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

新五代史卷六唐本纪第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皇帝,世本夷狄,无姓氏。父霓,为雁门部将,生子邈佶烈,以骑射事太祖,为人质厚寡言,执事恭谨,太祖养以为子,赐名嗣源。

  梁攻兗、郓,硃宣、硃瑾来乞师,太祖遣李存信将兵三万救之。存信留莘县不进,使嗣源别以兵三干先击梁兵,梁兵解去。存信留莘县久之,为罗弘信所袭,存信败走,嗣源独殿而还,太祖以嗣源所将骑五百号「横冲都」。光化三年,李嗣昭攻梁邢、洺,出青山,遇葛从周兵,嗣昭大败走,梁兵追之。嗣源从间道后至,谓嗣昭曰:「为公一战。」乃解鞍砺镞,凭高为阵,左右指画,梁追兵望之莫测。嗣源急呼曰:「吾取葛公,士卒可无动!」乃驰骑犯之,出入奋击。嗣昭继进,梁兵解去。嗣源身中四矢,太祖解衣赐药以劳之,由是李横冲名重四方。

  梁、晋相拒于柏乡,梁龙骧军以赤、白马为两阵,旗帜铠仗皆如马色,晋兵望之皆惧。庄宗举钟以饮嗣源曰:「卿望梁家赤、白马惧乎?虽吾亦怯也。」嗣源笑曰:「有其表尔,翌日归吾厩也。」庄宗大喜曰:「卿当以气吞之。」因引钟饮酹,奋楇驰骑,犯其白马,挟二裨将而还。梁兵败,以功拜代州刺史。

  庄宗攻刘守光,嗣源及李嗣昭将兵三万别出飞狐,定山后,取武、妫、儒三州。庄宗已平魏州,因徇下磁、相,拜相州刺史、昭德军节度使。久之,徙镇安国。契丹攻幽州,庄宗遣嗣源与阎宝等击走之。

  同光元年,徙镇横海。是时,梁、唐相拒于河上,李继韬以潞州叛降梁,庄宗有忧色,召嗣源帐中,谓曰:「继韬以上党降梁,而梁方急攻泽州,吾出不意袭郓州,以断梁右臂,可乎?」嗣源对曰:「夹河之兵久矣,苟非出奇,则大计不决,臣请独当之。」乃以步骑五千涉济,至郓州,郓人无备,遂袭破之,即拜天平军节度使、蕃汉马步军副都总管。

  梁军攻破德胜南栅,庄宗退保杨刘。王彦章急攻郓州,庄宗悉军救之,嗣源为前锋,击梁军。追至中都,擒彦章及梁监军张汉杰。彦章虽败,而段凝悉将梁兵屯河上,庄宗未知所向,诸将多言乘胜以取青、齐,嗣源曰:「彦章之败,凝犹未知,使其闻之,迟疑定计,亦须三日。纵使料吾所向,亟发救兵,必渡黎阳,数万之众,舟楫非一日具也。此去汴州,不数百里,前无险阻,方阵而行,信宿可至,汴州已破,段凝岂足顾哉!」而郭崇韬亦劝庄宗入汴,庄宗以为然,遣嗣源以千骑先至汴州,攻封丘门,王瓚开门降。庄宗后至,见嗣源大喜,手揽其衣,以头触之曰:「天下与尔共之。」拜中书令。

  二年,庄宗祀天南郊,赐以铁券。五月,破杨立于潞州。六月,徙镇宣武,兼蕃汉内外马步军总管。冬,契丹侵渔阳,嗣源败之于涿州。

  三年,徙镇成德。庄宗幸鄴,请朝行在,不许。贞简太后疾,请入省,又不许。太后崩,请赴山陵,许之,而契丹侵边,乃止。十二月,遂朝于洛阳。

  天成元年,郭崇韬、硃友谦皆以谗死,嗣源以名位高,亦见疑忌。赵在礼反于魏,大臣皆请遣嗣源讨贼,庄宗不许。群臣屡请,庄宗不得已,遣之。三月壬子,嗣源至魏,屯御河南,在礼登楼谢罪。甲寅,军变,嗣源入于魏,与在礼合,夕出,止魏县。丁巳,以其兵南,遣石敬瑭将三百骑为先锋。嗣源行过钜鹿,掠小坊马二千匹以益军。壬申,入汴州。

  四月丁亥,庄宗崩。己丑,入洛阳。甲午,监国,朝群臣于兴圣宫。乙未,中门使安重诲为枢密使。杀元行钦及租庸使孔谦。壬寅,左骁卫大将军孔循为枢密使。丙午,始奠于西宫,皇帝即位于柩前,易斩缞以衮冕。壬子,魏王继岌薨。甲寅,大赦,改元。渤海国王大諲撰使大陈林来。是月,张居翰罢。

