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弄跨巴林银行的(尼克李森自传)

第八章一九九五年二月六日(星期一)到二月十七日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哇!太捧了!如果他套利一周赚一千万美元,那一年就能赚大约五亿美元,你明白吗?那家伙真是聪明的套利专家!”

                          ——迈克·吉利安

  一九九五年二月

  我觉得吃惊,没有人来制止我的行为。伦敦的每个人都知道我在编造帐目。布伦达·格伦哥、托尼·霍斯、托尼·拉尔顿都知道每天要求现金是错误的,但他们仍旧支付了这些钱。
  玛丽·华尔兹、罗恩·贝克尔、彼得·诺里斯也知道和SLK进行场外交易就像从新加坡往伦敦鱼市场送烂鱼一样糟。西蒙·琼斯也知道我伪造了查帐记录,他也知道我擅自进行场外交易,在新加坡,琼斯和巴克斯就在我办公室十楼之上,他们知道,假如五千万资金仅是因为我同意便转离新加坡办公室,一定是出了差错,因为我没有这个权力。我的签字在任何支票本上都无效,更不用说支配那么多的钱了。此外,在东京,假如费南多真正仔细分析了我的所做所为,他也应看出这是不可能的事。
  迈克·吉利安以为我是个聪明的套利者,根据是我在二月的第一周赚了一千万美元的利润。他梦想假如我接着做,一年会赚五亿美元,大约是五亿二千万美元的盈利。整个巴林集团一年也才赚两亿英镑,但是,其中一半的资金又得做为红利分出去。
  “假如尼克做那笔交易便换了这么多钱,我们真该关闭银行其他部门。”他说,“我们赚的钱只不过应付得了一般性开支罢了。”
  我动用资金的数目远非一般情况,但仍没有人阻止我。虽然伦敦的巴林公司讨论了可能发生的事态,但他们仍旧任其发展。他们也许对我失去了信心,决定派托尼·霍斯和托尼·拉尔顿来检查资金状况,但在新加坡,我的形象仍处于最佳状态,从伦敦到新加坡,巴林银行所有人都在敷衍了事。二月份是分红的日期,我们等待的却只是一个弥天大谎。

  二月六日,星期一

  我向托尼·霍斯和托尼·拉尔顿建议,让他们看一看当天的集资要求,因为SIMEX正查询这方面的情况。这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应该会花掉他们几小时的时间。我则匆匆穿过广场向SIMEX奔去,又在一个小店买了瓶橘子汁,交易刚开始我便溜进去了。我现在只能减少损失了。再过几小时他们就要查看所有部位的报表了,其中有八八八八八帐户及其数百次交易、令人咋舌的营业状况和巨大的损失。游戏就要玩完了,我觉得很快会有人来找我。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到午餐休息时间了,我开始深呼吸,觉得他们可能马上就会查出破绽来。
  市场是十分坚挺的。开盘升了一百一十点后就一直保持不变。在上周的最后三天里,我已把交易加至三月份的三万份合同,我突然觉得有了转机。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了:我将重获失去的七十七亿八千万日元而不被西蒙·琼斯、詹姆士·巴克斯、罗恩·贝克尔、彼得·诺里斯和查帐人员发觉,而且我还可以赚回好多钱。下午,我完成了一千一百股交易,资金一天增加一千五百万英镑。虽然亏损仍有两亿多英镑,但我觉得市场在好转。它吸收了神户地震效应,目前有些显低。它从一万八千点反弹至一万八千五百点,现在肯定会稳住的。
  假如市场处于一万九千点附近,我去年为获取现金佣金而卖出的特权会给我赚一笔钱。三月份的合同临近了,我得买进或卖出期货以促使朝着我所需要的状况变化。为了能影响市场,人们不得不进行大量交易。我开始施加自己的影响力我先在网球场上动脑筋。为了让托尼·拉尔顿不再追查此事,我安排了一次四人双打此赛。除了托尼和我,还有楼上西蒙·琼斯和尤基·马拉斯。比赛是在下午进行的。
  “托尼,打得好!”
  “四十比三十了!”
  “要避开网前的托尼。”西蒙责备尤基。
  “准备好了吗?”
  我并不关心谁输谁赢,只是一心想让托尼和西蒙待在办公室外边,时间越长越好。他们在球场上对我没什么威胁。时间已是下午五点了,他们可能也看完了巴林交易记录。
  网球在我拍子上方一晃而过,我对西蒙说道:“好球,发得好!”
  托尼安慰我说:“拍子弹性不好。”
  西蒙叫道:“打偏了,四比一。你发球,尼克。”
  我把球在地上拍了几下又抛起来发。但我不知道它会跑到哪里。两次发球失误之后,我发现托尼急切地想教我怎么发好球。后来,我用球拍一侧猛击了一下球,打中了西蒙的后线。
  “得分了!”托尼在网边大叫。
  “正好出线!”西蒙纠正他的错误。
  “我认为没出线!”托尼坚持自己的看法。
  “确定出了。”西蒙也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让我接着发球。
  “再发一次,”尤基提醒我,
  我便又发了一次球,但又失误了,比分是零比四十。我准备最后一次发球时,看见托尼全神贯注地盯着网子,挺紧张,准备随时截击,看来他要拼力赢一分。他要打一个漂亮球向西蒙证明他是一个优秀的网球手。我觉得他要冲上去拦击,果然他这么做了,但尤基把球抽在了无人防守的边线上,托尼被调在球场中央束手无策地停在那儿。
  “你的球,尼克!”托尼大叫道。
  我见球击中了网边,便说:“恐怕我是挡不住这个球。”
  托尼说:“你没看见我的信号吗?我像职业选手一样用手在背后比画。来吧,一比五了。我们要再得一分。”
  我们没成功,在第二盘中一局也没赢。我并不在乎这些,便承担了所有责任。我看得出尤基和托尼想单打,他俩互不服气,而且技术也都不错。不出所料,我们坐在俱乐部里喝“虎”牌啤酒时,托尼探身说:“想来个单打吗,尤基?”
