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

新五代史卷四十八杂传第三十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卢文进

  卢文进,字大用,范阳人也。为刘守光骑将。唐庄宗攻范阳,文进以先降拜寿州刺史,庄宗以属其弟存矩。存矩为新州团练使,统山后八军。庄宗与刘鄩相拒于莘,召存矩会兵击鄩。存矩募山后劲兵数千人,课民出马,民以十牛易一马,山后之人皆怨,而兵又不乐南行,行至祁沟关,聚而谋为乱。文进有女幼而美,存矩求之为侧室,文进以其大将不敢拒,虽与,心常歉之也,因与乱军杀存矩反。攻新州,不克,攻武州,又不克,遂奔于契丹,契丹使守平州。

  明宗即位,文进自平州率众数万归唐,明宗得之,喜甚,以为义成军节度使。居岁馀,徙镇威胜,加同平章事,入为上将军,出镇昭义,徙安远。晋高祖立,与契丹约为父子,文进惧不自安。天福元年冬,杀其行军司马冯知兆、副使杜重贵,送款于李昪,昪遣兵迎之。文进居数镇,颇有善政,兵民爱之。其将行也,从数骑,自至营中别其将士,告以避契丹之意,将士皆再拜为诀,乃南奔。昪以文进为天雄统军、宣润节度使。

  文进身长七尺,状貌伟然。自其奔契丹也,数引契丹攻掠幽、蓟之间,虏其人民,教契丹以中国织纴工作无不备,契丹由此益强。同光中,契丹数以奚骑出入塞上,攻掠燕、赵,人无宁岁。唐兵屯涿州,岁时馈运,自瓦桥关至幽州,严兵斥候,常苦钞夺,为唐患者十馀年,皆文进为之也。及其南奔,始屈身晦迹,务为恭谨,礼接文士,谦谦若不足,其所谈论,近代朝廷仪制、台阁故事而已,未尝言兵。后以左卫上将军卒于金陵。

  ○李金全

  李金全,其先出于吐浑。金全少为唐明宗厮养,以骁勇善骑射,常从明宗战伐,以功为刺史。天成中,为彰义军节度使,在镇务为贪暴。罢归,献马数十匹,居数日,又以献,明宗谓曰:「卿患马多邪,何进献之数也?且卿在泾州治状如何,无乃以马为事乎?」金全惭不能对。徙镇横海。久之,罢为右卫上将军。

  晋高祖时,安州屯防指挥使王晖杀节度使周瑰,高祖遣金全将骑兵千人以往,下诏书招晖曰:「晖降,以为唐州刺史。」又以信箭谕安州,不戮一人,且戒金全曰:「无失吾信。」金全未至,襄州安从进意晖必走江南,以精兵遮其要路。晖闻金全来,果南走,为从进兵所杀。金全后至,得晖馀党数百人,皆送京师。晖之乱也,大掠城中三日,金全利其所掠赀,因擒其将武克和等十馀人杀之,克和呼曰:「王晖首乱,犹赐之信誓,以为刺史;我等何罪,反见杀邪?若朝廷之命,何以示信?苟将军违诏而杀降,亦将不免也!」高祖不能诘。即以金全为安远军节度使。

  金全左都押衙明汉荣用事,所为不法,高祖患之,不欲因汉荣以累功臣,为选廉吏贾仁沼代之,且召汉荣。汉荣教金全留己而不遣,金全客庞令图谏曰:「仁沼昔事王晏球,晏球攻王都于中山,都遣善射者登城射晏球,中兜牟,仁沼从后引弓,射善射者,一发而毙,晏球求其人,欲厚赏之,仁沼退而不言,此天下之忠臣也。都败,晏球遣仁沼献捷于京师,凡所赐与甚厚,悉以分故人、亲戚之贫者,此天下之廉士也。为人如此,岂有为人谋而不善者乎?宜纳仁沼而遣汉荣。」汉荣闻之,夜使人杀令图而CG仁沼,仁沼舌坏而死。