  五月丙辰朔,太子宾客郑珏、工部尚书任圜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戊辰,赵在礼为义成军节度使。六月丁酉,汴州控鹤军乱,指挥使张谏杀其权知州事高逖。己亥,谏伏诛。秋七月庚申,安重诲杀殿直马延于御史台门。契丹使梅老述骨来,渤海使大昭佐来。己卯,贬豆卢革为辰州刺史,韦说叙州刺史。甲申,流革于陵州,说于合州。八月乙酉朔,陕州硖石县民高存妻一产三男子。丁酉,以象笏三十二赐百官之无笏者。阅稼于冷泉宫。己亥,契丹寇边。丁未,平卢军节度使霍彦威杀其登州刺史王公俨。甲寅,医官张志忠为太原少尹。九月己未,幸至德宫及袁建丰第。冬十月丁亥,云南山后两林百蛮都鬼主、右武卫大将军李卑晚使大鬼主傅能何华来。辛丑,契丹使没骨馁来告阿保机哀,废朝三日。旱,辛亥雨。

  二年春正月癸丑朔,更名亶。癸亥,端明殿学士兵部侍郎冯道、太常卿崔协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二月壬午朔,新罗使张芬来。西川节度使孟知祥杀其兵马都监李严。丙申,赦京师囚。郭从谦为景州刺史,既而杀之。戊戌,山南东道节度使刘训为南面招讨使,以伐荆南。三月壬子朔,幸会节园,群臣买宴。卢台军乱,杀其将写震。新罗使林彦来。夏四月庚寅,卢台军将龙晊等伏诛。夏四月庚寅,卢台军将龙晊等伏诛。六月丙戌,任圜罢。庚子,幸白司马坡,祭突厥神。秋七月甲子,随州刺史西方鄴取夔、忠、万州。癸酉,杀豆卢革、韦说。八月乙酉,牂牁使宋朝化及昆明使者来。九月庚午,党项使如连山来。壬申,契丹使梅老来。冬十月乙酉,如汴州。宣武军节度使硃守殷反,马步军都指挥使马彦超死之。己丑,守殷自杀。乙未,杀太子少保致仕任圜。辛丑,德音释轻系囚。是月,传箭于霍彦威。十一月乙亥,契丹使梅老来。十二月己丑,回鹘西界吐蕃遣使者来。甲辰,畋于东郊。丙午,追尊祖考为皇帝,妣为皇后;高祖聿谥曰孝恭,庙号惠祖,祖妣刘氏谥曰孝恭昭;曾祖敖谥曰孝质,庙号毅祖,祖妣张氏谥曰孝质顺;祖琰谥曰孝靖,庙号烈祖,祖妣何氏谥曰孝靖穆;考谥曰孝成,庙号德祖,妣刘氏谥曰孝成懿。立庙于应州。

  三年春正月丁巳,契丹陷平州。二月辛巳,吐浑都督李绍虏来。乙未,孔循罢。戊戌,回鹘使李阿山来。三月丁未朔,御札求直言。己未,郑珏罢。癸亥,成德军节度使王建立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西方鄴克归州。戊辰,宣徽南院使范延光为枢密使。夏四月戊寅,延光罢。乙酉,达靼遣使者来。义武军节度使王都反。壬寅,归德军节度使王晏球为北面行营招讨使。五月,契丹秃馁入于定州。辛酉,右卫上将军赵敬怡为枢密使。封回鹘可汁王仁裕为顺化可汗。秋七月己未,杀齐州防御使曹廷隐。八月,卢龙军节度使赵德钧执契丹首领惕隐赫邈。庆州防御使窦廷琬反。冬十月,静难军节度使李敬周讨之。丁巳,突厥使张慕晋来。十一月壬午,吐浑使念九来。甲午,王建立罢。十二月,李敬周克庆州,窦廷琬伏诛。幸亥,幸康义诚第。

  四年春正月壬辰,回鹘使掣拨都督来。二月癸卯,王晏球克定州。辛酉,晏球献馘俘。赵敬怡薨。丁卯,崔协薨。庚午,至自汴州。三月丙戌,杀侄从璨。夏四月,契丹寇云州。癸丑,契丹使撩括梅里来求秃馁,杀之。甲寅,端明殿学士、尚书兵部侍郎赵凤为门下侍郎兼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五月己巳,朝群臣贺朔。乙酉,追谥少帝曰昭宣光烈孝皇帝。契丹寇云州。秋七月壬申,杀右金吾卫上将军毛璋。八月乙巳,黑水使骨至来。丁未,吐浑首领念公山来。乙卯,党项折遇明来。己未,高丽王建使张彬来。九月癸巳,杀供奉官乌昭遇。冬十二月辛丑,杀西平县令李商。

