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

第八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天宝十五载六月十三日乙未。
  在平日之前,夜色未退,黎明的清苍之气自天边徐徐涌上的时候。
  天子四军中的左右羽林军骑兵,四十人一队,有五队兵自禁苑西边的延秋门出,两队先行,两队在要道上戒备,一队则徐徐前进,这还是宵禁时间,街上很静。
  平时荒废的通光殿,此时灯烛通明,大唐皇帝在殿上作辞京的最后安排,着了戎衣的骠骑大将军高力士站在皇帝身后的右边,左边是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前面的左右,分立着太子与宰相。
  大唐天子的贵妃杨玉环在车上等着,但她也一样有事做——散住在大明宫和太极宫的妃嫔,夜间已通知了她们,此刻,她派女官静子率四名内侍去协助如仙媛。
  张韬光和谢阿蛮也分别奉命去处理一些事,此时,谢阿蛮先回来了,她告知贵妃,内梨园子弟中有半数可以有车随行,其余,可能要步行,梨园的车队已被安排在宫眷、太极宫队的后面。
  此时,张韬光也赶到车边来报告:通光殿议事已毕,太子自请为后队,宰相已领从驾官员自别道先出。
  于是,皇帝来了,上车,在车台上吩咐高力士先行。
  一队龙武军的骑兵在灯号指挥下出发,随着,有八乘车出发,又接着,是一队兵,再是八乘车。接着,一大队骑兵,由陇西公李瑀督领下出发,然后,陈玄礼来奏告,请车驾出发。
  皇帝的车队排列在通光殿前的广场上,一辆引车先行,两边各有八名骑卫,引车后面,四名龙武军的军官骑了大马在前,戈正和内侍各八人在后,导着皇帝的车出发,帝车的两边,由内侍拱护。帝车后面,是两辆备车和四辆大型从车,然后,又是十四辆侍从车。这是一组,附随这一组的,有四百兵士、宦官、宫女,执事官员和运载车。
  虽然是逃亡,但在出宫之时,车仗队伍却很有秩序。兵士们也齐整的可以说军容甚壮。
  原定的计划,赶在黎明前出延秋门的,但车骑太多了,当帝车到延秋门时,已有曙色,皇帝和贵妃在出城门时,同时揭开车帷向外观望。
  他们看着天地青苍中的禁苑,都不发一言。
  高力士立马在延秋门城外,当帝车经过时,他上前低奏:“陛下,前锋已过便桥,沿路秩序很好!”
  皇帝哦了一声,回望城垣,忽然间老泪纵横了。
  高力士不忍看,而且,自己也悲从中来,他努力自抑,只说:“陛下珍重!”就为皇帝放下车帷。
  李隆基却在这一瞬间感情泛滥,他呜咽着吐出:“四十多年天子,我把我的江山弄到这步田地,唉,玉环——”杨贵妃挨到他身上,为他拭去泪水,但是,她自己却在啜泣。
  车驾出延秋门后,速度稍为快了一些。
  此时,延秋门内,秩序已不如刚才那样好了,车队分两支而出,有些挤迫相。但是,在前面的车队是不会知道的,帝车一组二十乘车,第二批是四十乘车,有的载人,有的载财货,这两批车后,又是四百名骑兵,这和中队隔分,龙武大将军陈玄礼,随在四百骑兵之后押阵。
  出延秋门后,将及西渭桥时,杨国忠一行人已在等待,那是事先安排的会合,杨国忠领着朝廷中部分官员、诸蕃及外国的使臣,还有一队兵相护。
  杨国忠和韦见素、魏方进及杨国忠的儿子户部侍郎杨暄先上前,向皇帝请安,并报告宿值官员随行人数以及诸蕃、外国使臣等,他随带的南衙卫兵有一百二十人,经由安福门绕道而出的,由于宵禁尚未解除,在城内路上,未曾扰及百姓。
  杨国忠又报告,已派出十二批人,分别去通知勋臣百官出走。
  官员们的车队分为三起,一批随在车驾之后,另二批则分别安顿在第二行列中。杨国忠和儿子与魏方进,骑了马随在皇帝车后,韦见素则领主要官员,并入车队,他暂时在行列中代行首相职权。
  到渭水时,天已大亮,太阳光也可以看到了,车骑隆隆地过渭水上的便桥——这是一座古老的大木桥,汉武帝时代就已修建了的,但历代都从事整修,现在,这座称为便桥的西渭桥,有几座石墩,桥面在三年前大修过,很结实,车队安稳地过桥,声响隆隆不绝,皇帝的车走出数里,还能听到桥上的声响,在弯道上回望,车队蜿蜒不绝,皇帝嗟叹着,心情也沉重着。
  不久,杨国忠又上来奏告,左右建议,等大队过完便桥后,放火焚桥,以减少这一条路所受的压力。
  皇帝不加思索地说:“此事不可,徒增人怨,由他去吧!”皇帝说了,再询问后队的情形,接着,命袁思艺到后面去巡看。
  在皇帝和杨国忠说话时,杨贵妃问杨暄家人的情形。杨贵妃得知,国忠并未与家眷同行,宰相的家族守在义宁坊,将于开城门时,从开远门而出。
  虢国夫人一家和宰相夫人俱行。
  西奔的车队,在过了便桥之后,行进速度就缓了下来,高力士发现先遣的内常侍王洛卿一行,只在便桥附近布有人员,与原定的计划有出入,他为此而讶异,立刻派人超前十里观察,同时,为了安全,他又加调四十名龙武军骑兵超前巡路。
  车队过便桥十五里,行进更缓了,皇帝一行的前队虽然没有受阻碍,但为了照顾到中后队的情形,不能不稍为减缓,同时,前路报告:长安与咸阳之间中途站人员,逃走了,只剩下天明前继王洛卿之后而派出监察组五人在,他们中一人回马迎上大队,向高力士报告路上有昨日出城的难民。
  高力士错愕着,悄悄和杨国忠商量,他们不相信此去咸阳的路上会有问题,决定不奏告皇帝。但是,戒备却加强,接着,后方面来的报告,宫中出来的最后一队人,和城中出来的人已相混相接,路上很乱,有不少是步行的,太子虽然以兵隔阻,但没有什么用处。
  这是流亡的第一程,四十里路,到咸阳的望贤宫休息,在预计中,这一程会很平安的,但是,未到中途,就发觉估计和事实有距离了,特别是时间,比预期的已多耗了半个多时辰。
  为了安全,高力士派出一队兵向大路以北出发巡弋,因为传说渭北有敌骑出没,威胁河东地区,甚至传说威胁富平。
  在车上的皇帝和贵妃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他们的情绪,也渐渐地平息下来。
  又不久,皇帝开始治事,他召宰相和高力士上车。
  皇帝询问长安城内的情况。
  他们所得报告,只知有大批人自长安城出奔,至于城内的情况却尚未有报告。
  其实,此时的长安,已经大乱了。
  逃亡是宫内策划和进行的,兴庆宫的皇城部分的人,因门户隔绝而根本不知内情,这一夜,留值省中的负责官员为驸马都尉、给事中张垍,中书舍人房琯,此外有三省的执事官员和一名翰林学士与拾遗、补阙等。他们不知道宫内事,但晓得宰相和另一部分官员宿内宫。于是,他们照常准备了在兴庆大殿早朝。
  当内宫门开启时,内宫中宦官和宫女奔出来,才知道皇帝一行已逃了!宫中人取道南衙逃难——此时在兴庆殿也已有一些官员上朝,内宫的消息一传出,便秩序大乱,官员们纷纷上马回来,南衙勋卫仪仗人员也离开了职守,留守将军边令诚出来镇压,根本无效,而且,在不久之后,逃散的金吾军兵士,开始抢劫……
  长安城内的乱,路上的皇帝尚未得知。但是,皇帝却在路上看到了另外的场景:有几批逃难着的车队在前路,被兵士们驱逐到小路上去。
  这引起了阻延和小小的混乱——昨天逃出的人,为巨家大族,本身也有家甲,他们于昨日下午出城,夜宿便桥西驿,今早前行,当皇帝的队伍赶上时,他们起了惊慌,有些人拼命前奔,有些人在争执中被迫入小路,但吵闹不休。