  天福五年夏,高祖以马全节代金全。而仁沼二子欲诣京师诉其父冤,汉荣大惧,绐金全曰:「前日天子召汉荣,公违诏而不遣。仁沼之死,其二子将诉于朝。今以全节代公,是召公对狱也。」金全信之,遂叛,送款于李昪。高祖发兵三万授全节讨之。昪遣其将李承裕入安州,金全遂南奔,行至泌川,引颈北望,涕泣而去。昪以金全为天威统军。汉隐帝时,李守贞反河中,乞兵于昪,金全为昪润州节度使,与查文徽等出沐阳。昪之诸将皆锐于攻取,金全独以谓远不相及,不可行,乃止。其后亦不复用,不知其所终。

  ○杨思权

  杨思权,邠州新平人也。事梁为控鹤右第一军使。唐庄宗灭梁,以为夹马都指挥使。明宗时,秦王从荣为河东节度使,以冯赟为副,思权为北京步军都指挥使以佐佑之。从荣素骄,所为多不法。是时,宋王从厚为河南尹。从厚年少,谦恭好礼。明宗阴遣人从容语从厚之善,以讽勉之。从荣不悦,告思权曰:「天下共贤河南而非我,我将废矣,奈何?」思权曰:「公有甲士,而思权在,何患也!」乃劝从荣招募死士、增利器械以为备。冯赟患之,以其事闻。明宗召思权还京师,以从荣故,亦不之责也。后为右羽林都指挥使,将兵戍兴元。潞王从珂反凤翔,兴元张虔钊会诸镇兵讨贼。诸镇兵围凤翔,思权攻城西,严卫指挥使尹晖攻城东,破其两关城。从珂登城呼外兵,告以己非反者,其语甚哀,外兵闻者皆悲之,而虔钊督战甚急,军士反兵逐虔钊,思权因呼其众曰:「潞王真吾主也!」即拥军士入城降。晖闻思权已降,亦麾其军使解甲,由是诸镇之兵皆溃。思权与晖入见从珂,思权前曰:「臣以赤心奉殿下,殿下事成,愿不以防御、团练使处臣。」乃出一纸于怀中曰:「愿志臣姓名以为验。」从珂即书曰:「可邠宁节度使。」废帝入立,拜思权静难军节度使。后为右龙武统军、左卫上将军。天福八年,卒于京师,赠太傅。

  ○尹晖

  尹晖者,魏州大名人也。从废帝入洛阳,而晋高祖来朝,与晖遇于道。晖时犹为严卫指挥使,恃先降功,不为高祖屈,马上横鞭揖之,高祖怒,白废帝晖不可与名籓。乃以为应州节度使。晋高祖入立,罢为右卫大将军。范延光反,以书招晖,晖惧,出奔淮南,为人所杀,有子勋。

  ○王弘贽

  王弘贽,不知其世家何人也。唐明宗时,为合阶二州刺史、右千牛卫将军、卫州刺史。潞王从珂反于凤翔,拥兵东至陕。愍帝惧,夜以百馀骑出奔,至卫州东七八里,遇晋高祖将朝于京师,驺呵前导者不避,愍帝遣左右叱之,对曰:「成德军节度使石敬瑭也。」愍帝即下马恸哭,谓敬瑭曰:「潞王反,康义诚等皆叛我,我无所依,长公主教我逆尔于路。」高祖曰:「卫州刺史王弘贽,宿将也,且多知时事,请就图之。」即驰骑前见弘贽曰:「主上危迫,吾戚属也,何以图全?」弘贽曰:「天子避狄,自古有之,然将相大臣从乎?」曰:「无也。」「国宝、乘舆、法物从乎?」曰:「无也。」弘贽叹曰:「所谓大木将颠,非一绳所维。今万乘之主,以百骑出奔,而将相大臣无一人从者,则人心去就可知也。虽欲兴复,其可得乎!」即从高祖上谒于驿舍。高祖且以弘贽语白愍帝。弓箭库使沙守荣、奔弘进前谓高祖曰:「主上,明宗爱子,公,爱婿也,公于此时不能报国,而反问大臣、国宝所在,公亦助贼反邪?」乃抽佩刀刺高祖,高祖亲将陈晖捍之,守荣与晖战死,弘进亦自刎。高祖因尽杀帝从兵,独留帝于驿而去。弘贽奉帝居于州廨。弘贽有子峦,为殿直,废帝入立,遣峦持鸩与弘贽。初,愍帝在卫州,弘贽令市中酒家献酒,愍帝见之,大惊,遽殒于地,久而苏,弘贽曰:「此酒家也,愿献酒以慰无憀。」愍帝受之,由是日献一觞。及峦持鸩至,因使酒家献之,愍帝饮而不疑,遂崩。弘贽后事晋为凤翔行军司马,以光禄卿致仕,卒,赠太傅。

