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统皇帝

一、认贼作父6节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沈阳。
  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里,司令官本庄繁正和几位参谋紧张地讨论着行动的步骤。
  石原莞尔道:“帝国对锦州采取了果断行动,如今南满已定,可见当初我们的计划是绝对正确的。现在应乘胜向北满进军,控制整个满洲。随后,可由山海关出兵向京津地区,同时由上海、福州、广州而向广大的内陆包抄。”
  板坦征四郎道:“北满指日可下,已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打下整个满洲后,如何解决满洲地位问题。”
  石原莞尔道:“支那人没有管理国家的能力,在下仍认为为,满洲应由帝国直接管理。”
  司令官本庄繁道:“现在日本对满洲用兵,在国际上已陷于孤立,若日本对其直接管理,恐怕更遭非议,还是扶植一个政权为好。”
  石原莞尔道:“我们不要顾及以美国为首的国联,大日本帝国与美国决战是迟早的事,大日本帝国雄霸全球的惟一敌人就是美国,与其以后与他翻脸,不如现在就不理他。”
  板垣征四郎道:“目前尚不能如此,满洲仍人心浮动,我们直接管理恐怕会耗去许多精力,不如扶植一个政权过渡一下。现在的问题是,即使在满洲建立一个新国家,可能也会遭到国际间的一片嘈扰,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土肥原参谋道:“我们可以在东北制造建立新国家的民意,既然满洲人民要求建立新国家,国联就不好干涉,其次,我们可以在上海等地行动,把国联的目标转向那里,这样,他们就无暇顾及满洲了。”
  石原莞尔道:“这个主意好,在天津、青岛、福州、广州等地可同时展开行动,让海军看看我们陆军的风采!”
  本庄繁道:“这样看来,我们大致可以这样确定:一、在满洲建立一个脱离支那的新的国家,为减轻日本的压力,此国家采用共和国体;二、为支持满洲建国,令在京、津、沪等地的我方人员制造事件,逗引支那人排日,减轻我们在这里用兵的借口,同时制造事件,使国联关注的地点由这里转移开去。另外,也要电令京、津、沪各地顺手打击取缔这些地方的什么‘抗日委员会’;三、在满洲制造舆论,让人民懂得建立一个廉政国家的好处。我这样总结可以吗?”
  “嗨!”众参谋异口同声。
  本庄繁道:“对哈尔滨等地的作战由石原君负责。”
  “嗨!”
  “组织满洲新国家的工作由板垣君负责。”
  “嗨!”
  “在京、津、沪、青岛、福州、广州等地的特别行动由土肥原机关长负责。”
  “嗨!”
  “三宅光治参谋长负总责。”
  “嗨!”
  上海。
  川岛芳子骑在田中隆吉的身上,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有什么事!混蛋!”田中骂道。
  “大尉,关东军参谋部来电!”
  田中一翻身坐起来,披起睡衣,开开一条门缝接过电报,是关东特务机关长土肚原田二来的电报:
  “外国的目光很讨厌,命你在上海搞出一些事件来。随送2万日元(相当于现在1000万日元)。”
  “快起来,有行动了!”田中对川岛芳子叫道。
  “给我擦一擦。”
  川岛芳子把腿张开。
  田中拿过湿毛巾给她擦了,芳子穿好衣服,拿过电报:“呀——好大一笔款子!”
  “帝国要在京、津、沪、青岛、福州、广州等地制造事件,胁迫蒋介石不过问满洲事务,同时打击各地的抗日分子。但是,为了有借口,必须挑起支那人的反日行为,引起争端,这事就交于你了,你的才能大家都晓得。”
  川岛芳子道:“三友实业公司的毛巾工厂是非常共产主义的,非常排日,是排日的根据地。咱们可以巧妙地利用这个公司来杀死日莲宗的化缘和尚。”
  “好!就给你一万元作经费!”
  1932年1月28日,5个日本和尚来到三友实业公司门前,向工人义勇军挑衅,工人气愤已极与他们发生冲突。日本青年同志会由宪兵大尉重藤千寿指挥袭击,三友实业公司的义勇军对其还击。
  这天晚上,日本海军登陆队以保护日本侨民为由,向闸北、吴淞等地进攻,19路军军长蔡廷锴命令反击,19路军开始了英勇的抗战。
  与此同时,天津、塘沽、青岛、厦门、福州等地日军也不断挑衅。
  川岛芳子受到关东军参谋部的嘉奖,更是得意非常。
  “芳子,”田中道,“你肯定会步步高升的,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女将军,你会永远记住我吗?”
  “我的小可人儿,别说傻话,你不会爱我的。来吧,让咱们痛痛快快地玩,别想其他的什么事情。”
  “芳子,可是,我实在爱你呀!”