  皇帝迅速得知了,命人抚慰,不可用强。
  事实上,不用强是无法赶走逃难的人,幸而,混乱不大,只是皇帝的队伍行程被阻缓而已。
  高力士、杨国忠只报告一些平平的消息,车上的皇帝,曾经很激动,又很哀伤,但渐渐地安静了。他合上眼皮养神,不久,他问及虢国夫人。杨贵妃相告,皇帝喟叹着,迂缓地说:“阿怡虽狂,总是有分寸的,国忠也不错,他的家眷居然不随大队同行,总算难得了——”他稍顿,转命内侍去查问随驾同行的官员人数。
  ——逃出长安,需要守秘密,可是,已出了城,他想到一个朝廷,不论在何种境地,维持官仪总是需要人的,现在,他想到了——他打算在咸阳望贤宫举行一次朝会。
  随班的朝官人数很少,大臣只宰相杨国忠、韦见素、御史大夫魏方进,以及两省的侍郎和几位卿,其他官员有接获通知的,但他们要和家人同行,不曾单独随驾。因此,由杨国忠率来的百官,省、部、卿、监诸衙署的文官合起来只四十余人,其中有不少还是卿、监官。
  于是,皇帝在嗟叹中再命人去后路调查长安城内百官们出城的情形。
  同时,皇帝又派出两名内侍到后面去慰问四十余名随驾的官员。
  车辚辚,行进的队伍,秩序渐渐转坏,中后队挤在一起,太子在后面并无作用。
  在前路,皇帝的先遣人员又未曾再在路上设站接应,开路的骑兵从事分段清道。
  从长安城到咸阳,只有四十里路,但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前一半路走了一个时辰,后一半更慢了。
  有太阳,也相当热,行旅于热天终于是辛苦的。
  咸阳望贤宫在望了,开路的兵队先到,一员旅正随了郎将驰回来,通过将军而直接见高力士报告:咸阳县令和官员,逃了,先遣的内常侍王洛卿一行与望贤宫监和随从人员,都已率先逃走。
  这讯息使高力士气得发抖,,他会合宰相,将之报告皇帝,李隆基为此而震动,他紧张地询问,有没有寇讯。杨国忠报告:派出去的斥堠都有平静无事的消息带回。
  “岂有此理,我在后面,他们却先逃了!”李隆基愤然说,随后,又自我解嘲地:“到望贤宫再说吧,看来,我们得再调整一下。”
  咸阳望贤宫不久就到了,宫监和执事人员都已逃走,仅剩下几名老内侍在,没有人为皇帝一行人准备午饭,甚至连迎驾的官员都没有。李隆基原来计划在望贤宫设朝,现在只能放弃了。
  队伍一列列地在望贤宫前停下来,人和马都需要休息,但当地官吏逃亡,大队的饮食没有了着落。
  日向中了,天明之前启程逃亡的人,饿了。
  长安的贵人们平时从未为饮食操过心,似乎也从来不觉得饿的,可是,到了咸阳,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了饥饿感了。
  老年的皇帝面色很难看,宰相杨国忠起自市井,他带了儿子、家僮,匆匆入市,先在一家干食店买得一些烘饼,又匆匆自行携回献呈给皇帝。
  李隆基虽然饿,但却食不下咽,他惨淡地问:“国忠,百官诸军将士,如何得食?”
  “陛下,臣已命小儿找民众设法供食,咸阳商肆居民,虽有逃亡,但留下的人尚多,想来可以办到,至于诸军将士,例备粮食,陈玄礼已传命诸军就地造饭休息。”杨国忠颓唐地说:“陛下请略进食——”
  皇帝分了几个饼给贵妃和随从,勉强咬了一口,他不想吃,但为了这是宰相自己去购取的,又不能不吃。
  此时,高力士吃力地在指挥各批车骑的停驻所,他忙了一阵,汗水满面地回到皇帝身边,请皇帝入望贤宫东外舍休息,他估计,在一个时辰内,无可能再启程。
  皇家的队伍携带着无数财宝,但并未带有笨重和不值钱的粮食,现在,临时要咸阳市有限的人家准备五千多人的食物,自然是艰难的。
  以办事务见长的杨国忠,在此时可怜地表现了他的才干,他派出的人,交涉了,由里正、坊头负责,留着未走的商民,数百户一齐举火煮食。
  第一批食物煮好时,皇帝命供应官员,接着是皇族人员和宫人。食物有了,但食具却没有,毫无逃亡经验的贵人们,几乎全数未带食具,皇子皇孙们用手掬饭而吃!
  皇帝看到时,他只有隐泣吞声。
  问题并非到此为止,军队中,有一批禁军并未依照行军惯例而备有粮食和食具,高力士和陈玄礼商量着,不敢用均分的办法,只令未携粮食饮具的兵士,分队入近村购食,高力士分出了数十人携现银和钱偕之同行。
  仅仅四十里路,暴露了太平皇朝在应变时的各种弱点。
  皇帝在忧郁中,他悄悄地告知贵妃,担心会发生乱事。
  “过了咸阳,应该没有事了,敌人如循渭北来,要切断的要路是咸阳,现在,此地平安,下午再走,自然不妨了!”贵妃所知有限,但尽力安慰皇帝:“大家没逃过难,忙乱是意料中事,再向西行,供应大约不会缺乏了,三郎,你歇歇,事已如此,操心也没用!”
  “我出去看看情形——也慰问一下官兵!”皇帝带了几名内侍向外行,但到了外面,他就放弃慰问之行了,外面太乱,人山人海,宰相估计除军队外,约五千人,但自望贤宫东外舍阶上眺望,相信逃亡的人数会远超五千这一数目,由于太乱,他亦无从着手慰问。
  此外,使皇帝的心情稍感沉重的是:在后队的太子并未上来请安。
  于是,他再回入,尚膳房内侍,已自市上购到粮食菜蔬,煮了午饭供皇帝和宫中人员。
  皇帝和少数宫中人员在外舍进食,同时,李隆基命人调查全队的人数,他和高力士与杨国忠商量,今晚到金城,必须弄得象样一些。
  他们原定计划,今夜宿于金城的,金城距长安八十里,原名始平,景龙二年,金城公主下嫁吐蕃,皇家仪仗送行到此为止,故将地名改为金城。又增造了一所皇家的馆驿,屋宇虽不多,但征用县署和原有的馆驿,大致上可以对付。
  不过,由于咸阳的情形,使杨国忠和高力士对原来的安排已失了信心,皇帝也看出了,他明白,倘若今夜不能维持秩序,对人的心理影响会很大,于是,他亲自召入内侍监袁思艺,着他带八名内侍赶赴金城安排——袁思艺官三品,是内侍中除了高力士之外高官阶的人,皇帝以事态严重而出动了宫中最高级的人员。
  于是,九骑马立刻出发了。
  在咸阳望贤宫的队伍,挨到未正才再行列队出发——在行将上道时,皇太孙代表了太子来向祖父问安,太孙以后面混乱,太子不敢擅离作为不来的借口。
  再度启程了,人人的情绪都显著地低落着,不久之后,长安城内大乱的消息也传了来!
  皇帝得到报告:长安城在宫门开启之后,内侍、宫女逃出,消息传开,就乱了起来,殿前军不受节制,散奔出来抢掠,市井无赖也跟着闯入东市抢劫,后来,边令诚的兵出来维持治安,杀了十多人,抢劫之风才止。但全城混乱,通向南面和西面城门的道路,挤满了逃难的人。
  大唐天子为长安的情况而流泪不止,他哀哀切切地向贵妃说自己对不起长安百姓。
  对此,杨贵妃有空茫之感,她以为,如此地逃难,早已料到会引起混乱的,此时说对不起长安百姓,又有什么用呢?
  再者,身在逃亡途中的杨贵妃,真切关心的是前路的祸患。在咸阳的际遇,使她心忧,长安虽然是最可恋的地方,但长安已放弃了,现在切身的是前路。
  她努力安慰皇帝,她切望皇帝能宁静着应付未来,此刻,与政治无关的贵妃也看了出来,真正遇到大事,只有皇帝有能力应付。
  向金城的路上,行进更加缓慢了,天气热,走了一上午的人的体力不济,精神颓丧,他们在出长安城时,行列整齐和有壮盛相,现在,很萎顿。
  日沉西了,夏日长,一个下午在路上,到接近黄昏之时,仍在路上,金城很近,但走起来却无限遥远!