  “今天不行了,明天再来吧?”
  他们又看了看西蒙和我,也许担心我们对此不感兴趣。
  我举起手说:“别担心,我也正想看一看你们的精采表演呢。”
  西蒙说:“网球我打不好,它需要人反应快。”
  我们几个又要了几杯啤酒,时间便悄然逝去了。八八八八八帐目也变化,我又能拖延一天时间了。喝完啤酒,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一架飞机正在起飞,它要逃入蓝天之中,假如我也想这样,那就得冷静地打算一下了。
  下午六点半我才返回办公室。情况还好:托尼·拉尔顿返回饭店了,托尼·霍斯不知去向。尼莎一直留在这里。最令我担心的是拉尔顿的桌子邻近我的桌子,万一我不小心他就有可能听到有关八八八八八帐号的事,姑娘们也会无意谈到这件事。
  尼莎问我:“玩的开心吗?”
  “还可以,托尼和我输给了西蒙·琼斯和尤基,西蒙挺高兴。”
  “托尼·拉尔顿够得上郡级水准吗?”
  我说:“他的确打得不错,在一些郡中算得上是高水准了。”
  尼莎送给我一张平衡单的余额单说:“布伦达和玛丽都来过电话,纽约道琼营业处那儿打来过电话。”
  我接过条子问她:“要走吗?”
  “是的,除非还有其他事。”
  “没事了,我也再打几个电话,一会儿走。”
  尼莎走后,我返回办公桌又打开了抽屉,整理那些单据。
  我又看见那些碎纸和胶水,都是我曾用来伪造罗恩·贝克尔和理查德·霍根的签字时用过的。我不能相信自己竟然干了这些事,我看着上周四的罪证,那天是中国人新年的最后一天,市场平静,人们还未正式工作,我便从公寓里发出那些信的传真。我咬着指甲,想起来库珀斯周五已查过帐了,这简直顺利的令人难以置信。这太简单了,有些不真实了。
  我用自己的剪刀、一瓶胶水和传真机就创造出五千万英镑。而世界级的查帐专家库珀斯和林布莱德竟也通过了这些数字。巴林银行,这个世界级商业银行被挖走了五千万英镑。
  我不清楚过去的一年中巴林银行赚了多少钱?但确定不会超过两亿英镑。大家正在讨论一亿英镑的红利,彼得·巴林也在等着一百万英镑的款子做为退休礼物。两百多年来,第一位非巴林家族人士将成为巴林银行董事长。而我在新加坡一幢大楼的十四楼上,一张办公桌旁边,把这笔钱减少了四分之一,五千万。
  电话铃响了。会是谁呢?是玛丽·华尔兹?罗恩·贝克尔?詹姆士·巴克斯?我的思绪正快速地转动着,会不会是彼得·诺里斯呢?
  “喂?”
  结果是纽约道琼营业处一份金融报纸的记者,他报导市场的范围涉及亚洲地区。
  他说:“我想打听一下你在三月期货市场上那个大部位的情况。”
  “噢,什么事?”“那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呀!”
  我推诿道:“我不知道客户要干什么?”我真希望自己尽力掩盖的是个假部位,但事实并非如此。
  “你以为市场会保持如今的涨势吗?”
  这可是个好消息。我差点儿忘了今天市场的涨幅。我把话题转向自己,粗略扫了一眼那些数字。今天上涨了一千五百万英镑,看来市场正在转好。
  我说:“市场看起来不错,每个人都有机会调整一下以适应那场地震带来的影响。”
  “除了记录在案的生意外你还替谁在交易呢?”
  我回答:“这事当然不能告诉你了。问题就这些吗?我得走了。”
  后来便互道了再见。
  我惊恐地放下电话,觉得这个记者开始识破我的计划了。
  也许东京的这位记者能做出一些新加坡、东京或伦敦的任何一位巴林人士都办不到的事:把诸方面情况综合一下,分析出我在大皈买进情况,计算出这些套利在SIMEX进行数额太大,它没有这么大容量。这好比把一个三安培的灯直接联到高压线上——它会爆炸,会四分五裂。
  自从一九九二年以来,我一直隐瞒这些数字。布伦达·格伦哥、托尼·拉尔顿、托尼·霍斯对此一无所知,但我也知道他们对我的融资要求十分不满。他们是财政小组的成员,对此十分得意。但是值得我庆幸的是,他们被玛丽·华尔兹、罗恩·贝克尔甚至彼得·诺里斯阻挡着,没再深入调查。彼得相信了罗恩的话,以为我是赚钱机器。我无意中竟使双方对立起来,而自己则开脱了。
  东京方面业务更加顺利,这是因为迈克·吉利安和费南多过份专注于自己的交易以至于从未检查过我的交易记录。
  当我告诉他们我已投资下套时,他们相信了我。他们只看到我把日本大皈的购进又移回了新加坡,对此也没多想,他们不觉得自己是监督者,更多的时候,他们把自己看成是我的合作伙伴。
  至于新加坡这边,交易人知道我在替他们隐瞒情况,也知道我在错误的八八八八八帐户上做手脚,但他们从未想过这些错误行为的后果,也不对我表示谢意。这竟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如果他们犯了错误,他们会获得保释,我们有一种伟大的集体精神,大家都赚钱,分得红利,他们正过着自己理想的生活。办公室里的职员们也从未意识到我正在利用八八八八八帐号做着一些荒唐事——虽然我还让她们做了那些收支平衡记录表,尤其是那七十七亿八千万日元——但是我还得重申一次,她们也没有责任打听我究竟在干什么。我是老板,指挥他们。
  至于西蒙·琼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像罗恩·贝克尔一样,他努力地相信我能赚到钱,因为这有助于他的声誉,也可以使他正在增加的权力得到巩固。但是,和詹姆士·巴克斯一样,他想使巴林银行新加坡分部从伦敦方面的控制中独立出来。他操纵着舵桨,他不能让任何人处于他的地位之上。这也是他让我摆脱查帐人员,并伪造查帐记录的原因。