  ○刘审交

  刘审交,字求益,幽州文安人也。少略知书,通于吏事,为唐兴令,补范阳牙校。刘守光僭号,以审交为兵部尚书,守光败,归于太原,唐庄宗以为从事。其后赵德钧镇范阳,北面转运使马绍宏辟审交判官。王晏球讨王都,以为转运供军使。定州平,拜辽州刺史。复为北面转运使,改慈州刺史,以母老去官。母丧,哀毁过礼,不调累年。晋高祖即位,杨光远讨范延光于魏州,审交复为供军使。是时,晋高祖分户部、度支、盐铁为三使,岁馀,三司益烦弊,乃复合为一,拜审交三司使。议者请检天下民田,宜得益租,审交曰:「租有定额,而天下比年无闲田,民之苦乐,不可等也。」遂止不检,而民赖以不扰。迁右卫上将军、陈州防御使。出视民田,见民耕器薄陋,乃取河北耕器为范,为民更铸。安从进平,徙审交襄州,又徙青州,皆有善政。罢还。契丹犯京师,留萧翰而去,翰复以审交为三司使。已而翰召许王从益守京师。汉高祖起义太原,从益召高行周以拒高祖,行周不至。从益母王淑妃与群臣谋迎高祖,或以谓燕兵在京师者犹数千,可以城守而待行周,淑妃不从,议未决。审交进曰:「余燕人也,今为燕守城,当为燕谋,然事势不可为也。太妃语是。」从益乃罢不设备,遣人西迎高祖。高祖至,罢审交不用。隐帝时,为汝州防御使,有能名。乾祐三年卒,年七十四。州人聚哭柩前,上疏乞留葬近郊,使民得岁时祠祭。诏特赠太尉,起祠立碑。

  ○王周

  王周,魏州人也。少以勇力从军,事唐庄宗、明宗,为裨校,以力战有功拜刺史。晋天福中,从杨光远讨范延光于魏州,又从杜重威讨安重荣于镇州,皆有功。历贝州、泾州节度使。泾州张彦泽为政苛虐,民多流亡,周乃更为宽恕,问民疾苦,去其苛弊二十馀事,民皆复归。历迁武胜、保义、义武、成德四镇,皆有善政。定州桥坏,覆民租车,周曰:「桥梁不修,刺史过也。」乃偿民粟,为治其桥。杜重威降契丹,契丹兵过镇州,临城呼周使出降,周泣曰:「受晋厚恩,不能死战而以城降,何面目面行见人主与士大夫乎!」乃剧饮,求刀欲自引决,家人止之,迫以出降。契丹以周为武胜军节度使。汉高祖入立,徙镇武宁。卒于镇,赠中书令。

  ○高行周行珪附

  高行周,字尚质,妫州人也。世为怀戎戍将。父思继。思继兄弟皆以武勇雄于北边,为幽州节度使李匡威戍将。匡威为其弟匡俦所篡,晋王将讨其乱,谋曰:「高思继兄弟在孔领关,有兵三千,此后患也,不如遣人招之。思继为吾用,则事无不成。」克用遣人招思继兄弟。燕俗重气义,思继等闻晋兵为匡威报仇,乃欣然从之,为晋兵前锋。匡俦闻思继兄弟皆叛,乃弃城走。克用以刘仁恭守幽州,以其兄某为先锋都指挥使,思继为中军都指挥使,弟某为后军都指挥使,高氏兄弟分掌燕兵。克用临决谓仁恭曰:「思继兄弟,势倾一方,为燕患者,必高氏也,宜善为防。」克用留晋兵千人为仁恭卫。而晋兵多犯法,思继等数诛杀之。克用以责仁恭,仁恭以高氏为诉,由是晋尽诛思继兄弟。

