不清他是湘勇还是百姓。康福抢上前,指着那人训道:“无法无天的混蛋,你骂谁来!”
  “老子宰了你!”那人甩开身边的女子,从腰里刷地抽出一把刀来。曾国藩看见这正是一把刻着“殄灭丑类,尽忠王事。涤生曾国藩赠”的腰刀。他不禁叫了一声“惭愧”,慌忙把康福拉开了。
  咸丰四年曾国藩首次颁赠的刻字腰刀,深受湘勇将官的爱重,后来他又亲手颁赠了两次。凡得到腰刀者,一律被湘勇视为英雄。以后,湘勇人员大大扩展,曾国藩无法一个个颁赠,便统一打造,由各军统领代为赠送,初时控制很严,日久慢慢地松了。这腰刀尤以吉字营领得多,发得滥。
  曾国藩无心再巡视了,叫康福进壕通报。曾国荃一听,忙带着弟弟和一批营官亲来迎接。曾国藩见两个弟弟风尘仆仆,营官们也都满面风霜,遂不忍心指责,在接风宴上,对吉字营贞字营大大地作了一番夸奖慰勉。晚上,在卧室里,他严肃地对两个弟弟说:“过去,我教你们作文写字,都强调一个‘气’字。文求气昌,字求气贯。文气不昌,虽道理充分,其文不足称;字气不贯,虽笔笔有法,其字不足观。带兵亦然。
  军营中最重一个‘气’字。作统领者,应时时在军中培植新气、勇气,涤除暮气、惰气。打仗为极苦极烈之事,哀戚之意如临亲丧,肃敬之心如承大祭,方为军中气象。故军中不能有欢欣之象,更不能有桑中之喜,骄浮淫乐,必招大败。昔田单之在即墨,将军有死之心,士卒无生之气,此所以破燕复齐。及攻打狄时,黄金横带,前呼后拥,士卒有生之乐,无死之心,鲁仲连策其必不胜。围安庆一年多进展不大,其原因即在军中气不正。明日即严令前壕外一切酒楼烟馆妓院统统撤除,官勇一律在壕沟内训练,有未经允许私出外壕者,斩不赦!”
  国荃、贞干谨遵大哥之命。几天后,军营气象果然大大改观。
  这天,曾国藩仍着便服,带上康福,到前壕外再去亲自查看一番。一路上,原先的烟馆酒楼妓院都已关了门,过去人烟稠密之处,现在明显地萧条了,所见到的湘勇,都是带着伙伕采买油盐菜蔬的什长哨官,不再是嫖客醉鬼了。曾国藩颇为满意。既然知错能改,且雷厉风行,看来两弟值得造就。一时喜欢,见前面山林荫翳,小溪长流,不觉生出一股游兴来。他对康福说:“久闻安庆山水好,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吧!”
  康福陪着曾国藩向山林走去。果然林木青翠,溪水晶亮,真可去污涤浊、陶情冶性。山水虽好,人事却令人气沮。本是水稻收割的季节,眼前却是稻稀草密,田野荒芜,走了两三里路,除见到几个老头瘦妇在有气无力地捋谷外,田里不见一个壮年人。“打仗真是件作孽的事!”曾国藩轻轻地自言自语。
  山嘴背后是一个山坳,康福眼尖,指着远处说:“曾大人,前面大柏树下有个小屋子,我们到那里去坐坐,讨碗水喝吧!”