  我在一张纸上画了一个圆圈,又把它剪下来。我写下每天和我说过话的人——有布伦达·格伦哥、玛丽·华尔兹、罗恩·贝克尔、费南多、乔治·塞欧、林达、西蒙·琼斯。出于不同的原因,他们都努力使自己相信我真能赚钱。他们也想从我这里获得好处,并且以不同的方式给我施加压力去创造利润。
  在巴林人士名字的圈外,我又写下了库珀斯和林布莱德及几家报纸的名称。他们本不应有任何理由相信我会成功。实际上,他们应当客观地看待我的交易并识破它。我划掉了库珀斯,这是因为他被一个粗制的假传真骗了,那份传真上印有“尼克和丽莎”,是我从公寓里发出去的。现在他们全回去了,他们轻率地以为,既然花旗银行的文件表明有七十七亿八千万日元的资金流动,那就证明巴林银行财富又增加了七十七亿八千万日元——虽然这只是从巴林银行的一个帐户转入另一个帐户。
  那些报纸又是一种格调,我正当红,市场走势好,我赚了很多钱。但我真不明白怎么会像骗别人一样骗过众多报纸,这一点艰难让我理解。
  电话又响了。我很快地盘算着会是谁打来的电话,拿起了话筒——是玛丽·华尔兹。
  “喂,情况进展的怎么样了?”
  “有一些麻烦。托尼·霍斯和托尼·拉尔顿刚来这儿,他们正在核对数目。”
  “我挺同情你,”很显然,她并不在乎那几个人,他们太老了,根本不能和她雷厉风行的方式相比,“现在,罗恩和我很担心你交易的部位。它牵扯的资金太大了。布伦达告诉我巴林公司正在向日本借钱再给你转过去。人们开始议论这件事了。”
  我说:“我将尽力做好。”
  “尼克,罗恩也认为你得加倍努力了,时间不要拖的太久,这样更好一些。”
  “好吧,玛丽。”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不要再去做场外交易(OTC)了,上次的事余波未平。”
  “好吧,玛丽。”
  “明天再和你联系。”
  我放下电话。每次和玛丽谈话都差不多。她总要给我一些强硬的指示,我却总岔开话题,最后答应明天再接着谈。市场已经如此了,我不得不买时间。一天赚一千五百万英镑,十天就可以赚一亿五千万英镑了。到那时我就有可能摆脱困境了。
  电话铃又响了,我这次得放松,玛丽已经被我应付过去了。这次是丽莎:“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就结束了,”
  “晚饭想吃什么?墨西哥菜还是自己炒菜?”
  “我们就自己做菜吧!”
  “好吧,我买了一些鸭肉、柠檬菜,还有一些可可奶。今天怎么样?”
  “我想早些回家。”
  “一会儿见,亲爱的。”
  “我爱你。”她挂断电话时我又补充了一句。
  我看了看那张纸上列出的被我骗过的人的名字。拿起来揉了一下扔进垃圾桶。还有丽莎她的名字没写上去。我爱她,愿意为她而死,但我不能告诉她真相。我们没有重提在爱尔兰时的争执。她一定纳闷我为何在家很安静,我为何这么胖而且指甲被咬得参差不齐。但她仍然照顾我,尽最大努力帮助我。
  上帝呀,我肯定是个烦人的丈夫——又胖又没指甲。但她爱我——我却向她撒谎。任何有关我工作的话都是谎言。我不能告诉她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想让托尼·拉尔顿无法查出我秘密损失的钱数。我仍然装着很开心,装着工作要持续到春天。
  但是,看起来可能要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不太妙。我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拿起话筒。也许是罗恩。难道是他发现了有人伪造他的签名?
  “尼克,你好吗?”听起来他挺客气的。
  “有些麻烦,正在休息。”
  “我不想谈OTC了,我想这事该过去了。我是要告诉你彼得·诺里斯和我同意你分一些红利。”
  “有些什么不对头吗?”我尽量显得满怀期望,但我的心情沉重了许多。假如我无法挽回那些损失,则不能分得红利,反而得辞职。
  “四十五万英镑。”罗恩说。
  “太好了。”我说,“多谢,罗恩。”
  又是一阵沉默。
  罗恩接着说:“你现在一定要降低交易部位,目前你的资金要求太大,伦敦的老家伙们还在担心这事。”
  “我将尽力而为,罗恩,市场也很紧。”
  “你得想些别的办法。如果必要就削减其中一些份额。”
  “明白了。”
  “好吧,我会让你接着干下去。二月二十四日是分红日。”
  “再见,罗恩。”
  我离开办公室,恍恍惚惚地回了家。甚至丽莎在门口拥抱我、柠檬菜及可可奶的味道也没让我清醒。我并不因为分红而高兴,却害怕它的到来。二月二十四日分红,这意味着我剩下三周时间了。
  二月七日,星期二至二月十二日,星期日我的日经期货量很大,JGB期货处于短头状态。我的资金特权已没钱用了,指数仿佛是极不乐意离开一万八千五百点。我完全忘记了其他客户,也忘了要从布伦达那里转帐资金的申请,只是一心一意关注着市常昨天我赚了一千五百万英镑,今天我还要赚这么多,乔治和马士兰已在大厅等我了。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交易就要开始了。大贩那边已经安静地开盘了,SIMEX也想领先一步,铃声一响,开盘了。我点燃了一根烟,还没决定让乔治买进多少便抽完了半根烟。
  “在五百一十上买进五百股。”
  他很快买了五百股并示意已经填好了单子。但这并非好消息,市场连眼都不眨便吸收了这些买进,没有任何变化,仍停留在一万八千五百一十点上。
  力塞尔拿起了几张客户订单,我离开那个期货厅,发现丹尼在JGB的摊位前。
  “有什么行动?”