  长兴元年春正月丁卯,阅马于苑。辛卯,宣徽南院使硃弘昭为大内留守。二月,戊戌,黑水兀兒遣使者来。乙巳,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为御营使。癸丑,朝献于太微宫。甲寅,享于太庙。乙卯,有事于南郊,大赦,改元。三月庚寅,立淑妃曹氏为皇后。夏四月戊戌,安重诲使河中衙内指挥使杨彦温逐其节度使从珂。壬寅,西京留守索自通、侍卫步军指挥使药彦稠讨之。辛亥,自通执彦温杀之。戊午,群臣上尊号曰圣明神武文德恭孝皇帝。辛酉,吐蕃首领于拨葛来。五月丁丑,回鹘使孽栗祖来。庚辰,回鹘使安黑连来。秋七月壬午,访庄宗子孙瘗所。八月乙未,忠武军节度使张延朗为三司使。壬寅,杀捧圣都军使李行德、大将张俭,灭其族。吐浑来附。封子从荣为秦王。戊申,海州将王传极杀其刺史陈宣,叛于吴来降。乙卯,吐浑康合毕来。丙辰,封子从厚为宋王。九月壬戌,吐蕃使王满儒来。东川节度使董璋反。甲申,成德军节度使范延光为枢密使。丁亥,石敬瑭为东川行营都招讨使。冬十月丁酉,始藏冰。甲辰,骁卫上将军致仕张筠进助军粟。乙巳,董璋陷阆州,杀节度使李仁矩,指挥使姚洪死之。孟知祥反。十一月庚申朔,秦王从荣受册,谒于太庙。丙戌,契丹东丹王突欲来奔。十二月丁未,二王后、秘书丞、酅国公杨仁矩卒,废朝一日。丁巳,回鹘顺化可汗王仁裕使翟末斯来。安重诲讨董璋。沙州曹义金遣使者来。

  二年春正月戊辰,党项使折七移来。庚辰,达靼使列六薛娘居来。二月丁酉,幸安元信第。戊戌,突厥使杜阿熟、吐浑使康万琳来。辛丑,安重诲罢。三月,赵凤罢。丁亥,太常卿李愚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夏四月甲辰,宣徽北院使赵延寿为枢密使。甲寅,董璋陷遂州,武信军节度使夏鲁奇死之。乙卯,以旱赦流罪以下囚。闰五月丁酉,杀太子太师致仕安重诲及其妻张氏、子崇赞崇绪。秋八月己未,契丹使邪姑兒来。九月丁亥,放五坊鹰隼。冬十一月戊申,吐蕃遣使者来。辛丑,旌表棣州民邢钊门闾。十二月甲寅朔,除铁禁,初税农具钱。己未,西凉府遣使者来。己巳,回鹘使安永思来。辛未,渤海使文成角来。党项寇方渠。

  三年春正月庚子,契丹使拽骨来。己酉,渤海、回鹘皆遣使者来。二月己卯,静难军节度使药彦稠及党项战于牛兒谷,败之。三月甲申,契丹遣使者来。夏四月庚申,新罗遣使者来。五月己丑,二王後詹事司直杨延绍袭封酅国公。丙午,孟知祥攻董璋,陷绵州。六月甲寅,封王建为高丽国王、大义军使孟知祥杀董璋,陷东川。达靼首领颉哥以其族来附。秋八月己卯,吐蕃遣使者来。冬十月庚申,幸石敬瑭第。

  四年春正月庚寅,端明殿学士、兵部侍郎刘昫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二月戊午,孟知祥使硃滉来。三月甲辰,追册晋国夫人夏氏为皇后。夏五月戊寅,封子从珂为潞王,从益许王,侄从温兗王,从璋洋王,从敏泾王。丙戌,契丹使述骨卿来。秋七月乙未,回鹘都督李末来,献白鹘,命放之。八月戊申,大赦。九月戊戌,赵延寿罢。山南东道节度使硃弘昭为枢密使。冬十月庚申,范延光罢。三司使冯赟为枢密使。壬申,幸士和亭,得疾。十一月壬辰,秦王从荣以兵入兴圣宫,不克,伏诛。乙未,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康义诚杀三司使孙岳。戊戌,皇帝崩于雍和殿。