  二人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小小的寺庙,庙门上方横写着三个字:宏毅寺。
  曾国藩笑着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寺名。”
  “这怕是用的曾子的话: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康福猜测。
  “和尚不识字,请读书人取寺名。读书人不懂佛经,只懂孔孟,就从《论语》中选了这两个字,造成了这个儒释结合的庙名。你说是这样吗?”曾国藩问。
  “我想也可能是一个受了挫折的有志之士,曾在这里隐居过,为激励自己,干脆将原庙名改为这个名字。反正这里偏僻,没有几个人来,也不怕遭别人的谴责。”康福提出他的见解。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是桩解不开的公案。”曾国藩边说边进了庙门。
  这个寺庙真的小,小到就一间一丈见方的屋子。正面供着一尊尺把高的小菩萨,菩萨面前有个石香炉,里面插着几支残香。左边一张床,床上整整齐齐叠着几排书,壁上挂一把剑鞘,真个是三尺宝剑半床书。右边一张书案,一条凳子,书桌上摆着笔墨纸砚,正中有一页写满字的宣纸,一个朱红玛瑙雄狮镇纸压在上面,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书案前方墙壁上挂一副对联:“把酒时看剑,焚香夜读书。”
  “好,写得好!”曾国藩称赞,笑着对康福说,“还是你说得对,现在这里就住着一位隐士。”
  “这个隐士到哪里去了呢?”康福四处张望,指着小菩萨旁边说,“大人,这里还有一道门。”
  门虚掩着,一推便开。门外是一块四方土坪,一个人正背对着他们,在土坪上舞剑。那剑舞得真好!进如闪电,退若飙风,上下左右飞动起来,划出一个耀眼的银盘,如同中秋明月落到人间。
  “好剑!”惺惺惜惺惺,康福看得呆了,脱口称赞。
  “谁?”那人急忙收起剑,回过头问。
  曾国藩这下看清了,舞剑的人三十余岁年纪,面白无须,身材适中,正如联语中所写的,是一个喜欢舞剑的读书人,不是江湖上的拳师侠客。曾国藩最不喜欢那些走江湖的剑侠。在祁门时,有一人前来投奔,自称皖省名侠许荫秋。武艺的确很好,但曾国藩不收留。幕僚问他何故。他说这种剑侠大多无赖流氓,邪多正少,不遵法度,留之则坏军纪。名侠尚且不留,此后再无侠客一类的人来投奔了。
  “我们是两个过路的客人,想到这里讨碗水喝。刚才多多冒犯,请足下海涵。”康福答话。
  “啊,是两位客官,请屋里坐!”那人豪爽大度地将曾国藩、康福让进屋里坐,一边倒茶,一边问,“听口音,客官不像是本地人?”
  “我们是湖南人,听说安庆正在打大仗,特地来看看。”曾国藩暗思此人必非等闲之辈,有意向他透露点身分。
  “客官胆子也太大了,打仗杀人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那人笑着说。
  “足下一人在战场边的荒郊古寺里读书用功,胆子岂不比我们更大。”康福插话,眼里流露出敬佩的神采。
  “实不相瞒,我在这里等着见一个人,三个月了,一直无机缘。”那人说话坦率。
  “足下想见谁?”曾国藩好奇地问。
  “湘勇吉字营统帅曾九爷曾国荃。”
  曾国藩和康福心里同时一怔,互相对望了一眼,康福正要答话,曾国藩先开口了:“足下为何要见曾九爷?”
  “想告诉他破安庆之法。”那人毫不隐瞒。
  “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呢?”康福奇怪地问。
  “咸丰八年,我曾经亲自闯进曾九爷的哥哥六爷曾国华的帐中,告诉他不要打三河,转攻庐江。曾六爷不听我的话,结果弄得全军覆没。后来我总结出了教训,这些带兵的主帅大概看不起毛遂自荐的人。我这次改变作法,长期住在这里,我想总有一个得见的机会。”
  这人的话勾起了曾国藩的记忆,那夜温甫不是说过这事吗?