  “不错,量很高,交易范围紧,势必会下滑。打个赌吧?”
  我冲他笑了笑,摇了摇头。我所需要的不只是一个赌注。
  JGB市场在一○八·五○和一○八·七五之间摆动。
  JGB期货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期货合同之一。在SIMEX、JGB合同一个点的价值达五千日元(五十美元),而日经期货合同一个点只有二千五百日元(二十五美元)。如果指数从一○八·五○升至一○八·六○,那每份合同增值达五百美元。
  我已经卖空了一万JGB合同,我的市场走势变化取决于指数上每一点的变化,每个点变化都会决定我输赢五百万美元的差别。指数在一天交易中上下移动四十点左右,也就是意味着我注视着两千万镑的起伏。JGB期货市场和日经期货一样需要相同的资金机制,但我更喜欢前者,因为它的流动性比后者更大。我在日经期货中部位太大,因此十分突出。市场开始对我的购进打折扣了,开始脱手这些合同,他们觉得我很快就得放开这些合同了,所以他们不想和我一起悬浮起来。
  “我是JGB卖家,”我告诉丹尼,“我觉得大地震之后人们会更看好日经期货合同。”
  “谁知道呢,”丹尼随口说,“也许你说得对,”我真想冲着他大喊,并坚持认为自己说得对。这是一套理论它应该有用。JGB看起来很贵,日经显得挺便宜。JGB应当下跌而日经应当上升。我拒绝承认我是在强迫自己相信这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得救。
  那天我又卖空了另外许多JGB期货合同,而市场仍旧纹路不动。下午两点一刻铃声鸣起指示盘。那时我筋疲力荆情况照旧,我的部位没有变化,市场也没什么反应。
  我和丹尼一起休息时。我说:“我想吃一些小饼干,再要一壶咖啡。”
  “今天过得如何?”他问我。
  “没什么可说的。”
  “足球又有什么消息吗?”
  “老天知道,我几乎没时间看。”
  那天午饭我挺让丹尼扫兴,但假如他和丽莎比较一下我的样子,他们会发现我是在隐瞒一些事实。唯一的出路就是再做交易赚回那些损失的钱了。
  在此后的三天里,我决定把交易量加倍。在星期三、四、五(二月十日),我又卖空了另外一万股JGB合同,使其总数量增至二万股。另外又买进了二万五千股日经期货合同,使其份额增至五万五千。这样的大数量是sIMEX交易史上前所未有的。所有交易都流入八八八八八帐号,我在支撑着下跌的日经市场,出售上升的JGB期货。我隐瞒八八八八八帐号上的交易,不让办公室其他人知道,我整个下午都在“费欧雷”喝咖啡、吃东西,也不给别人回电话。但筹资是隐瞒不住的,我给布伦达打电话,要求一天动用四千五百万美元,到二月十日(星期五)为止,我已经手了一亿美元的金额,另外还要三千万英镑、四千五百万美元。
  “四千五百万?”她重复了一遍。
  “对,SIMEX要求我们提前支付追加保证金通知,以支持所有客户的部位。市场变化太快,他们担心市场的稳定性。”我支支吾吾地说,“因此他们计算出我们的客户需要拿出四千五百万美元保证金。当然了,市场平稳后如期归还。”
  “这么说这是个万不得已的救急措施了?”
  “可以这么说。”我说,“但他们认为这是通行惯例。”
  “其他人是不是都很不满呢?”
  “不,大家一致认为要凑齐资金。”
  “好吧,尼克,把申请寄过来,我让人把这事办妥。”
  “多谢了,布伦达。”
  刚放下电话,它又响了。我猜是玛丽·华尔兹,果真是她。
  “你又申请筹资了?四千五百万美元?”
  “我和布伦达解释过了,这是一个预付保证金的要求,你记不记得SIMEX在中国人过年前的那个月初也有过这样的要求呢?”
  “记得。”她回答。
  “那就好,现在又出现了这个情况,这只是一个可收性平衡表,不会影响利润。”
  “好吧。”听起来她的口气缓和了一些,“但是数量越来越大,这个星期你已经把一亿英镑转帐入巴林银行期货新加坡分部(BFS)。”
  “我正努力降低份额,这么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的确是这样,但你还得努力。”
  我购入份额并未躲过新闻界的注意,《日本经济新闻报》报纸的记者问我:“这件事你可否解释一下呢?”