  田中跪了下来。
  “哈哈哈——”芳子回忆起她从日本回到大连曾嫁给蒙古将军甘珠尔扎布,新婚之夜,竟在她的屁股下垫一块白汗绫,第二天,那上面当然没有元红,而就只是在这一夜之后,她也就和她的丈夫离开了。
  芳子大笑之后,解开西装裤带,褪下长裤后剩下一条粉红色的绣着一朵小花的三角裤叉,她淫笑着道:“把那扒下来,像狗一样的舔我。”
  田中仰头望着她……
  “怎么?还想娶我吗?”
  “想!”
  田中扒下她的裤衩,真的如狗一样舔起来。
  门外又是一阵报告声,二人并不理会,直到芳子满意地大叫。
  芳子接到土肥原的电报,命令她到天津接皇后婉容到满洲。电报说:“凭你的本领一定能说动宣统皇后乐意去满洲,也一定能绕过中国方面的重重封锁!”
  天津。静园。
  静园总务处任事胡嗣瑗拿着一封信,找到庶处事任事佟济煦道:“这是皇上的亲笔信,你把它交给皇后,并通报一声,现在有两个人已经到园,要面谒皇后。”
  “来人是谁?”佟济煦问。
  “你不必过问,皇后一见这信就明白了。”
  佟济煦有点奇怪,自己是皇上信任的大臣,怎么胡嗣瑗可以知道是谁自己就不知道?正犹豫间,见一位头戴礼帽、西装革履的青年由一个日本人陪同,上楼直奔婉容房间。佟济煦也不敢跟随其后,看着二人进房间后就在门外守侯。20分钟过后,客人走了。婉容出来对佟济煦道:“来人是十四格格,把我吓了一跳。”
  “什么?十四格格?”
  “就是那个穿西服戴礼帽的。”
  “真是名不虚传的男装丽人!”
  “这事千万要保秘!不许向人说起。”
  “当然,不过,皇后,她是来接您到满洲去的吧?”
  “对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们不必过问。”
  不过,静园里的人很快都知道十四格格来了,都在议论她的人品。
  第二天,川岛芳子又来到静园,这一次她并没有戴礼帽,分头梳得油光可鉴,脚上由皮鞋换战浅筒皮靴,仍是西装,扎着鲜艳的领带。她并不在意静园里的人们看她的目光,她是那样的从容、潇洒,直奔婉容的卧宝。
  婉容正在吸鸦片,芳子道:“皇后主子真是好福气,这么悠闲,有这样俊俏可人的太监侍候您吸大烟。可是我,却整日东奔西走,居无定所,真是让人疲惫不堪。可是一想到大清的事业,一想到为皇上皇后效命,一切不如意的想法就都抛弃了。”
  “听说你是日本人的特务。”婉容恨吸了一口烟道。
  “不错,我是他们的间谍,可我更是爱新觉罗的后代,是名震天下的肃亲王的格格。几百年了,我们是如此显赫,可是现在却被什么革命搅得一团糟,我们的生活也困窘不堪,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四处飘泊。就是皇上和皇后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我投靠日本人,只有日本人才能帮助我们夺得我们失去的东西。对于皇上、皇后来说,是君临天下。对于我们肃亲王家来说,我们在东北的领地,有半个日本那么大!一切都要恢复!皇后主子,你的尊严也要恢复!你是天下的母后啊!所以,我这次特地来接你去满洲,那是我们祖先的发祥地,我们必定能像我们的祖先一样,开辟崭新的事业。至于皇后娘娘,更应帮助皇上完成这一大业!还是随我去东北吧。”
  “我总觉得日本人靠不住,到了那里会受他们的摆布,犹如汉献帝后落到了奸臣的手里。”
  “不会的,皇上不是有信来吗?难道你不相信皇上的话?我再请教皇后主子,您是谁赶出紫禁城的?出了紫禁城以后是谁向你们提供保护的?是现在的蒋介石还是过去的张作霖、段祺瑞?蒋介石不说,就是张作霖和段祺瑞恐怕对皇上和皇后也不会怀什么好意,何况他们现在已经完蛋了!蒋介石掘了咱祖宗的陵墓,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至于赤匪,更是共产共妻——怎么你想过那种生活吗?”
  “格格别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若不离开这里,要么被蒋介石掠去——听说他是个大色鬼!要么被共匪掠去,做他们的共有的妻子!”
  “无论如何,对日本人我总是不放心。”
  婉容已经吸好了烟,令太监出去,屋里便只剩下婉容和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坐在床沿上,用手理了理皇后散乱的头发,道:“与其在这里过清苦的生活,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怎如到满洲做皇后?”
  “到那里肯定要遭到国人的唾骂。”
  川岛芳子道:“中国人能管理国家?他们个个都是贪官污吏,军人则比土匪还坏。皇上到了满洲,建立一个新的国家,用日本人的廉政方法制理,凭皇上的仁爱,必能统一天下。难道这不是救国救民吗?您自己是皇后,皇后主子您自己以为自己是怎样的人?不配母仪天下吗?”