  仁恭以其兄某之子行珪为牙将,而思继子行周年十馀岁,亦收之帐下,稍长,补以军职。仁恭被囚,守光立,以行珪为武州刺史。其后守光背晋,晋兵攻之。守光将元行钦牧马山后,闻守光且见围,即率所牧马赴援,而麾下兵叛于道,推行钦为幽州留后,行钦曰:「吾所惮者行珪也。」乃遣人之怀戎,得行珪子系之。兵过武州,招行珪曰:「守光可取而代也。当从我行,不然,且杀公子。」行珪谢曰:「与君俱刘公将,而忍叛之?吾当为刘氏也,尚何顾吾子耶!」行钦即以兵围行珪。月馀,行珪城中食尽,召其州人告曰:「吾非不为父老守也,今刘公救兵不至,奈何?可杀吾以降晋。」父老皆泣,愿以死守。是时,行周适从行珪在武州,即夜缒行周驰入晋见庄宗,庄宗因遣明宗救武州。比至,行钦已解去,行珪乃降晋。庄宗时,历朔忻岚三州刺史、大同军节度使。明宗入立,徙镇威胜、安远。

  行珪性贪鄙,所为多不法,副使范延策,为人刚直,数规谏之,行珪不听,衔之。已而戍兵有谋叛者,行珪先觉之,因潜徙库兵于佗所。戍兵叛,趋库劫兵无所得,乃溃去,行珪追而杀之。因诬奏延策同反,并其子皆见杀,天下冤之。行珪卒于镇,赠太尉。

  当行珪之降晋也,行周隶明宗帐下,初为裨将,赵德钧识之,谓明宗曰:「此子貌厚而小心,佗日必大贵,宜善待之。」梁、晋军河上,庄宗遣明宗东袭郓州,行周将前军,夜遇雨,军中皆欲止不进,行周曰:「此天赞我也!郓人恃雨,不备吾来,宜出其不意。」即夜驰涉济,入其城,郓人方觉,遂取之。庄宗灭梁,以功领端州刺史,迁绛州。明宗时,从平硃守殷,克王都,迁颍州团练使、振武军节度使。历镇彰武、昭义。晋高祖时,为西京留守,徙镇天雄。安从进叛,以行周为襄州行营都部署,讨平之,徙镇归德。出帝时,代景延广为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是时,李彦韬、冯玉等用事,乃求归镇。契丹灭晋,留萧翰守汴,翰又弃去,召唐故许王从益入汴。而汉高祖起太原,从益遣人召行周,将以拒汉,行周叹曰:「衰世难辅,况兒戏乎!」乃不从。汉高祖入京师,加行周守中书令,徙镇天平军,封临清王。周太祖入立,封齐王。卒,赠尚书令,追封秦王。有子怀德。

  ○白再荣

  白再荣,不知其世家何人也。少为军卒。唐、晋之间,为护圣指挥使。契丹犯京师,再荣从契丹北归,至镇州,契丹留麻荅守镇州而去,晋人从者多留焉。居未几,李筠、何福进等谋逐麻荅,使人召再荣,再荣迟疑不欲往,军士迫之,乃往,共攻之。麻荅走,诸将以再荣名次最高,乃推为留后。再荣出于行伍,贪而无谋。是时,李崧、和凝等皆随契丹留镇州,再荣以兵环其居,迫而求物,又欲害崧取其赀。李穀谓曰:「公等亲被契丹之苦,忧死不暇,然逐麻荅者,乃众人所为,非独公力也。今才得生路,而遽杀宰相,此契丹尚或不为,然它日至京师,天子问宰相何在,何以对之?」再荣默然,乃止。而悉拘尝事麻荅者取其财,镇人谓之「白麻荅」。汉高祖即位,拜再荣为留后,迁义成军节度使。罢还京师。周太祖以兵入京师,军士攻再荣于第,悉取其财。已而前启曰:「士卒尝事公隶麾下,一旦无礼如此,亦复何面见公乎!」乃斩之,携其首而去,家人以帛赎而葬之。