  “这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不过交易量大一些。”我回答。
  “规模是很大,我是说巴林银行目前所处于的市场中,你们代表了大约五万个三月份的合同。”记者接着说。
  “我们对此挺满意。”我一边回答一边打发他走。
  罗恩·贝克尔却一点儿也不满意。
  他说:“我知道这是一个套利计划,但别人在议论这事。尼克,真他妈的糟,巴塞尔的国际仲裁银行来电话询问巴林银行是否有能力支付保证金。这件事对我们的形象可不好呀。”
  “我会减少份额,托尼·拉尔顿也在这儿,他正与花旗银行谈有关信用证的事,也在和sIMEX谈资金运作情况。”我回答他。
  “好吧,先谈到这儿,我知道彼得·诺里斯下星期想和你谈谈。”他又对我说。
  奇怪的是,虽然大家都明白资金数目很大,但他们对此反而不如以前数目小时担心了。说这事怪,还因为从二月中旬以来我吸收了五亿多英镑筹资,而已林银行全部的股份资金底额也只有四亿七千万英镑。

  二月十三日,星期一

  我讨厌星期一。周末使我从交易所的煎熬和对办公室秘密被揭穿的担心中暂时放松一下,它给了我两天安静的日子,办公室里没人,也没人拿起平衡单或给SIMEX的保证金单问我损失的款额到哪里去了。SIMEX也关了门,所以也不再给我保证金通知单了,我也不用再向布伦达要筹措资金。我可以和丽莎待在家里,或者划船去附近的小岛上看看,也可以去逛逛商店、买卷录影带。周末,我们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一对夫妇,我们谈家常事、讨论去哪里吃饭、该买什么东西。星期天晚上我才又意识到得开始上班了,星期一是新一周的开始,我已经不再考虑什么时候会被抓住或怎么样逃跑了,我开始得过且过了。
  市场收盘后,我返回办公室看了看交易记录。托尼·拉尔顿也在桌边看文件,我不喜欢这样,我希望早些回到网球上去,因为他在那里唯一对我的威胁是高空后线抽球。他的电话响了,他便把听筒贴近耳朵,又看了我一眼,好像不想让我听到什么。见我在看他,他便笑了笑,用手示意过去要和我说话。
  我强作笑脸,点点头走了过去。
  他放下电话,慢慢地说:“尼克,西蒙给了我一封信,是SIMEX寄来的,”他冲我晃了一下信,“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你明白他的意思吧。”
  我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手里SIMEX的来信,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感谢上帝,他自己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我同情地说:“我们一起看一下这封信。”他递过信。这是一月十一日的信,没什么意义,我已和西蒙谈过这封信了,并给予了答复,是过去的事了。但白纸黑字写的八八八八八帐号却让我心里不安,我担心事情要败露了。即便是托尼·拉尔顿也不能让这样的信搁置起来。他应向托尼·霍斯汇报,托尼·霍斯再向伦敦的信贷委员会汇报此事,我极力回避的事要发生了。
  说话时,我尽量用柔和的声调,显得放松而又满不在乎:“哦,这事我们办妥了。”
  “这个帐号是怎么回事?八……八……八……八……八……。”
  长期以来,我一直用“五八”指这个帐号,听他这么一说,我迟疑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马上就又有了回复的话。我意识到他只是在提一个问题,而不是指责我诈欺或和我争执。假如他是在发问,那他是得不到答案的。
  我轻松地回答:“这是我们用于巩固的帐户,就像我们另你们所做的全额帐户汇报一样。”这都是瞎话,他不可能听懂。
  我把手放在桌下,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才不致于为自己的愚蠢笑出声。我的解释根本不合理,但在当时脑中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解释。我绞尽脑汁使自己把住谈话上锋,以使他不再提出其他问题。
  我打断他的话说:“你拿着这个干什么呢?”而他的嘴一开一合像一条金鱼。
  他温和地解释道:“西蒙让我看一下,然后按照SIMEX的要求重新列一下这些数据表。”
  我随手把信放在桌上,搁在他拿不到的地方。即使他想看也得让我递过去,我说:“别担心,这件事办好了。SIMEX对此很满意,对不起,我从没和西蒙说过信件事。”
  托尼松了一口气说:“真的?”
  “我会给西蒙打电话,告诉他事情办妥了,现在,还要做其他什么事呢?你查看一下那个自动订购系统了吗?”这件事根本不重要,我那么问他也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而已。
  “看过了,”他警惕地回答,“我一会儿再去看,不过今天我一直在考虑sIMEX的这封信。”
  我又用力掐了自己一下。托尼一天都在琢磨这封信。他已经知道他不能批准伦敦拨给我的资金,他明白平衡单有差错,那封信也提到了一个新帐号八八八八八,对于帐号没有解释,它交易额很大,吸收了几百万美元。但他还不明白这些事之间的联系,也不知道他正看着我错误的根源。我对他点点头示意谈话结束了,事情也告一段落,他便起身回到自己的桌边。我把SIMEX的来信放进抽屉,不让他觉得可以轻易拿走它。我知道他不敢再去向西蒙要一份复印件。他吓坏了,我又拿起电话打给西蒙:“西蒙?我是尼克,托尼和我刚刚一起看了一下那封SIMEX来信,这件事情已经办妥了。”
  “但是sIMEX那边怎么办?他们会怎么说?”
  “他们挺放心的,我今天和他们说过这件事了。”我回答。
  “好吧,再见。”说完,西蒙便挂上了电话。
  没等我的电话再响,我便给史蒂弗打电话,约他去打拳击。我起身出门,像是要去小便的样子。后来又溜向电梯,按动了下降纽,一步跨电梯,庆幸自己又混过了一天。
  二月十六日是星期四,彼得·诺里斯(巴林银行总执行官)途经新加坡时给我打电话:“尼克,我正在娄岗的老办公室里,你能过来吗?”