  车上的皇帝渐渐地烦乱,焦躁。
  天色暗了,夜来了,宫车队伍燃了灯。皇帝曾掀帷外望,他充满了牢骚地说出:“他们总算晓得带灯火!”
  没有人敢接口,现在,杨贵妃也掀帷外望。前面,灯火一长串,后面,灯火也是一长串,队伍拉得很长,在黑暗中,蜿蜒的灯火在黑沉沉的郊野中,有凄厉的华艳,她茫茫地看着。
  宰相杨国忠在天黑之后,就骑了马傍着御车而行,高力士或前或后地照顾着。这位老内侍面有重忧,他悄悄地告知杨国忠,袁思艺到此时尚未迎上来,金城那边可能出了问题,杨国忠吃惊着,欲下令做好作战戒备!
  “不行,如果颁发准备作战的命令,军士会逃散,现在只有走着看了!”高力士沉重地说出。
  在黑暗中行进的队伍,到金城时已近半夜,前锋于戌初到金城,一名郎将来报告:金城的人已逃空!
  李隆基在车到金城驿之前得知金城的官吏逃走,连特遣的三品大员,亲信的内侍监袁思艺一行也逃了。他愤极,脱口而出:“我会死在路上!”
  无人敢再话,侍从们拥着皇帝贵妃入金城的皇家驿站,在油灯和灯龙的照耀下,皇帝入了驿站的正屋,外面,是一片杂乱,而且间杂有哭叫声。
  杨国忠和韦见素入觐,告以正努力设法安排膳宿,皇帝一句话也不说,只向两位宰相挥挥手,接着,他走到向外的窗口看——一片杂乱,叫骂声和哭声不绝。
  高力士进入了——李隆基看了他一眼,忽然心灰,意志消坠尽,他一手徐徐地按住腰间的刀柄,眼泪流转之间,拔出刀来!高力士惊异地叫了一声陛下!
  “力士,是时候了,我……何必等到乌江才自刎!”皇帝举起刀,在哀愤中欲自杀。
  高力士迅速上前,抱住了皇帝的手跪下,四名相随的内侍也挨近皇帝而跪下。
  “陛下,局面并未到这地步,此时,千钧一发,全靠陛下镇定将事,居中领导,如陛下意志一驰,大唐天下,就此土崩瓦解,不可收拾!”高力士用力说。
  “……我……我……”李隆基气呃着。
  入内更衣的杨贵妃闻声,快速地奔了出来,她自皇帝手中取过刀,为之入鞘,再扶皇帝坐下。
  “连袁思艺也会弃我而逃,唉,众叛亲离的场面,只怕会在今日出现!”李隆基哀切地吐出。
  “陛下,度过这一关就会好的!”杨贵妃软弱地说,虽然当着侍从,她还是以自己的巾为皇帝拭泪。
  高力士命人取酒,让皇帝饮了几口,接着,高力士向贵妃作了暗示,便转出去,在外面,有无数的事等待他做。而杨贵妃,扶了皇帝入内室休息。
  侍女们为皇帝替换了汗湿的衣服。
  外面,人声依然杂乱,中后队的人不断到来,幸而,先到的人有了粗略的安排,中后队人到达时,没有前队那样的混乱。
  杨国忠父子加上魏方进和几名官员,张罗了食物,他们以最迅速的方法分配给护卫驿站区域的六百名兵士。
  接着,高力士再入,他请求皇帝出去慰抚将士。
  颓丧到想一死了事的李隆基,终于镇静下来,他明白安抚将士的重要性,于是,命人备马,偕同高力士、陈玄礼、二十四名龙武军骑士,到近区慰问了将士,经历了约有小半个时辰,也看了百官——金城区内,有兵一千八百人,外面,他没有去。至于太子,则扎营在金城东面五里之处,似乎自成一个系统了。
  没有人提到太子,皇帝心情沉重,应该问而没有出声。杨国忠和高力士悄悄议论着,但是,两人又都不欲呈奏,他们明白,在此时,皇权已很有限,什么事都不能做的了。
  此时,侍从车中的谢阿蛮和锦梦儿到驿馆正屋来见贵妃——她们看到占地颇广的皇家驿馆,每一处都挤坐着人,有许多人已躺在地上睡着。
  皇帝和贵妃有一间房,那是当年金城公主远嫁时在此地休息过的,长久没有人居住,屋内似乎有些霉闷的气味,但是,皇帝和贵妃只开启了一扇向内的小窗。
  皇帝和贵妃都没有睡。
  谢阿蛮看到贵妃的双眼哭得红肿,这位生性爽朗的舞人入室之后,也呆住了。
  “阿蛮,没什么事吧——”皇帝勉强提起精神,“路上听到些什么?看到些什么?”
  “路上乱哄哄的,但宫中人都还好,也没吃苦!”谢阿蛮低着头说。
  “噢,你出去周围看着,再把情形来告诉我——这时,外面好象静了一些?”皇帝喟叹着,又问:“有些什么人和你在一起?”他说出,自行挥了一下手:“梨园子弟们出来的如何?”
  “宫眷数十人,和我一起,梨园中有一群,我看到几个,他们都还好——”谢阿蛮回答了,再遵命出去,有两名内侍相随而行。
  阿蛮发现,金城驿只有内层的戒备,稍向外,就等于没了防卫,兵士们横七竖八地睡在地上,她留住两名内侍,偕锦梦儿向东走——那边的两排屋宇,从前是驿兵居住的兵房,如今为龙武军占住,外面的广场,有车辆结队而列,车边的地上,都睡满了人。
  夜沉沉,连谢阿蛮都有寒肃之感。她低说:“锦梦儿,倘若安禄山有三百骑兵赶上去,我们这里就会完了!”
  “我们去找找梨园中的人,我知道他们的所在!”
  在锦梦儿说话中,东北方的一条溪边,出现了一列灯火,移动着向金城驿来,她们停止了,内心惧怕,如果来的是敌人,那就不堪设想了。
  有几名龙武军的军官先行而到,谢阿蛮迎上去看,发现陈方强也在内,她匆匆询问——原来,自东北面来的一群人为潼关退下来的败兵,大将王思礼到了。
  陈方强约谢阿蛮在原地小待,自己很快会回来。
  东北方一小队在溪岸停下了。
  不久,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亲自率了八骑上前迎接王思礼,他们入驿站去,谢阿蛮看溪边,由王思礼带来的,除了三人入见皇帝外,有二十余人仍留着等候,大多是军官。
  又过了些时,陈方强匆匆地来到了,他依然情意绵绵,告诉阿蛮自己在行列中的方位,接着,要求在前路宿驿时,夜间相会,阿蛮在颓败中漫应着,转而询问王思礼的情形。
  “特进王将军自潼关逃出,带了千把兵,经由富平逃到此地,先见了太子,残兵和太子的人在一起。”陈方强毫不掩饰地说。
  于是,他们分开了,谢阿蛮回到驿站时,王思礼已离去,阿蛮不曾把实情相告,她只说,四方的人渐渐安下来,已睡了。然后,她走出,在外面等待。
  杨贵妃服侍了皇帝睡下之后,悄悄出室,在侍从小间接见自后面步行赶到的宫廷女官静子等人。她由静子报告而知,太子阻隔了一大批官员,虢国夫人和杨国忠的家人一行,也只能在金城十二里外宿营。
  接着,谢阿蛮也入内,贵妃很闷,嘱咐静子等人先睡,她走出屋外,阿蛮把所见悄悄相告。
  贵妃举头望月,无言。阿蛮说:“贵妃,王思礼他们从富平一路来,那边该很平静!”“嗯,刚才听王思礼说了,他一路来都平安,潼关败兵散逃的有几万人,他说,他派了人在收编,他自己带来的人很少,有千多人留在后面戒备。”杨贵妃说着,微喟:“敌人不追来,我们内部也会有问题,我真担心……”
  “贵妃,太子在后面,好象不理会前面的事了,王思礼带来的兵,听说被太子留住!”阿蛮低告。
  “我知道一些——这事,现在不能说!阿蛮,往前去,只怕多事!皇上也有些用不上力啦!”杨贵妃偕阿蛮缓缓行,走出驿站的南边门户,外面,睡满了宫廷的执事,内侍女官杂躺着。
  贵妃不忍看,悄悄地折回。
  现在,金城驿的周围已静了下来。
  在静寂中,有笛声远远地传来,但只有极短的时间就止歇了,想来,有人吹笛而被禁止。
  “阿蛮,明早,你上我的车来吧,有时,你也可以和皇上讲些话,再帮我探听消息,今天下午,他们有好些事瞒着皇帝的。”杨贵妃苍凉地说。
  谢阿蛮允承了,她劝请贵妃早些睡。
  杨贵妃入室,得知皇帝已睡着,她本身毫无睡意,再出来领受夜风,此时,月已沉西!