  呜呼,自古治世少而乱世多!三代之王有天下者,皆数百年,其可道者,数君而已,况于后世邪!况于五代邪!予闻长老为予言:「明宗虽出夷狄,而为人纯质,宽仁爱人。」于五代之君,有足称也。尝夜焚香,仰天而祝曰:「臣本蕃人,岂足治天下!世乱久矣,愿天早生圣人。」自初即位,减罢宫人、伶官;废内藏库,四方所上物,悉归之有司。广寿殿火灾,有司理之,请加丹雘,喟然叹曰:「天以火戒我,岂宜增以侈邪!」岁尝旱,已而雪,暴出庭中,诏武德司宫中无得扫雪,曰:「此天所以赐我也。」数问宰相冯道等民间疾苦,闻道等言谷帛贱,民无疾疫,则欣然曰:「吾何以堪之,当与公等作好事,以报上天。」吏有犯赃,辄置之死,曰:「此民之蠹也!」以诏书褒廉吏孙岳等,以风示天下。其爱人恤物,盖亦有意于治矣。其即位时,春秋已高,不迩声色,不乐游畋。在位七年,于五代之君,最为长世,兵革粗息,年屡丰登,生民实赖以休息。然夷狄性果,仁而不明,屡以非辜诛杀臣下。至于从荣父子之间,不能虑患为防,而变起仓卒,卒陷之以大恶,帝亦由此饮恨而终。当是时,大理少卿康澄上疏言时事,其言曰:「为国家者有不足惧者五,深可畏者六:三辰失行不足惧,天象变见不足惧,小人讹言不足惧,山崩川竭不足惧,水旱虫蝗不足惧也;贤士藏匿深可畏,四民迁业深可畏,上下相徇深可畏,廉耻道消深可畏,毁誉乱真深可畏,直言不闻深可畏也。」识者皆多澄言切中时病。若从荣之变,任圜、安重诲等之死,可谓上下相徇,而毁誉乱真之敝矣。然澄之言,岂止一时之病,凡为国者,可不戒哉!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新五代史目录

新五代史卷一梁本纪第一 新五代史卷二梁本纪第二 新五代史卷三梁本纪第三
新五代史卷四唐本纪第四 新五代史卷五唐本纪第五 新五代史卷六唐本纪第六
新五代史卷七唐本纪第七 新五代史卷八晋本纪第八 新五代史卷九晋本纪第九
新五代史卷一十汉本纪第十 新五代史卷一十一周本纪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一十二周本纪第十二
新五代史卷一十三梁家人传第一 新五代史卷一十四唐家人传第二 新五代史卷一十五唐明宗家人传第三明宗和武宪皇后曹氏昭懿皇后夏氏
新五代史卷一十六唐废帝家人传第四 新五代史卷一十七晋家人传第五 新五代史卷一十八汉家人传第六
新五代史卷一十九周家人传第七 新五代史卷二十周家人传第八 新五代史卷二十一梁臣传第九
新五代史卷二十二梁臣传第十 新五代史卷二十三梁臣传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二十四唐臣传第十二
新五代史卷二十五唐臣传第十三 新五代史卷二十六唐臣传第十四 新五代史卷二十七唐臣传第十五
新五代史卷二十八唐臣传第十六 新五代史卷二十九晋臣传第十七 新五代史卷三十汉臣传第十八
新五代史卷三十一周臣传第十九 新五代史卷三十二死节传第二十 新五代史卷三十三死事传第二十一
新五代史卷三十四一行传第二十二 新五代史卷三十五唐六臣传第二十三 新五代史卷三十六义兒传第二十四
新五代史卷三十七伶官传第二十五 新五代史卷三十八宦者传第二十六 新五代史卷三十九杂传第二十七
新五代史卷四十杂传第二十八 新五代史卷四十一杂传第二十九 新五代史卷四十二杂传第三十
新五代史卷四十三杂传第三十一 新五代史卷四十四杂传第三十二 新五代史卷四十五杂传第三十三
新五代史卷四十六杂传第三十四 新五代史卷四十七杂传第三十五 新五代史卷四十八杂传第三十六
新五代史卷四十九杂传第三十七 新五代史卷五十杂传第三十八 新五代史卷五十一杂传第三十九
新五代史卷五十二杂传第四十 新五代史卷五十三杂传第四十一 新五代史卷五十四杂传第四十二
新五代史卷五十五杂传第四十三 新五代史卷五十六杂传第四十四 新五代史卷五十七杂传第四十五
新五代史卷五十八新五代史考 新五代史卷五十九司天考第二 新五代史卷六十职方考第三
新五代史卷六十一吴世家第一 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南唐世家第二 新五代史卷六十三前蜀世家第三
新五代史卷六十四后蜀世家第四 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第五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
新五代史卷六十七吴越世家第七 新五代史卷六十八闽世家第八 新五代史卷六十九南平世家第九
新五代史卷七十东汉世家第十 新五代史卷七十一十国世家年谱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七十二四夷附录第一
新五代史卷七十三四夷附录第二 新五代史卷七十四四夷附录第三 附录:五代史记序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自生民以来,一治一乱,旋相消长,未有去仁而兴、积仁而亡者。甚哉,五代不仁之极也,其祸败之复,殄灭剥丧之威,亦其效耳。夫国之所以存者以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