  “当然了,我马上去找你。”
  我推开椅子走向电梯,不知道自己正步入怎样的处境。也许他们发现了一切,因此诺里斯来这儿解雇我;也许他要出示那个人八八八八帐号并要我对此加以解释;也许他对平衡单有质疑;也许罗恩的假备忘录会在那里出现,他会让罗恩在电话里叫我解释这些;也许是库珀斯和林布莱德给他打过电话,也许是西蒙·琼斯给花旗银行打电话询问七十七亿八千万日元的事并被告知这些钱根本不存在。
  我走出电梯,经过那些闪闪发光的奖牌,那都是巴林银行新加坡分公司荣获的。我去一家小店里要了一杯水喝,没喝完便跑到一个洗手间里呕吐了起来。我腹中空空——像往常一样,我早上只匆匆喝了一杯橘子汁。吐过之后,我强忍住喉中的东西,洗了一把脸又漱了漱口,抬头看见了镜中的自己。
  我对自己说:“看上去太糟了,尼克。”
  我又答道:“本来就感觉很糟。”
  我几乎不认识镜中的那张脸了:脸色苍白而且有些浮肿,额头也在冒汗。我盯着自己的双眼心里却纳闷儿这怎么会是我呢。这不是我:不是那个深爱丽莎并于一个多风的春日在一个诺尔曼石教堂里与她结婚的尼克。当时她头披婚纱,清香四溢,教堂外人们正在欢笑嬉闹。我已不是那个带着丽莎去威尼斯度蜜月对她百般呵护的尼克,也不是那个年轻气盛并被委以重任建立巴林银行新加坡期货办公室的尼克,我也不再是那个有能力使这个办公室成为财源的尼克了。我把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仿佛我整个人都替换了——只需要用勺子轻轻碰我一下,我便会马上惊叫并把秘密全抖落出来。
  我试图笑笑,但觉得皮肤紧绷,快干裂了,嘴唇也不舒服。
  我看起来像在大叫。我走进厨房喝了一口水,又沿着走廊走去,走过了那个研究部,这样可以避开西蒙·琼斯和詹姆士·巴克斯,他们都在这栋大楼的那边办公。
  西奥岗是研究部主任,她的办公室玻璃墙正对着研究部。
  我敲了敲门,彼得·诺里斯示意我进去,他正在打电话。我走进屋里,强装笑脸表示欢迎。他招呼我坐下,又放下电话。
  “你好,尼克,我想再打个电话,你不介意吧?”他对我说。
  “没关系”我说。我当然不介意,坐在那儿一小时听他打电话我也乐意。和他谈话或让他看着我说话让我有一种呈现原形的感觉。我也意识到,假如他正在给伦敦打电话,那就意味他也没什么大事要和我谈,我便坐在一旁等着他。二十分钟之后他才放下电话。其间,他一直扭头看着我,并向我示意马上就说完了,还表示他很反感那个打电话的人,我才是他要见的人,但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我心里说,说下去吧,别停下来,这样我就可以又熬过一个小时了,但他最终还是放下了电话。
  他对我说:“真对不起,尼克,你最近怎么样?”
  还没容得我回话,他的电话铃又响了。这次又是五分钟的谈话,好极了!我看了看手表。见我这么做,他便放下电话说:“我知道你挺忙,不过我只想打听一下市场的近况。”
  我回答:“一直停留在一万八千与一万八千三百点之间,略有波动,但大地震之后很快平稳了。”
  “真有意思,这些风波怎么会这么快就过去呢?当时八七年十月经济大崩溃的损失在年底之前全都恢复了。”
  我等着他往下说,自己却没开口。假如他的问题就这么多,那简直太好了,令人有些不敢相信。
  “你负责的那些部位怎么样?还满意吗?”
  我不知道是否该告诉他我刚在洗手间呕吐的经历,当时我嘴里仍残留着几丝苦涩。我担心自己会马上就瘫在地毯上告诉他不管刚才的话有多要紧都不及我的事重要。但我没那么做,我只是点了点头。
  “我是放心了。大多数合同是三月份的,因此如果在现在的市场上卖不出去,我就到期再办吧。”
  “很好,听起来不错,筹资的事让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
  彼得·诺里斯说。
  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便等了一会儿。
  彼得对着话筒说:“稍等一下,”他捂上话筒转身说:“你现在该走了吧,咱们回头再谈。你今天晚上有空吧?”
  他想请我去马球俱乐部吃晚饭。本来西蒙·琼斯没请我去还有些让我生气,但想到那是个十分乏味的夜晚,我便有些高兴了。
  我起身朝他点了点头,说:“好吧,再见。”
  “好吧。”他说。
  我回到电梯里,很高兴地按下了十四楼的指示键。返回办公室,我看了一下贴在电脑荧幕上的3M黄色留言单:还是些旧名字,布伦达·格伦哥、玛丽,华尔兹、费南多、丽莎。
  我问尼莎:“sIMEX要求追加保证金的数目是多少?”
  “四千八百万美元。”
  “你能用五十比五十的分类帐把这个数目传真给布伦达吗?”