  “不过,听说满洲是个土匪窝。”
  “您害怕了吗?您要不去,谁能照顾皇帝陛下?难道让他另立皇后或妃子?至于安全,现在早已好了起来。”
  “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皇后主子,我有耳闻,听说皇上不能人道。我也看过淑妃的律师的声明,说她一直未蒙皇上一幸。看来皇后主子不去东北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莫非您有什么相好的在此?”
  “你!你!你——胡说什么?”
  “咱们都是女人,谁人不渴求那事?我就放得开,不顾别人的闲话。说实在的,您知道什么叫快感吗?你知道什么叫高潮吗?”
  川岛芳子搂着婉容,扭动着身躯,坐在婉容的大腿上……
  “我真的做了一场女人,值了。”婉容道。
  “你真是没见过什么!我是男人吗?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潮吗?真正的高潮是全身每一个神经都快活。”
  “我就是这样的。”
  无论川岛芳子怎么说,婉容对去满洲都有顾忌。川岛芳子一点也没气馁,她从来也没有想到她有想办而办不成的事。
  川岛芳子来到荣源的住处,向荣源道:“荣国公,若是皇后娘娘不去满洲,她还是皇后娘娘吗?恐怕您这位国公也就成了虚名或者有更坏的结果。日本人帮助皇上的复国特别坚决,所以日本人和皇上都派我来迎皇后娘娘。荣国公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皇后娘娘说吗?”
  荣源最看重的就是自己国丈的身份,何况凭着强大的日本,宣统皇帝的前途是无可限量的,水涨船高,自己也会在新的国家里占有显赫的位置。无论如何,他要让皇后到满洲去。
  不过,荣源还有他另外的想法,他的眼睛紧紧地盯在川岛芳子那些最敏感的地方,心澎澎地跳着,这个浑身充满野性的女人引起了他这位老色鬼的无限性欲,川岛芳子当然有所觉察,于是对他淫笑着,那双摄人魂魄的眼波撩泼着他。
  “十四格格,我一定劝皇后到东北去,一定会劝他……听说、听说格格……”
  “听说我什么?”
  “听说格格是为了干一番大事业才着上男装的,不过可更秀丽迷人了。”
  “是吗?”川岛芳子望着这个老色鬼,心里涌起许多邪恶的念头:我要抓住他,将来更容易接近婉容和皇上,我……
  川岛芳子扭了扭腰,荣源的眼更喷出火来,他站起身挪到芳子的跟前道:“你这身西服真漂亮,我这胖身子,穿西服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说着,荣源试探地动起手来,川岛感觉到了他的手掠过了她的胸部,川岛芳子伏在荣源的耳边,把她温热撩人的气息吹在他的颈项上,道:“到了满洲会有许多好事情的。说着,她挎起了荣源的胳膊,道:“走,到皇后娘娘那儿去。”
  荣源对婉容的一番说教,让婉容动了心,因为婉容也最看重皇后的名份,也最看重自己在国人心中被倾慕的地位,在外国人面前被钦羡的情景。可是,她仍然害怕那孤独的生活,那夜夜难熬的欲望。
  “我的病可能会更重的,鸦片毒对我已很深了。”婉容哀衷地道。
  荣源道:“这会有好办法的,皇后放心,这事我会打点的,李侍卫就是个很好的人。”
  婉容脸一红,低头不语了。
  这一天,婉容也做了男士的打扮,与川岛芳子一样,西装革履,且多了一副墨镜。她挎着川岛芳子的胳膊,从容走出静园,到了吉田翻译官的家里。然后在军部的帮助下,顺利到达大连。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宣统皇帝目录

前言 一、悲惨岁月 二、各怀鬼胎
三、波谲云诡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1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2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3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4节 二、腐败反动风雨飘摇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1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2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3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4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5节 一、矢志复辟1节
一、矢志复辟2节 一、矢志复辟3节 一、矢志复辟4节
一、矢志复辟5节 一、矢志复辟6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1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2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3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4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1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2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3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4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5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6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7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8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2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3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4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5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6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7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8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9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0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1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2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3节
一、认贼作父1节 一、认贼作父2节 一、认贼作父3节
一、认贼作父4节 一、认贼作父5节 一、认贼作父6节
二、囚笼偷生1节 二、囚笼偷生2节 二、囚笼偷生3节
二、囚笼偷生4节 二、囚笼偷生5节 二、囚笼偷生6节
一、四散逃窜1节 一、四散逃窜2节 一、四散逃窜3节
一、四散逃窜4节 一、四散逃窜5节 二、囚居之龙1节
二、囚居之龙2节 二、囚居之龙3节 二、囚居之龙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