  六月十四日,又是有太阳的好日子。
  黎明时,逃亡的队伍有很多人没有及时起身。
  杨国忠利用时间,在皇家驿站的正堂举行一次朝会,只有一天的逃亡,朝廷的秩序已乱,他企图借一次朝会把情势扭转过来。
  杨国忠一早就派人通知了太子。黯淡的朝会,有三十多名官员列班,太子和皇子及郡王也有二十来人,皇帝不能就当前形势说话,只有慰劳官员们,接着,杨国忠报告渭北平安,那是安定人心的。
  潼关的败将王思礼,正式报告了哥舒翰已降贼。又简单地说了自己逃出的经过。
  皇帝任命王思礼为河西陇右节度使,以继哥舒翰。
  接着,皇帝宣布启程,但又再召入将军们慰劳和勉励。
  在朝会进行时,谢阿蛮和太子的随从们混在一起,她看到太子的亲信随从内侍李静忠和龙武大将军陈玄礼私谈,她又看到龙武军有两名郎将也和太子的从官在一起谈话——东宫官随太子来的,有资格入朝的,多数留在外面,这使谢阿蛮为之惊异。
  不久,王思礼辞朝而出,他和太子詹事在一起讲了话,便另行上路,并不随驾西奔。
  终于,大队自金城出发了。
  太阳已升高,队伍逶迤地向西行——在金城,兵官和宫人,大多自逃亡的民家取了一些饮具,大逃亡的队伍,在第二天多出了一些用具。
  从金城西行,只有五里,便是昔日的兴平县城了,兴平故城的人昨夜都已逃了。今早,杨国忠和高力士商定,以兴平西北二十三里的马嵬驿为中午的休息地,并且派了军队和文官及宫中执事先行,他们有鉴于昨日的逃亡,今天,小心地以多方面人组合成先遣队。
  皇帝的车队在到兴平时,李隆基出来,立在车台上眺望,他看到大路以北的远处,有一队车人被阻留,那该是另一支逃亡队伍。此外,皇家的队伍虽没有昨天齐整,但一般说来还算平静。
  高力士已把飞龙厩的骑兵集中在皇帝车仗前后;两翼,各有二百数十名龙武军骑兵巡弋。
  老迈的高力士于皇帝站在车台上之后不久,就和宰相赶上来,这时,已近巳正。
  “马嵬驿那边的安排,会不会有问题?”皇帝问。
  “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先遣人员有二百,其中厨师饮事兵,共有八十余人!”杨国忠说。
  李隆基苦笑着说:“现在我才知道,吃比一切都重要——”他稍顿,再问:“到马嵬坡,还有多远?”
  “此地已在兴平县西南——马嵬距兴平县城,西北方,计二十三里,由此往,大约二十里!”杨国忠说。
  于是,皇帝默默地退入车厢内。
  不久,溜出去看情形的谢阿蛮,偕两名内侍骑马回来,她自马背翻身上车,向皇帝和贵妃报告:“现在,大伙都已离开了金城,太子殿下率兵断后,我走回来的时候,太子殿下也已列队,大约也启程了——后面约二里处,队伍有些乱,一批官员的车辆,不知怎的被隔,落后了,另外,一队羽林骑兵到了前面,和诸蕃外国队伍杂在一起!”
  皇帝随口应着,又缓缓地问:“王思礼带来的兵你有没有看到?”
  “内侍徐小田去看了,据说,王思礼带了几百人去上任和招收残兵,大约留下五六百兵并入太子殿下队中。”
  “哦,诸王宅的人呢?”皇帝又问。
  “分作两批,一批距车驾约一里,另一批可能距车驾两三里吧?”谢阿蛮稍顿,再补充:“秩序很好!”
  皇帝沉吟着,喃喃地说:“百官队,诸王宅队,原来皆在一起的,怎么都分开了?”
  他稍顿,命召高力士,但杨贵妃阻止了他。贵妃以为,在路上已无从调度,不必问,待到马嵬驿时再整顿。李隆基哦了一声,接受了,随着又说:“看行进的情形,今夜宿岐山,只怕又会很晚——”
  “现在走得虽然慢一些,但还顺利,下午到岐山县,想来不会太晚的,我们的人已赶去马嵬造饭,在马嵬坡,大约不会多耽搁。”杨贵妃指着车上的地图说。
  皇帝也看了地图一眼,忽然问:“阿蛮,东宫张良娣一行,是不是在宫眷队中?”
  “是的,我原来乘的车在良娣车队之前,中间相隔一小队龙武军兵士,另有十多乘车吧!”谢阿蛮很细心地回答:“良娣车队和大明宫车队在一起。”
  皇帝点了一下头,徐徐地展开另一卷地图,那是马嵬坡驿站的图。马嵬坡,从前有城,驿站是开元末年重建的,在故城以东,那是长安西路的甲级大驿之一,道北是驿舍,有三栋,另有营房,道南则有驿亭,还有一个佛堂,傍驿亭而建。这是政府交通机构的所在地,故城则有民居和地方官吏。
  由于交通上的重要,马嵬是以驿为主体的。
  车队徐徐行进,车驾终于进入了马嵬坡。
  皇帝站在车台上入驿,他已自地图上得知了一个大概的情况,他传命:皇帝驻跸驿亭,驿舍地方大,分别供百官及诸王与宫眷等休息。
  日已午,人也倦,但进入马嵬坡时的秩序还算好,这回的先遣人员总算没有逃走,不过,他们到达时,驿站的官吏大多逃了,幸而驿舍存有粮食,先遣人员再到故城,购取了食物,征用了民夫,造饭的时间虽然拖延,但皇帝进入时,炊烟处处,很快就有食物供应皇家人员。
  皇帝入了驿亭,并不急于吃饭,他看着陆续进入的人群,也看着兵士们分批向驿的四方布置。
  内侍在驿亭前围起了青布障,这还是逃亡以来第一次用。
  至于杨贵妃,入内亭去更衣。
  人群不断地涌入,高力士见了皇帝一次,匆匆去安顿人马了。皇帝观望着——青布障虽然遮住了正面,但在亭阶上,仍能看到距离较远的人车。
  不久,内侍骆承休来请皇帝进食。
  李隆基缓缓地自亭阶踱回,站着饮了一口酒,又用手抉一小块咸鲜饼放入口中,随问:“贵妃呢?”
  “贵妃就会出来!”侍女阿芳回答。
  杨贵妃在内亭整理了自己,徐徐出来了——从昨晨出发到如今,她没有好好地整理过自己,昨夜,她等于通宵未曾安睡。自觉疲怠,此时,饮了酒水,又用冷水洗了面,化妆,自觉精神一振。她出来,向皇帝微笑说:“情形好一些,我们的人总算有了逃难的经验!”
  “我看还是很乱,而且,大伙都有疲惫相,才只是逃难的第二天——”李隆基坐下:“你的精神却不错——玉环,昨夜,你好象不曾睡,回头在车上好好睡一下!”
  “我不妨事,上了车,你需要睡一个午觉!”贵妃说着,取酒,饮了一口,问左右:“阿蛮还没回来?”
  “她替我去看看情形。”李隆基低吁着:“阿蛮很能做事,今日上午,她上车下车好几次!”他举箸,又停下来,转而问:“去看看宰相如何?怎的没来此地!”
  “陛下,刚才看到宰相往这边走,又折回道北那边去,是否即往宣召?”内常侍陈全节说。
  “那就等等吧!”皇帝看着左右侍立的内侍,又说,“你们也去进食吧,分班,争取时间!”