  “没问题。”
  “对了,按六十比四十分类帐做吧,昨天已经做过五十比五十的帐了。”
  “可以。”尼莎转身去电脑那边输入现金汇划申请单。
  “另外,你可以给玛丽·华尔兹和布伦达·格伦哥打个电话告诉她们我和彼得。诺里斯在一起吗?”我又对她说。
  我打电话给丽莎,告诉她我晚上要赴宴去,而且和史蒂弗也安排好了活动。我告诉他我随后去接她。在这一阵飞快忙碌中,我觉得头晕,也没给布伦达和玛丽回电话,逞自离开了办公室,想让大家知道我正和彼得·诺里斯在一起,这样她们会觉得一切正常,因为彼得是最好的证据了。
  我一拳击中他的脸部一砰!托尼·拉尔顿倒下去了,他的头像甜瓜一样裂开了缝;接着是罗恩。贝克尔——脚踢拳打,砰!又死了;彼得·诺里斯,砰!砰!他跟踉跄跄靠在绳围上,鼻梁断裂,血顺着绿色领带往下淌;往下是托尼·霍斯——砰!我一下结束了他;西蒙,琼斯——打、打、打、踢、踢、踢、左、右、上、下,他的下额被打歪了,牙齿像珠子般抖落在地,他仰面朝天倒了下去。我止住了手脚,喘着粗气,浑身是汗。沙袋在我面前旋转不止,令我目眩,我胸口一起一伏。还有一群人要对付,他们把我挤出了市场,是混帐东西。那一大帮中国人,短头发、戴着眼镜、穿着红前克。我冲向他们左右出击,还用上了双脚,拼命地踢沙袋下端。我的头在旋转,停下来绝望地喘着气,汗水刺得双眼发痛。但沙袋丝毫无损,仍然光滑平整,缓缓地转动,等着进攻。我绝望了,直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沙袋无动于衷,任凭人们再次来发泄,它毫不介意,可以接受一切。拳击的人们来了又去了,它仍旧挂在那儿,圆鼓鼓的,充满诱惑。我对它构不成任何伤害,却只能毁了自己。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我驱车驶去,途经詹姆斯士·克斯盖在路边的家,那是一幢很大的别墅。我心里极不情愿去吃这顿晚饭。早在别人议论赴宴人时我便知道此事,当时没请我去,觉得受了冷落但心里又挺高兴的。但我成了最后一个受邀的客人,心里很生气,一方面是因为这么长时间没人理会我,另一方面因为又得浪费许多时间,开销还得记入巴林银行帐户,我转入托马斯大道,穿过新加坡马球俱乐部大门。这是本地最奢华的一家俱乐部——当然,如果你喜欢这一套的话。很显然,我到的最晚,里边早已停靠了一长排很豪华的小汽车,包括积架车和宾士车。
  我在最末端停车,心里想,这些车一生就是在新加坡的公路上吞噬汽油。
  我沿着台阶上行,闻到一股味道,那是玩马球用的小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它们正待在旁边的马厩里。我加入到巴林银行的一伙客人中,站在吧台旁边。一群彼得·诺里斯的崇拜者正围着他听他说笑话,他们点头哈腰,并随声附合着,彼得高谈阔论亚洲形势及世界动态;另外还有一群人围着詹姆士·巴克斯谈话。大厅里满是巴林银行在各地有头有脸的人们,亚洲各地重要巴林人士全到齐了,其中有西蒙·琼斯的小组里一颗新星——汤姆享斯特。我喝了几杯啤酒,希望自己能烂醉,但又想到还得开车回去,而且别人也不会像我一样喝。我放眼望去,外面是一大片平整的马球场地,心里想,这也许是全新加坡最大的一片未经人工灯光覆盖的场地了吧!
  “尼克。”
  我一转身发现西蒙·琼斯正站在我身边。
  “那些查帐人员怎么样?”
  “我想我们已经摆脱掉这些人了,真不容易。”
  我毫无谈话的兴致,点点头便走开了。但随后看见詹姆士·巴克斯向我示意,便和他一起走向餐厅,不过没有去主饭厅,而是在一个阳台上停了下来,那上面有一张桌子,上面点着小蜡烛,要是换个人,这场面简真算得上浪漫了。我跟着别人往前走,他们都争着找最佳座位。我坐在一张靠后的椅子上,远离彼得·诺里斯和詹姆士·巴克斯。话题无非是马球比赛以及所用的小马及养马的费用。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只是低头看菜单。侍者过来纪录客人点的酒水时,没人要,我也一样,希望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周围的人都在说话,我却盯着桌上摇曳不定的漂亮的烛光发呆,心里一直在琢磨着那笔八八八八八帐号的部位。假如那些人知道我在想什么,就不会这样快活地品尝牛排和龙虾了,他们一定会被这些美味噎祝在过去的两周里,我的损失骤然剧增。我几乎不愿意再去拿起那个八八八八八交易部位的打字结果,我真不想和它有任何牵扯,也不想在那上面留下我的指纹。损失从几千猛涨到了几亿的的数目。
  邻座的卡尔总想和我谈市场的事,但我很快搪塞了过去。
  我一直低着头,静静吃东西,盼着早点儿走,幸亏罗恩·贝克尔不在场,否则他早就站起来大肆炫耀我们是如何的成功了。
  彼得·诺里斯一直在那边聊天,并不时地看看手表,大家都知道他要搭乘晚上的飞机回伦敦了。他又一次看手表时,和詹姆士·巴克斯耳语了几句,然后起身要走,我很高兴。他向我们挥了挥手,像皇室成员要告别一样,詹姆士·巴克斯把他送到俱乐部门口,他的司机正在那儿等他。他终于走了,令我高兴的是他来一趟却没发现我的秘密,但我也知道他是一个极妙的保护桑有谁再向我打听什么,我就可以说我和彼得·诺里斯都谈过了,也可以说我们俩在一起,他什么都清楚,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再疑心了。他现走了,又少了一道屏障。我们返回酒吧,却没有再拿酒杯,桌上一片狼藉,侍者们吹熄了蜡烛,开始收拾桌子。晚会终于结束了。

  二月十七日,星期五

  一阵狂怒中,我离开巴林银行的摊位走到日经交易场地那边去,责骂乔治也没用。他在这个市场里也是乱撞,没人会注意他。他剪了一个滑稽的发型,看上去很傻,别人怎么会把他当回事呢?市场跌破了一万八千点,它需要往上走,需要更多的买进。我从口袋里拿出交易单,站在乔治身边,低头看着他,又看了看身边无数张面孔,他们全都是卖主。我要把他们全买下来。他们是一群盲动的家伙。马克是怎么称呼他们来着?没骨头的家伙。他们是一群渣滓废物,他们挡着我的路。
  “九百五十买进一百股!”我冲着他们大喊,伸出双手朝他们挥动。砰、砰、砰,我又买了四份二十五股的合同,很快填好了表,市场却仍在下跌。
  “九百五十九再买一百股。”
  我的嗓门更高了,我又买了两份五十股,并填上表。
  市场又跌了十点,交易者早忘了我是谁,他们越卖越多。
  我明白他们知道我买进了很多,有很长很长的的股,他们知道我不得不适时降低交易规模。但我要向他们证实我在大阪曾胜利过,而且我买长位是为了平衡帐位。
  我又大喊:“九百四十点买进一千!”全然不顾静静地站在一边旁观的乔治,我买下了整个市常哈!这回时间长了一些,我现在令他们产生了疑心。当他们吞并这些合同时迟疑了,继而我又买下一些地方合同,并转向一些大户。摩根史坦力和挪姆拉。
  “九百四十点买五百股。”我的声音有些撕裂了。我这次改变了买股方法,市场上升了五点。姆拉卖给我一百股,我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九百六十点买五百股。”
  我又从挪姆拉那儿买了一百股,但摩根史坦力对此不感兴趣了。
  我冲着乔治大喊:“来呀,乔治,把这个混帐市场抬上去!”