  “足下是江苏阳湖人?”曾国藩两目灼灼发光,注视着对方。
  “是的。在下正是阳湖人。”那人惊奇起来。
  “足下大名叫作赵烈文?”曾国藩进一步追问。
  “正是!客官何以知道?”那人越发惊奇起来,也盯着曾国藩。
  “赵先生,我与你神交已久了,不想今日在此相遇,真是天幸!”曾国藩激动地站起来,走到赵烈文的身边。
  “客官你是?”赵烈文也站起来,拉着曾国藩的手。
  “赵先生,他就是六爷九爷的大哥曾大人。”康福介绍。
  “曾大人!”赵烈文纳头便拜,“大人万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快起来,快起来!”曾国藩扶起赵烈文,“请赵先生收拾书剑,我们一起到九爷军营里叙话。”
  听说来者正是那年阻止攻三河的赵烈文,国荃、贞干都另眼相看。吃完饭后,曾氏三兄弟向赵烈文请教破安庆之策。
  赵烈文从从容容地说:“长毛守城,有句老话,叫做守险不守陴。就是说,精兵良将都放在城外的险要之处,城内的反而是老弱病残。破安庆,就要从这里下手。安庆的险要首在北门外的集贤关。破了集贤关,安庆城一半到了手。次在菱湖石垒,菱湖石垒一下,安庆就是一座孤城。不出十天半月,即使外面不攻,内乱亦必自起。”
  曾国荃插话:“集贤关我们打过几次,石垒坚固,更兼刘玱林凶猛异常,这块硬骨头不好啃。”
  赵烈文微笑着说:“集贤关硬攻不能奏效,要采取另一种办法。”
  “惠甫先生,你若帮我们破了集贤关,家兄一定重重保荐你。”曾贞干说。那夜,他亲耳听见六哥说过赵烈文。在他的心目中,此人是个奇人。
  “保荐不敢。”赵烈文谦虚了一句,继续说下去,“集贤关的五千人,的确是安庆守兵的精锐,刘玱林也可谓长毛中的名将,但刘玱林的副手程学启和他的一班子兄弟,却有空子可钻。”
  “程学启是个什么人?”曾国藩问。
  “破集贤关就在此人身上。”赵烈文这句话,将曾氏兄弟的情绪大为提高了。“在下这几年在安徽,对此人颇有所了解。他是桐城人,咸丰五年在本省投的长毛。”
  “程学启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曾国荃问。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主意:将程学启的家人抓起来,以此来要挟。
  “程学启家里没有人了,他从小父母双亡。”
  “呵!”曾国荃很失望。
  “父母死后,程学启靠乞讨糊口,在下九流中长大,混得了一身好武艺,在桐城县里称王称霸,为非作歹,从县衙门到老百姓,个个都怕他。县太爷明里奈何他不了,便使了一个暗法子,用钱买通了庐江城里几个无赖。咸丰五年三月的一天,程学启过二十六岁生日,那几个无赖接他到庐江喝酒。
  喝到半夜,程学启酩酊大醉,无赖们将他的手脚死死捆紧,扛到江边,对着他的胸口刺了几刀,登时血流满地。无赖们见他已死,便一走了之。第二天凌晨,庐江城郊一个姓穆的老太婆到江边洗衣服,见一个全身是血的大汉在呻吟。穆老太婆吓了一跳,立即回家叫来儿子穆老三。穆老三把程学启背到家中,一进屋,他又昏死过去了。穆老太婆给他抹去血,洗净伤口,穆老三又拣了草药替他敷上。程学启醒过来,想起昨夜的事,万分感激穆家母子的救命之恩,当即认穆老太婆为干娘,与穆老三拜了把子。一个月后,程学启复了原,他知道自己的仇人太多,混不下去,于是干脆投了长毛。程学启有本事,打仗不怕死,很受陈玉成赏识,年年升官,现在已是监军了。程学启在贼中得了势,当年一班痞子弟兄都来投奔他,这些人大部分也当了官。程学启对任何人都不讲情义,唯独对穆家母子的恩德不忘。这些年给了穆家不少银子,但穆家不承认,可能是怕惹祸。”