  正在这时候,外面忽然起了喧哗的杂声,亭障的北门口的内侍迅速向外问讯——喧哗声最初是远处传来的,但当门口的内侍出去时,杂乱的声响由远而近,并且不断地扩大了!
  正在举箸欲进食的皇帝倏地起身,杨贵妃连忙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叫出:“陛下……”
  她的声音被近处的哗叫所掩盖。就在此时,驿亭外,有人惊叫,奔跑,有一个苍老的洪大声响:“不可,圣驾在此——勿惊圣驾!”
  皇帝和贵妃都听得出是高力士的声音,他们变色了。李隆基回顾贵妃说:“玉环,似是兵变——”他说,向外走。
  “陛下,不可!”她用力拉住他。
  高力士一喝,人群静了一下,但远处有杂沓的马蹄声,接着,又起了哗叫。显然,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已不能控制局面了。
  “玉环,事急了,我出去!”皇帝挺了挺身。
  “不,陛下,先弄明真相——哦,请高将军速入!”杨贵妃在紧张中说。
  就在这一瞬,内侍常清和张韬光同入,急奏:“陛下,龙武军有变,赶逐丞相!”
  “高大将军呢?”皇帝心中震动着,急问。
  “高力士将军在外面……”常清喘喘然说不下去。
  “怎样?”杨贵妃急迫地问他:“还有陈大将军……”
  外面又有宏大的人声……
  ——在这时,大唐皇朝历史性悲剧正在演出。
  大唐宰相杨国忠努力奔走,希望在马嵬坡的午休能有良好的秩序,他忙了一阵,正向驿亭去见驾时,相府的从官赶上来,告以诸蕃外国使臣的午饭没有着落——那该是办事人员的疏忽,些些小事,本不必劳及宰相的,但因吐蕃使臣欲见宰相,杨国忠曾拟向吐蕃借兵,对吐蕃使臣特别看重,便回过去,向吐蕃使臣致歉,又命以相府食物先供使臣,但是,就在杨国忠和蕃使说话时,忽然有十多名兵士叫嚣起来,说宰相通蕃卖国,图谋不轨!
  宰相左右的卫士向那些兵喝斥,但是,这些兵士反而大叫,随后,有二三十名携武器的兵士自两边奔来。杨国忠一看情形不对,立即急走,相府卫士和家丁及从官分别阻挡,同时迅速地牵马过来,杨国忠奋力上马走避,向马嵬故城方向走,两边,是南衙卫队和御史大人等人在,然而,他的马才动,兵士们来得更多,而且有人射箭了!杨国忠伏下身,向西急驰,另一边,有马队出现,正赶着杨国忠的儿子杨暄。一瞬间大乱,几支箭同时射中了杨国忠,他从马上跌了下来……
  杨国忠的身体才一倒地,叛兵就冲上,两名相府的卫士拼命挟扶起杨国忠而奔跑!
  但是,十来名叛兵骑马冲上,他们刀枪齐举,把大唐的宰相在马嵬坡杀死了!此地,接近故城,离驿亭较远,道北有一所戍卫的土屋,杨国忠死在距土屋不过一百尺之地,至于他的儿子杨暄,奔到距土屋不足五十步时也被杀了。
  土屋是宰相的临时办事处,叛兵们迅速到了屋前,御史大夫魏方进已出来,在危机四伏中,他不自量力,大喝制止,一名骑兵军官挥动长柄刀,砍中魏方进的头,跟着,有两支矛插入他的身体……
  又一位大臣倒地而死……
  兵士们大叫:“宰相通敌谋反——”
  “杨国忠谋反——”
  土屋内正开第二次饭,在吃饭的官员们惊愕地起身,次席宰相韦见素先命一员舍人出去询问。
  叛兵哗叫未停,韦见素稍待,只能出去了——他询问原因,一名兵士挥戈打他的头,韦见素一闪而倒下了。叛兵中一名军官大喝制止:“嗨,是韦相公,不可伤他!”
  这一句话表明了叛兵的目的以及有组织。
  当杨国忠被赶逐的同时,有二十多名属于右羽林军的兵校走向驿亭而呼叫,随着,一名龙武军的郎将自佛堂左侧率了三四十名兵士奔出来相呼应;又接着,道北和驿西,分别出现了百数十名龙武军兵士,以哗叫相呼应,很快,又有数约二百人的兵卒集拢来。
  高力士第一次呼喝,起了短暂的压制作用,但当新到的二百多兵卒迫近时,这作用就消失了。高力士面对着危急的局面,挺身而出,再行喝阻。他陷入三面包围中,不过,兵官们不敢向穿了从一品级官最高阶制服的骠骑大将军动手。
  人们虽然包围,也不曾逼入驿亭。高力士以一身阻挡着驿亭的正面门户,但这阻挡只是象征性的,他身后十几名内侍已面无人色,且亦渐渐退开,距驿亭阶只有十尺了。
  兵士似乎在增加,叫嚣声越来越杂乱和扩大。
  随时,刀枪会攻向高力士身上;随时,兵士们会冲向皇帝所居的驿亭。
  龙武军大将军陈玄礼,领着两名将军,两名中郎将和三名郎将及七八名官员赶到了,兵士们让开路,陈玄礼和高力士会见了。现在,高力士也明白情况,他抑制怒恨,向陈玄礼说:“大将军,请约退将士,有什么事,俱可商量——”
  陈玄礼神情惶急,应着是,不断地作手势,将军们随着用手势指挥乱兵向后退了十步——当陈玄礼出现时,兵士们的哗叫声便渐渐静下来。高力士吐了一口气,看着后退的兵士,再说:“玄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希望勿惊圣驾!”
  “是,是!”陈玄礼满头大汗,揩抹了一把,再说:“军中有变,高公,军中……”他喘着,侧身一指右边的云麾将军:“你报告骠骑大将军!”
  “大将军,丞相杨国忠私通蕃人,图谋不轨,四军将士以时机危急,自行发难,已诛杨国忠!”那位云麾将军捏造了罪名报告,但他不敢正视高力士,因为这谎话说得太差了,吐蕃人并无兵卒在此,使臣和随员,不过二十余人,其中且有妇女,说杨国忠通蕃谋反,自然是荒悖的。
  不过,他那荒唐的报告却引起一片呼应声——高力士很冷静,也极严肃,他等叫嚣声稍停,呼出那云麾将军的名字:何神通!随着,目光扫过另外的将军们,停在陈玄礼身上,有力地说出:“四军将士忠于皇帝陛下,宰相谋逆当诛,请陈大将军慰劳将士,我会奏闻,皇上必予嘉奖!”
  他的应付很得体,陈玄礼又应着是,而左右的将军们却愕异地看着高力士,他们料不到高力士会不问情由而赞美叛兵击杀宰相,一时,有森森的静默。
  高力士把握时间,再向随陈玄礼的将军们说:“诸君速往告谕军士,我和陈大将军入奏!”高力士看出叛军仍听陈玄礼节制,他想先拖住这个人。
  但是,陈玄礼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连忙说:“请高大将军入奏,我在此主持——”
  就在这时,又有一队兵自西面走来,杨国忠父子的人头被用长竿挑悬,这一队人中,有韦见素的儿子京兆司录参军韦谔以及另外三位中级文官,文官似乎是被胁而来的,他们中只有韦谔还从容,其余三人,走动时,身体直抖,面色也非常难看。
  高力士看了两颗还在洒血的人头,沉声说:“玄礼,这太不象话了,该有正当的号令!”
  陈玄礼只能接应,向身边一名郎将低说了几句,那一队高挑人头而来的兵士,还是听命的,他们中有几人退后,长竿也放了下来。
  高力士稍思,准备向驿亭走,而在驿亭中,皇帝已得知了报告,他向贵妃说:“我只能赌一下命运了,我出去——”
  杨贵妃不能再阻,到了此时,她自然明白,躲在亭内与到外面,危险性是一样的。于是,皇帝持了杖,沉重地向外走!