  “九百七十点买进五百股。”乔治也在我旁边大喊着。我们都在叫价,嗓门很大。市场被抬了上去。我们向任何卖主进攻,不仅是从他们那儿买股,而且是迅速地买,不给他们有喘息的机会。他们应接不暇,来不及证实我们出的价格,我们便买下了合同。我数不清买了多少份,真是疯狂了!我完全昏了头,在市场里乱转,大声叫喊,打手势,迷迷糊糊地觉得乔治很安静,好像是力塞尔在那边把单子传给马士兰,都是卖单,他一边整理单据一边向乔治询问,不让他多买了。
  “我买五百份!”我喊的肺都快炸了,一心想抬起市常它一点一点地升上了一万八千点。
  我离开市场,看了看头上的盘面,又回到巴林交易摊位边,从柜台上拿起一瓶水,喝了几口,又往头上浇了一些,双手插在头发里。
  “尼克!”托尼·拉尔顿像个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他妈的,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你好!”
  “尼克,我必须得和你一起讨论一下这些帐目了!”
  “好吧!”我一边搓着头一边回答他。我发现市场又跌破了一万八千点。
  “等一下我就来。”我一边说着一边急步返回交易场地,心里很生气。
  我大叫道:“九百七十买五百份,九百七十买五百份!”
  我买到几个出售的合同,又把市场往上抬了一下但它升到一万八千零五十点后又回来了。我看见托尼站在巴林银行的摊位边。滚他的吧!随他在那儿站着吧。我大骂脏话,双手挥动,还大声叫喊:“五十买五百份,五十买五百份!”实际上我比另一个买主买进的少,所以也没人挤我出去,但我可以一天,都站在那儿大声叫喊,任凭托尼·拉尔顿像个废物一样站在摊位那边。
  “五十买五百份!”我仍旧在大喊,直到听见另外几个人也和我一样喊。“五十”很快变成了一个中间价位,每个人都叫着“五十”比划着“五十”。到处是人们五个手指。真是个奇迹!他们几乎全在替我叫价。我突然很激动,明白了“替我叫价”的意义。他们都在那儿,交易场地中所有穿红夹克的人其实全在为我叫价。全世界各地的交易人都会把这个消息传给接线员,接线员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的客户:有人在极力支撑着一万八千点,市场不会跌破这个水平线。假如真能调动起人们的信心,市场也许真的会处于一万八千点之上。对市场的信心是永恒的,而且信心就来自于我本人。
  我蹒跚着走出交易场地,托尼·拉尔顿早就无影无踪了。
  他留了一张条子,要我在办公室等他谈话。我走出交易大厅,直奔那个“费欧雷”酒吧。没有人知道我躲在那儿,我可以在那里一直待到六点钟,直到不得不回办公室给伦敦打电话申请筹资。其实,今天有一些资金已经来了,因为市场在跟我走。我从口袋里掏出交易单,仔细地看着。总共买进一万五千个日经期货合同。我凭脑子算不出这些数目,但市场坚挺了一些,我在sIMEX其他部位中赚了一些钱。但我交纳今天的追加保证金。也许我不会太远离平衡点的。这倒也让人放心。虽然我由于把这些期货全买进大大增加了差额,但我又能再混一天了。假如我没买这些合同,市场也许会跌破一万七千五百点,那样不可能再给布伦达去电话了——我得再申请两亿美元,然后我们一起化作青烟升天去,按照现在的状况,我不用向她汇报购买情况,不用向她要钱,也许不用偿还借的钱,我还可以度过这个周末了。我也不会和玛丽。华尔兹或罗恩·贝克尔谈这件事。
  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后,我觉得血液在流动了,有些温暖的感觉。我能应付得了这些下星期此时就是分红的时间了,其后第二天,也就是二月二十五日是我的生日,我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我是如何弄跨巴林银行的(尼克李森自传)目录

自序 序言在可达金乃巴罗度周末 第一章在沃特福的生活:
第二章巴林银行 第三章抵达新加坡,建八八八八八帐号 第四章一九九三~一九九四年度内部审计
第五章亏损激增的一九九四年 第六章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与十二月 第七章从一九九五年一月到二月六日
第八章一九九五年二月六日(星期一)到二月十七日 第九章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日至二月二十三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第十章二月二十七至三月二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第十一章荷因克斯特监狱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