  曾国藩说:“程学启能知报答穆家的恩,可见良心尚未完全泯灭。”
  赵烈文说:“正是大人这话。我想如果能够买通程学启,要他在内部发难,外面再配合,集贤关就可以破了。”
  曾氏兄弟都认为这条路子值得一试,于是请赵烈文先去庐江找到穆老三,打听程学启最近的情况。
  几天后,赵烈文从庐江返回,禀报曾国藩、曾国荃:据穆老三讲,程学启近来心思颇不安定,叶芸来、张朝爵、刘玱林等人都是两广老兄弟,对他始终不能以心相待,监军当了一年多未得提拔,心中不满,又对安庆能否守住有怀疑。曾国藩听后大喜道:“此人可用。”
  三人一起细细商讨了半夜。
  次日晚上,曾国荃带着彭毓橘、李臣典和赵烈文一起到了庐江城。经过一番威胁利诱,穆家母子终于就范。穆老三利用程学启给他的令箭,畅通无阻地进了集贤关外的第四个石垒,拜见义兄。
  “程哥。”穆老三哭丧着脸说,“娘病势沉重,怕只有一两天日子了,老人家一天到晚念叨着你,想临终前见你一面。”
  程学启说:“干娘恩德深重,论情理我应该去送终,但战事紧急,我离不开。这样吧,你拿两百两银子去,把干娘的丧事办得风光点。”
  说罢,立即要亲兵去取银子。穆老三急了,说:“程哥,银子倒不在乎,你平日送的,我们都存在那里,娘是想见你一面。你无论如何都要去一下,骑马去,后天就可以赶回来了。”
  程学启想了一下,说:“好吧,我这就去一趟。”
  清早,两人骑两匹快马出发,安庆离庐江只有二百五十里,黄昏时便到了。穆老三将程学启带到老母的卧室。程学启推门一看,不见干娘,心中生了疑。正要发问,彭毓橘、李臣典手执大刀冲了进来。程学启情知不妙,忙向腰间拔剑,彭毓橘早已把剑抽走了。程学启愤怒地问:“你们是什么人?”又转过脸去责问穆老三,“老三,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曾国荃身着正四品道员朝服从门外迈进。程学启惊问:“你是何人?”
  曾国荃哈哈笑道:“程将军,久仰了!”
  穆老三忙说:“程哥,这位便是湘勇吉字营统帅曾九爷。”
  程学启又惊又惧,转身就要出门,穆老三一把抓住:“程哥,曾九爷特来见你,有要事相商。”
  程学启见门已关,料想走不脱,只得站着不动。
  “坐下,坐下好说话。”曾国荃脸型五官全像大哥,唯独两只眼睛细长,一笑起来,就成了两根线。程学启极不情愿地坐下,心像鼓锤样跳个不停,见曾国荃并无恶意,才慢慢平静下来。
  “久闻程将军艺高胆大,恩怨分明,是个真正的大丈夫,只是出于不得已才屈身事贼,家兄和我深为程将军惋惜。”
  程学启仍在莫名其妙中,不知这个死对头要干什么。
  “程将军,你堂堂一条汉子,何必要顶个贼名呢?”见程学启不开口,曾国荃继续说,“家兄久慕程将军大名,特要我用此法将将军请来,想你不会怪罪。王师围安庆一年多了,各路援兵正源源而来,陈玉成的人马被陷在挂车河以北,不得南下一步,李秀成的南路已退回苏南,安庆不日即将攻克。闻程将军在长毛中备受两广老贼的欺侮,甚不得志,何不反戈一击,弃暗投明呢?”
  曾国荃盯着程学启,眼中那股凶杀之气与大哥一模一样。
  程学启心中又紧张起来,暗思:原来是要我投归朝廷,看来今日不答应是出不了门,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假意应承下来。
  “曾九爷,今日能在干娘家里见识你,真是幸会。我也早闻曾九爷是个英雄,果然名不虚传。我投长毛,的确也是万不得已。我的祖父,也是桐城县里有点名气的秀才。我常想:今后死了,还不知在阴间如何见我的祖宗。我早有投奔朝廷之心,只是没有机会。不知曾九爷是要我现在就跟你去呢,还是出去后率人来归?”