  在亭内,杨贵妃直着眼看皇帝持杖向外,最先赶来报告杨国忠父子被杀的谢阿蛮则怔怔地望着贵妃。
  女官静子上前扶住杨贵妃,低说:“请贵妃入内——”她忖度到皇帝出去的后果,不欲贵妃在能够听得见的地方。
  “不,我在此地——倘若不测,拼将一死!”杨贵妃在危急的关头坚强地吐出。
  另一边,谢阿蛮做了一个手势,拉了身边的一名内侍为掩遮,挤身向侧门边向外看。
  皇帝的出现,只有附近的将军们行军礼,群集的兵士,并无反应,现在,可以明显地看出,兵士们都有领队人,以郎将和校尉为主,校尉人数约有二十名,后面,且有一位骁骑中郎将领着二十余骑,看来,那是发施号令和监视的,在这二十余骑一堆的左右,相距四五十步,各有一支骑兵队,每队四十余人。围驿的人数,不断在增加,估计,在皇帝出现时,驿外集中的四军兵士,应有六七百人,稍远处,还有羽林军左厢飞骑的队旗,可以想见,那会有一位羽林将军或中郎将在。
  皇帝听了高力士的奏告,转向躬身而立的陈玄礼说:“好,宰相罪状容当宣布,着各军先行归队。”
  陈玄礼稍为挺挺身,欲言又止,他的声音只在喉间流转,双目则看左右的将军们。将军们没有任何表示,显然,他们拒绝接受皇帝的归队命令。
  高力士移前两步,转身,立于皇帝的侧前面,正对着陈玄礼,森严地说:“玄礼奉诏命行事——”
  陈玄礼依然没有反应,在亭内偷看着的谢阿蛮,缩回身,急促地向贵妃说出:“事情不好——”
  杨贵妃着急了,也向外走,静子和文郁用力拉住,阿蛮也阻拦,再旋转身看外面。
  外面的僵局,终于由云麾将军何神通提出而打开了,他还守着军礼,不越级,只向陈玄礼说:“大将军,四军将士陈愿,请转奏!”
  陈玄礼无法可回避,看了高力士一眼,再向皇帝——这一瞬,高力士紧张到了极点,他以为四军会弑君。
  “陛下,四军将士以为——”陈玄礼用尽力量使自己的精力平衡,缓缓地说出:“杨国忠谋反,贵妃不宜供奉,四军将士请皇上割爱正法!”
  这一请求很特出,有如雷震电掣,皇帝全身一颤,稍窒,哦了一声,威严地:“此事,朕当自处!”他说了,转身入内。
  大唐皇帝在转身时,身体有显明的抖颤,表现他在激动中,他如此地离去,也明显地为了避免面对着将军们爆发出不能收拾的场面。
  皇帝留下“朕当自处”一句官式的话,将军们愕然,几个人的目光直视着高力士,高力士明白皇帝这一句话压不住今天的场面了,他叫着“玄礼”行前,并且向将军们做了一个手势,这等于下一个赌注,倘若陈玄礼和其他的将军们不予理会,那末,弑君的悲剧必会上演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高力士凭他在禁军中四十余年的声威和人情而使将军们向他靠近,他暗暗舒了一口气,低说:“玄礼,各位袍泽,四军所请,在情理之中,只是,皇上待我们素厚,似亦不宜迫君太甚——玄礼,我们再入奏,至于众军士——”
  “高翁,今众怒难犯,将士不达目的,断无归队可能!”陈玄礼快速接口,不容高力士再说四军归队的话。
  “这也是!”高力士很快改变口气:“我当力争,陈大将军,我们同入——”他稍顿,眼角瞥见韦谔,招手说:“韦司录来,此事重大,请参与一言!”
  在场的将军们默无一言,高力士向韦谔复述了四军请诛贵妃的话,然后,缓缓移身向内。当高力士移身向驿亭时,兵士发出哗呼,那是受到指示的示威行动,于呼叫中,杂有兵器碰击之声。
  “玄礼,得使诸将士稍安!”高力士温和但又有力地说,同时,他选了两位将军偕同自己和陈玄礼、韦谔入驿亭。这位老内侍利用每一个机会从事分化。
  皇帝在自抑着惊恐、愤怒、悲哀的感情中移身入内,身体一入驿亭,在可怕的抖动中瘫痪了。谢阿蛮协同一名内侍扶搀着皇帝,向内走了几步,让他坐下。
  “陛下——”杨贵妃抖动地叫出了一声,跪在皇帝身前,她已听到四军将军的请求,她在最后也看到驿前的叛兵的景况,在生死俄顷之际,她失措——皇帝捏住了她放在自己膝上的手,发出一声短促的,似呼吸喘息的喟叹,忽然,泪水自双目中长流而出。他无法说出话来。
  这是生死之际的一瞬间,做了四十多年皇帝——长久握有完满的权力的皇帝,在此刻,明白了自己失去了权力。眼前,他握捏住杨玉环的手,但他也想到不久之后,叛兵会把她拉开去,杀死!甚至,接着而来的,会是迫自己赴死,在这所驿亭之内,大变动不久就会发生……
  “陛下,我……我以死……谢……”杨贵妃终于克制自己的惊悲,在抖颤中说出——此刻,外面又起了哗叫声。
  “玉环,看来,我你都会不免……”李隆基颓丧地说出,在呜咽中,双手紧捏她的一双手。此时,门前的内侍传报高力士入觐,皇帝,拉贵妃,有似脱力地说:“起来——”
  高力士只和韦谔进入驿亭,陈玄礼和两位将军,已上阶,但止于亭门之外。他们所处之地能听到里面的说话。
  当高力士和韦谔进入时,杨贵妃及时站了起来,两人向皇帝跪下行礼,接着,高力士奏请贵妃回避。
  杨贵妃在站直之后,稍为定定神说:“力士,我知道,你们说吧!”
  “陛下,对今日局面,老奴已无能为力了!”高力士凄苦地说,“老奴有负圣恩……”
  皇帝垂下头,无言,旁边的谢阿蛮突然说:“高大将军,急召太子——”
  皇帝以一个手势制止了她,低说:“来不及了!”而跪着的高力士,惴惴然再说:“陛下,群情如此,老奴请……”
  “力士,局面如此,先是宰相,再是贵妃及……”
  “陛下!”韦谔忽然大声叫出:“臣请陛下割爱!”
  这一声很洪亮,截断了皇帝的声音,李隆基显然是说:先是宰相,再为贵妃,又及于皇帝。而韦谔则以大声来阻断皇帝最后的一句话。
  高力士立刻领悟,此时若然有一语侵及皇帝本身,那末,叛兵叛将必会因势而弑君,情势显然,军士们的行动的最终目的,是对付李隆基。长久在帝位上积累的声威使兵将们有所忌惮,但一旦有了提示,就无法收拾,如今,他们的观念中,以保全皇帝为主,这目的是否能达到虽无把握,但总要竭尽所能地去做的!于是,高力士及时高亢地说:“臣请皇帝陛下顺应四军将士所请!”
  李隆基全身抖动,促迫地吐出:“贵妃在深宫,又怎知宰相反,此事与贵妃何干?”
  “陛下!”高力士一面叫,一面暗做手势,但皇帝没有看到他的手势。
  此时,外面又有喧哗声,次席宰相韦见素头上包了布,血迹斑斑而入,龙武军大将军和两位将军也跨进了一步,形势无疑已到了最后的关头。
  皇帝看到韦见素包头布上的血迹而惊悸,同时也有着新的愤怒。
  高力士不明白韦见素的意向,不让他发言,急说:“臣请陛下赐贵妃死,以慰将士!”
  “陛卜”杨贵妃上前,她看出自己已无生望了,便自行请死,但她在激动中,欲扑向皇帝,侍女连忙拉住她向后退。
  “陛下,龙武大将军及四军将军已尽力慰抚,但众怒难平。”韦谔在看到三位武人已到亭门,时机急迫,先用话来稳住首要的将军,随说:“诸将士已诛丞相,贵妃自不宜侍奉左右……”
  “贵妃无罪啊!”皇帝忽然如吼地叫出,声音很凄厉,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有凛然之感。
  “陛下,贵妃诚然无罪,但将士已杀杨相公,贵妃仍在陛下左右,陛下审思,将士岂能心安?臣以为,今日之事,只有将士安,陛下亦安——”韦谔朗朗地说出,他和高力士配合得很好,都着力于保全皇帝。
  杨贵妃刚才冲前时被拉住向后,已退入内间,此时,她静了一下,向张韬光说:“你去说,我以一死殉国!”