  ○安叔千

  安叔千,字胤宗,沙陀三部落人也。少善骑射,事唐庄宗,以为奉安指挥使。明宗时与讨王都,拜秦州刺史。从击契丹,为先锋都指挥使,以功拜昭武军节度使。历静难、横海、安国、建雄四镇。叔千状貌堂堂,而不通文字,所为鄙陋,人谓之「没字碑。」晋出帝时,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契丹犯京师,晋百官迎见耶律德光于赤冈,叔千出班夷言,德光劳曰:「是安没字否?汝在邢州,已通诚款,吾今至此,当与汝一吃饭处。」叔千再拜。乃以为镇国军节度使。汉高祖入立,罢归京师,自以常私附契丹,颇怀愧惧。以太子太师致仕。周太祖兵入京师,军士大掠,叔千家赀已尽,而军士意其有所藏者,箠掠不已。伤重,归于洛阳,卒,年七十二。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新五代史目录

新五代史卷一梁本纪第一 新五代史卷二梁本纪第二 新五代史卷三梁本纪第三
新五代史卷四唐本纪第四 新五代史卷五唐本纪第五 新五代史卷六唐本纪第六
新五代史卷七唐本纪第七 新五代史卷八晋本纪第八 新五代史卷九晋本纪第九
新五代史卷一十汉本纪第十 新五代史卷一十一周本纪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一十二周本纪第十二
新五代史卷一十三梁家人传第一 新五代史卷一十四唐家人传第二 新五代史卷一十五唐明宗家人传第三明宗和武宪皇后曹氏昭懿皇后夏氏
新五代史卷一十六唐废帝家人传第四 新五代史卷一十七晋家人传第五 新五代史卷一十八汉家人传第六
新五代史卷一十九周家人传第七 新五代史卷二十周家人传第八 新五代史卷二十一梁臣传第九
新五代史卷二十二梁臣传第十 新五代史卷二十三梁臣传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二十四唐臣传第十二
新五代史卷二十五唐臣传第十三 新五代史卷二十六唐臣传第十四 新五代史卷二十七唐臣传第十五
新五代史卷二十八唐臣传第十六 新五代史卷二十九晋臣传第十七 新五代史卷三十汉臣传第十八
新五代史卷三十一周臣传第十九 新五代史卷三十二死节传第二十 新五代史卷三十三死事传第二十一
新五代史卷三十四一行传第二十二 新五代史卷三十五唐六臣传第二十三 新五代史卷三十六义兒传第二十四
新五代史卷三十七伶官传第二十五 新五代史卷三十八宦者传第二十六 新五代史卷三十九杂传第二十七
新五代史卷四十杂传第二十八 新五代史卷四十一杂传第二十九 新五代史卷四十二杂传第三十
新五代史卷四十三杂传第三十一 新五代史卷四十四杂传第三十二 新五代史卷四十五杂传第三十三
新五代史卷四十六杂传第三十四 新五代史卷四十七杂传第三十五 新五代史卷四十八杂传第三十六
新五代史卷四十九杂传第三十七 新五代史卷五十杂传第三十八 新五代史卷五十一杂传第三十九
新五代史卷五十二杂传第四十 新五代史卷五十三杂传第四十一 新五代史卷五十四杂传第四十二
新五代史卷五十五杂传第四十三 新五代史卷五十六杂传第四十四 新五代史卷五十七杂传第四十五
新五代史卷五十八新五代史考 新五代史卷五十九司天考第二 新五代史卷六十职方考第三
新五代史卷六十一吴世家第一 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南唐世家第二 新五代史卷六十三前蜀世家第三
新五代史卷六十四后蜀世家第四 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第五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
新五代史卷六十七吴越世家第七 新五代史卷六十八闽世家第八 新五代史卷六十九南平世家第九
新五代史卷七十东汉世家第十 新五代史卷七十一十国世家年谱第十一 新五代史卷七十二四夷附录第一
新五代史卷七十三四夷附录第二 新五代史卷七十四四夷附录第三 附录:五代史记序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自生民以来,一治一乱,旋相消长,未有去仁而兴、积仁而亡者。甚哉,五代不仁之极也,其祸败之复,殄灭剥丧之威,亦其效耳。夫国之所以存者以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