  曾国荃说:“如果程将军真心归顺朝廷的话,朝廷仍会真心相信你,你这次先回去,遇有机会作内应。我们内外进攻,打下集贤关。我今天带来了一套副将官服。”
  曾国荃转脸对彭毓橘说:“你把它拿出来,给程将军过目。”
  当彭毓橘捧出一套簇新的从二品副将官服时,程学启眼睛一亮,尤其是帽子上那颗起花珊瑚顶,令他久看不止。尽管监军的官位也不低,但它究竟比不上朝廷副将的尊贵,程学启的心动了。
  “程将军,这套副将官服暂存你干娘这里,待破安庆后,我为将军亲自穿上。”
  “愿为九帅效劳!”程学启站起来,向曾国荃鞠了一躬,然后打马直奔安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曾国藩之野焚目录

一丑道人给曾国藩谈医道:岐黄可医身病,黄老可医心病 二曾国藩细细地品味《道德经》《南华经》,终于大彻大悟 三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
四巴河舟中,曾国藩向湘军将领密授进军皖中之计 五东王显灵 六七千湘勇葬身三河镇
七曾国华死而复生,不得已投奔大哥给他指引的归宿 八李鸿章给恩师献上皖省八府五州详图 一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二江南大营溃败后,左宗棠乘时而起 三想起历史上的权臣手腕,曾国藩不给肃顺写信感恩 四定下西面进攻的制胜之策
五纹枰对弈,康福赢了韦俊 六施七爹坏了总督大人的兴头 七李元度丢失徽州府
八曾国藩卜卦问吉凶 九李鸿章一个小点子,把恩师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一围魏救赵
二调和多鲍 三夜袭黄州府 四上了洋人的大当
五左宗棠宴客退敌 六荒郊古寺遇逸才 七血浸集贤关
一曾老九要把英王府的财宝运回荷叶塘 二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三东南半壁无主,涤丈岂有意乎
四王闿运纵谈谋国大计,曾国藩以茶代墨,连书“狂妄,狂妄,狂妄” 五离国制期满还差两天,彭玉麟领来一个年轻女子 一《挺经》。“如夫人”与“同进士”。五百两银子洗冤案
二今日欲为中国谋最有益最重要的事情,当从何下手 三你还记得初次见我的情景吗 四安庆操兵场的开花炮弹
五含雄奇于淡远之中 一庄严的忠王府礼堂,集体婚礼在隆重举行 二孤军独进,瘟疫大作,曾国荃陷入困境
三彭玉麟私访水下道,杨岳斌强攻九洑洲 四一别竟伤春去了 五献出苏州城后,纳王郜云官也献出了自己的脑袋
六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七半路上杀出个沈葆桢 八洪秀全托孤
九康禄和五千太平军将士在天王宫从容就义、慷慨自焚 一威震天下的忠王被一个猎户出卖了 二洪仁达供出御林苑的秘密
三攻下金陵的捷报,给曾国藩带来两三分喜悦、七八分伤感 四陈德风在李秀成面前长跪请安,使曾国藩打消了招降的念头 五洪秀全尸首被挖出时,金陵城突起狂风暴雨
六宁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决不能授人以口实 七争夺幼天王 一李臣典不光彩地死去
二皇恩浩荡,天威凛冽 三荣封伯爵的次日,曾国荃病了 四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五匕首和珊瑚树打发了富明阿 六御史参劾,霆军哗变,曾国藩的忧郁又加深了一层 七恭王被罢,曾国藩跌入恐惧的深渊
八秦淮月夜,曾国藩强作欢颜,为开缺回籍的弟弟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