  张韬光应了一声,迅速出来,跪下,大声说:“陛下,奉贵妃谕,愿以死殉——”
  “张韬光!”静子忽然冲动了,大喝着:“贵妃无罪,你胡说——”她直向前:“对犯上作乱者……”
  高力士紧张了,一个暗示,内侍们把静子拖向外面。同时,他把握了张韬光的一句话,立刻向皇帝说——他的话声被外面巨大的哗叫所掩盖了,皇帝似乎也说了话,同样无人听清,但外面的哗呼只一阵,又低下了,于是,高力士起身,向着亭门说:“皇帝陛下徇将士之请,赐贵妃杨氏死!”
  高力士的声音才歇,韦谔已一跃而到亭门外,促说:“大将军从速传谕!”
  他说了,不等陈玄礼有反应,立刻大叫:“皇帝陛下徇将士之请,赐贵妃死!”
  这是不容人们有思考余地的引发性的呼叫。陈玄礼和两位将军步下石阶,相应叫出:“皇上赐贵妃死!”
  陛下的郎将与校尉早已刀剑出鞘,闻声,转身向广场,也转达了这一项皇命。
  老迈的高力士,又已及时冲出亭外,一手握住陈玄礼的臂肘,向下走,同时招呼两名将军,又向身后的内侍做了手势,接着,急促地说:“玄礼,陛下圣明,诸将士应呼万岁!”他说出,率先而呼,韦谔和诸内侍也高呼,迫使阶下的将军们随着高呼万岁。
  这是有巨大感染力的呼叫,兵将们有不少人在茫茫中也发出了高呼。
  在里面,皇帝已冲入了内亭室,他不顾一切,张臂抱住了心爱的杨贵妃,泣不成声。
  待死的时间已迅速过去,死刑判决,无可避免了,杨贵妃也定神了,她自制着说:“陛下珍重,尽量设法求自免——”
  “陛下,你好忍心!”谢阿蛮已不顾君臣之礼,大声说。
  “阿蛮不可!”杨贵妃扶定皇帝,再说:“三郎,我了解情势,人生百岁,总有一死,我不怨……”
  “玉环,我不忍心,我四十多年为天子,竟不能保全……”皇帝哭了。
  “三郎,我了解,你自行珍重……”杨贵妃的声音低了下去,面对死亡,人人都会有惧怯心的。
  一瞬的默然——千秋万世之间的一瞬间!
  外面呼万岁的声音此起彼落,渐渐宏壮,而高力士满头大汗地进入,向皇帝和贵妃说:“老奴罪通于天,陛下,时机稍纵即逝,贵妃,皇上力所不能及,贵妃请自便……”
  杨贵妃吐出一口气,脱开了皇帝的怀抱,她在心酸中,依礼跪下:“陛下,臣妾长辞——”
  皇帝不忍看,不忍听,背转身,身体已无法直立,两名内侍尽速扶掖,不让皇帝倒下去。
  高力士不敢耽误时间,擅自命令:“请奉贵妃入佛堂——”
  杨贵妃已起身,苍凉地看了高力士一眼——刚才,她更衣时就着人去佛堂,准备礼佛的,料不到在一转眼之间,自己的生命会在佛堂中结束。
  “备帛,送贵妃大行——”高力士硬起心肠,又擅自代皇帝发出命令。
  内侍们都在哀切中,且也都明白情势的紧急,忍痛抑悲,搀扶着贵妃向佛堂走。
  移动的声响似乎使皇帝自梦中惊醒一般,他叫出:“玉环,玉环……”
  高力士连忙阻止皇帝。
  杨贵妃听到这绝望的叫唤,但没有回头,她的双腿僵硬和发软,本身已无举步的能力,只靠两边挟扶的内侍牵引着向佛堂。
  马嵬驿的佛堂很小,只有一丈七八尺阔,二丈七八尺深,前面部分,有一丈多深的外堂。用短栅分开,佛堂也照例有后进,也有丈余深,但帷幔已拉上,自侧面进入的杨贵妃,看不到后进。
  佛堂短栅外的前进,已有二十名内侍面向佛堂门外而排列,门口左右,有四名备刀的内侍肃立。
  当杨贵妃自驿亭侧门进入佛堂西侧门时,正堂的四名执事内侍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声——内常侍骆承休自佛堂中向外行,排列的十二名内侍分两边退开,空出中间,约有六尺阔的地位。骆承休走到佛堂的山门外阶上,朗声宣布:“皇帝赐贵妃杨氏死,缢杀!”
  在佛堂中,内侍扶着杨贵妃,礼佛,拜罢,使她的身体转而向外,山门外阶上挤立着十来名军官,左右和后面,又有三四十名叛兵在,他们看到了杨贵妃,看到两名内侍将帛套向她的颈项!
  但是,只一瞥之间,外进和内堂之间,短栅上面的帷幔,被徐徐放下,里面,有一个人尖锐地发出命令:“行刑——”
  “贵妃!”几名侍女同时发出了尖叫。
  “绞!”有新的命令发出。
  有一个尖锐的女人呼叫,有动乱的声响——佛堂外进和山门外的人都屏息着,静,可怕的森肃的静——“再绞……”
  帛束紧绞着贵妃的颈项,没有呼叫声了,但有动乱的杂声,虽然不响亮,但外面的人都能听到,他们也看到帷幔的颤动……细碎和扣人心弦的骚动中,也有内侍用力的哼喝声——忽然,有好几个女人的号哭尖叫声同时发出……
  凄厉地哭叫贵妃的尖声,传出很远很远——帷幔掀开了,一名内侍走出来,向外跪下,前面的十二名内侍又退向两边。
  又有一名内侍走出来,那是张韬光,他和泪宣布:“贵妃气绝——”
  在这一声宣布中,帷幔揭开了,高力士自驿亭侧门进入,出门口,人头挤挤,看着里面。
  杨贵妃已躺在地上,四名内侍,两人仍然手执束帛,两人伏在地下,另外,又有两人跪着,一手按死者之肩,一手捏着帛索。
  高力士喝令松帛,随着,他以手试了死者之鼻,便大步向外,说:“陈大将军诸位,请入——”
  陈玄礼和四名将军入内,但他们止于短栅之外,看着平躺在地,双眼翻白,舌头伸出的被缢杀的贵妃。
  跪在地下的两名中使,倾听和检验受死刑者的口鼻,再转身向外同时宣布:“贵妃气绝!”
  陈玄礼垂下头,四名相随的将军,又看了一眼,也垂下头——此时,山门口的两名内侍高声传播:“刑验,贵妃气绝——”
  “玄礼!”高力士森肃地叫了垂头而立的龙武大将军一声。
  陈玄礼悚然,转身,四名将军退一步,也随着转身——他们已迫使皇帝处死了贵妃,验看不是他们的事,他们已看了,虽然相距颇远,但对于贵妃之死,这已是非法和逾越的事,再逗留着看一具贵妃的遗体,自然更加不当了。这些人虽已做出了叛乱之事,但传统的观念仍在,因此,他们迅速地退出。
  在山门前,高力士充满了感情,以激动的声调说:“贵妃已死,诸君请传令将士归队——”
  陈玄礼低应着,偕四名将军出去,他们也向将士们宣布了贵妃已经气绝。
  高力士走一步下阶,他的亲随兵校也在附近,他以手势指示,有十多人齐声高呼万岁,把兵器放下而跪伏下去。
  于是,附近的兵将们也照样地做了,七八百叛兵齐呼万岁而跪伏下去。
  高力士向陈玄礼说:“此地不宜留,我们去见皇上——”
  佛堂的山门与驿亭的正门相距极近,高力士说了,匆促地先行,很快就入了驿亭。
  皇帝掩面而坐——人们叫贵妃气绝的声音,呼万岁的声音,他都听到的。然而,他内心在沉痛中,一切的思维好象都已停止了,似乎,他在待死,似乎,他的灵魂已从肉体中飞了出去!
  侍从们都是面色苍白,畏缩着,无人能说话。驿亭陷在死寂一般的境地。直到高力士入内,情形才起了变化,他直前,向皇帝说:“陛下请出亭外,抚慰将士——”
  皇帝木坐着,仰起头看高力士,完全没有反应。高力士忖度着,以手势指挥两名内侍,扶掖皇帝向外,一面又说:“陛下,把握时机,迟恐有变!”
  当身体立直和脚步移动时,皇帝才如梦方醒,他勉强举袖拭了一下脸,挺直身体,向外——他没有想到出去的后果,他是皇帝,到了最后关头,总是无可逃避的。
  他走着,自感脚步虚浮,如果没有人扶,他真会倒下去!
  终于他出现在叛兵的面前!终于,皇帝看到了叛兵放下了兵器而呼万岁,下拜……
  终于,皇帝抖颤地举高一只手,但他的嘴唇动了几下,却发不出声音。
  “皇帝陛下承问四军将士——”高力士在形势迫人的环境下,高亢地代替皇帝发言:“今祸乱已平,诸将军宜从速整顿部队,继续行程。”
  陈玄礼和几名高级将领都没有发言,但从神态来看,应该是服从的,至于军士们,又呼叫着万岁。也在同时,头上包着布的韦见素,走到陈玄礼身边说:“大将军,驿亭不可片刻留,我们转赴栅城,再整顿部队!”
  他说,向其余的将领也作了请求同意式地拱手。
  韦见素由他的儿子和一员郎中级官扶着,头上的绑布依然血迹殷然,而说话的声音也有抖颤意味,在形象上,这是极动人的。陈玄礼欲拒无从拒,几乎同时,皇帝也呼叫了陈玄礼,似是表示赞同韦见素的提议。高力士听到,又很快地吩咐:“车驾赴栅城,准备——”
  这使陈玄礼无法再延宕时间,他也下令。
  高力士的命令是向内侍和侍从们发出的,这些人早已有了准备,而且又集中在一处,发出的回应之声很是洪亮。动作也随之开始。
  于是,驿亭内外,皇帝的侍从匆匆来去,御车拖了过来,皇帝欲回入驿亭一次,但为高力士所阻。
  高力士悄声请皇帝立在阶上镇压。有皇帝在现场,人们不方便私语。
  将军们严肃地指挥兵士上道,皇帝被扶上马——这是李隆基自己的主意,他以为在马上比车上好。侍从和宫女们上了车;高力士匆匆步入驿亭,命内常侍陈全节率所有的有职司内侍快些随驾走,他说:“此地,留张韬光领几名小内侍和宫人照料就够了,前头的事很多,快走,连辎重一起,越快越好!”
  此时,女官静子自侧门边出现,高力士看了她一眼,严厉地挥手说:“快带着人上车随驾!”
  兵士们已有两队向栅城出发了,高力士指挥的内侍卫也上了马,李隆基在马上看着,挥手命左首边一支已上马列队的兵士先行——他以此来试试自己的指挥能力,而那队兵的队官,应声策马上前,照理,他这一支人马,应该等将军下令的,但在皇帝的示意下,他出发了。一将前行,众兵也跟随而动。李隆基舒了一口气,低喝:“走!”
  于是,皇帝一行便离开了驿站。
  高力士一面吩咐属下,一面请韦见素随驾,他看着御车随了皇帝马后行进时,招呼陈玄礼上马护驾。
  一瞬之间,马嵬驿亭前的人走空了!
  可怕的变乱发动时,有不少人已先行溜走,甚至连在道北的官员和侍从,也都悄悄地先退,此时,兵马和扈从人员一走,马嵬坡前一片冷落。后面的兵队的官员,并未上前来,他们可能怕事,也可能被限制着。
  马嵬驿倏忽而起的大动乱过去了,如今,一片死寂中,只佛堂内还有人在,但每一个人都呆着,无声,不动。
  由驿亭至栅城,只短短的一程,兵将们,内官和宫人们,以及先逃避的人们,乱作一团,龙武军将士似乎没有做维持秩序的打算,直到皇帝进入栅城,哄乱仍未停止,那自然是暗示危机仍未过去。
  高力士走开了一些时,竭尽所能地张罗,从驾的官员大多逃散了,他请韦谔设法去找几人回来,天子身边只有内侍而无官员,到底是不象样的,此外,他的手下,正和带兵的将领们办交涉。
  被打伤了头的大臣韦见素,于到达栅城后就不支了,他席地而坐,靠柱喘息着。
  这是一片惨淡的,似离散之前的景象。不过,一个大危机已过去,新的危机在酝酿而尚未出现。
  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也在军官群中奔走,他似乎在不知所措中,将军们对他,显然缺少尊敬心,他的号令不见得能行。
  他骑马经过韦见素的身前时,被叫住了。
  “相公——”陈玄礼无可奈何地下马招呼,再问:“事件很棘手,请相公指示!”
  “我的头被打伤了!”韦见素吐出一口气,伸出手:“请大将军相助!”
  陈玄礼拉着他的手扶起,韦见素站直后,熬忍头部的刺痛,反捏着陈玄礼的手臂,向前走,一面说:“大将军,杨相公已伏诛,目前朝廷无大臣为主,我想举行朝会,如今正乱,要依仗将军们了!请相助!”
  在这样的场合要举行朝会,使得陈玄礼为之错愕,他期期地应着是,而韦见素又乘机迫进一步,请他发出命令,着诸军分别值勤,除列队戒备外,余从择地休息。
  陈玄礼不明白此时开朝会的作用,但已被丞相拉住,只能依照着发出命令。在此之前,他只和将军们商量着进止,现在,他举起佩刀,以大将军身份发令。
  将军令下,哄乱停止了,龙武军中官员,迅速地近前,陈玄礼指派了八人传令整兵。
  四员骑将分别领兵分散布防,栅城前,渐渐静下来,此时,韦见素拉了陈玄礼入栅城去见皇帝。
  主将一被拖离了现场,群兵只能依遵已发的命令行事。栅城内外,也有侍卫列队,一队飞龙骑兵,由高力士亲领而到,到栅外的广场上,列成四方阵,人数不过二百,但齐整和肃穆。
  高力士很快入栅城,在见皇帝之前,先命令里面的卫队分出四十人去西驿,接着,他入见皇帝,韦见素把设朝的建议又说了一遍。高力士冷静地说:“陛下请移驾西驿,恒王殿下及遗后官员均已自后面赶上,老臣请皇上移驾西驿召百官议事!”
  李隆基疲弱地点点头。于是,高力士转向陈玄礼:“请陈大将军护驾先行,再命左右将军率部分别戒备道南道北!”他说完,不待回答,就上前扶起皇帝向外走。
  陈玄礼被绊住了,在无可奈何中随着皇帝向西驿,而高力士于事先得知进驻西驿的前头部队没有变,那是右羽林军的所属,虽然只有八十人,但在此时,却用得上,此外,他带来的飞龙厩兵是另一组不曾参加叛乱的。栅城的面积大,防护较为困难,西驿本是旧驿站,已废弃不用的,地方小,但规模尚存,高力士相信,有两三百精兵卫护,即使三倍的叛兵,也不敢贸然行动。再者,他在奔走中已大致弄明白情势,真正谋叛的是将军们,附从的兵士并不多,因此,他要求再转移和隔离。
  这是成功的一着,高力士和韦见素相配合,既把陈玄礼绊住,又分开了叛部,以及自后面召到了几位王和官员,把第二度叛乱的可能压抑了。
  皇帝才到西驿时,寿王李瑁,恒王李瑱,永王李璘,凉王李濬等和十来名奔散的朝官也赶到了,他们带来的从骑也有六十人,西驿人多了,又有了较严密的部署,至少暂时是不会再发生叛乱事件了。
  韦见素力请设朝,又请召太子。高力士则主张启程。
  于是,寿王密奏,后面的情势不佳,现在上路是不适宜的,召太子,只怕也不会来,他建议举行朝会,确定杨国忠有罪,再宣布今日在马嵬坡安营,明日再走。
  皇帝接受了这一建议,立刻在破旧的驿中设朝,以韦见素为首席丞相,以替杨国忠,由于御史大夫魏方进被杀,眼前无人可任,便以韦见素的儿子韦谔为御史中丞。
  安营休息的命令很快传达到军中,休息令使得军中的情况松弛下来,马嵬坡的大危机过去了。
  李隆基的神志,似乎直到此时才清醒过来,他命令寿王和高力士到后面去和太子谈判,随着,长叹着说:“我抱恨终天了!”
                 (完)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杨贵妃目录

前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