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弄跨巴林银行的(尼克李森自传)

第三章抵达新加坡,建八八八八八帐号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第一次走进交易大厅时,我立刻感受到了金钱的存在。在为巴林银行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努力逐步接近它;而只有在新加坡,我才突然有了这种感受。在过去的六年里,我在不同的银行里做着相同的事情;在后勤部门不停地数着纸币,不断地找出别人的问题。现在,我终于可以走出办公室,在交易大厅直接和钱打交道了——我觉得它就悬挂在我的面前,等着我去把它拿下来。尽管我看不见它,它仍然身价很高。
  看着那些身穿红夹克的交易员们忙忙碌碌的样子,我联想到了电闪雷鸣的暴风雨。空中有着无数道闪电,我只要给出正确的信号,就会像一个铜质的导体一样被闪电击中。
  “有什么事吗?”我问弗南多。弗南多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天才,负责大阪的日经指数。他说话速度太快,我手下的新加坡籍职员没有一个人能听懂他的话。
  “没什么事。”
  “这里太平静了,没人做交易。”
  我们边等边看。面前的萤幕上几乎没什么动静。萤幕上的绿色数字偶尔也微微跳动,但数值却没什么改变。市场的走向变化无常,我至多能预测三秒钟内的变化。乔治,我上任后招聘的第一位交易员,打出了一万八千五百九十的手势。我必须仔细观察他的手势。我的工作组织刚刚形成不久,我正在熟悉那些疯狂的手势。和赌马的人一样,我们用手势来表示价格。我们现在关注的是日经二百二十五种指数九月的期货合同。和道琼斯指数上样,日经指数的测算是以相关股票价格的浮动为基础的。透过期货合同这种方式,你只需付上一小笔保险费,便可以以一定价格在将来买进或卖出有关的股票。合同的到期日往往有四种:三月末、六月末、九月末或十二月末。由于未来价格的不确定性,又由于人们对日经股票指数的市场表现有不同的看法,其价值可以有很大幅度的波动。期货合同与日经指数的走向基本相同,但由于有时间差与期货市场的财务杠杆作用的影响,期货往往要比指数本身更加变化无常。
  “五百九十,有小额交易。”我告诉弗南多。
  “六百,交易仍然清淡。”
  其实,我并没有直接做任何有关交易的决定。我只是在这里执行弗南多从大贩发出的指令。我们已经在新加坡国际金融交易所(sIMEX)设立分部,但我却没有获得自己参与交易的授权,我只是弗南多的指令执行者。我透过电话接到他的指令,然后打手势把指令告诉乔治,然后再告诉弗南多我们是否已执行指令。我们做的事情十分简单。我们是在套做:弗南多密切关注大阪的期货合同,我则每过两秒钟就告诉他一次新加坡市场上的情况。有时候,当地的某位交易员可能在某一市场上买进,又无力同时在另一市场上交易,这样,他就会使SIMEX的市场价格上升,从而使大阪与新加坡的期货出现一个持续几秒钟的价格差。
  “情况如何?他们是多头吗?”
  “我肯定他们是多头。他们整天都在试图卖出。”
  乔治打了一万八千五百八十的手势。这和萤幕上显示的大阪的指数一万八千六百不同。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秒钟。
  “这儿的价格是五百八十,”我告诉弗南多,“有一个客户想大批卖出。他马上就来,我是否该告诉他最新历史低价?”
  许多交易员都给自己制定了日收益或日损失的上限。如果市场价格已与他入市价格相差甚远,譬如他认购的价格为一万八千七百,而市场价格已跌至一万八千六百的话,便达到了他规定的限额,他便不得不抛出,以减少损失,这叫“限价补进或卖出”。透过向某个客户报告最新历史低价,我将为市场提供一个新价格,从而使市场有所变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价格会下跌。我要查看市场情况,看是否能找出这样一个卖方,因为一旦我的报价下打上交易大厅里的萤幕,整个市场上的人都会看见它。这样,很可能会促成一笔交易。
  “你应该找出这样的卖方,”弗南多回答说,“让他尽量卖出更多的期货。准备买进。”
  “多少?”
  “二百最好。现在……就买。”
  我向乔治打出表示价格为五百八十的手势,然后将两个手指头向我身体的这一方向移动(这表示二百),同时把掌心对着自己(表示买进)。我弹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提醒乔治特别注意价格。
  乔治转过身,伸开双臂,开始朝交易场地喊话。我听见他说了一遍,紧接着就有许多交易员围过来,跟他谈交易。很明显,他跟其中一位达成了协议。他进进出出了几次,然后转过身来朝我点了点头。在交易单上记下这笔交易后,他又开始等待。
  “办妥了,”我告诉弗南多,“我们五百八十的价格买进了二百。”
  “尼克,我已以五百九十买进。”
  我们同时在新加坡买进,在大阪卖出同样数目的期货,盈利一万六千英镑。其风险在于我们必须在市场价格上涨前的二点五秒钟内做完这笔交易。我抬眼再看乔治时,他已经在打表示五百九十的手势了。跟大贩比起来,SIMEX这个市场要小得多。所以,只有资格在sIMEX交易的新加坡交易员常常能将sIMEX的日经指数改变,而同样的期货在大阪的价格就很可能不同。sIMEX同时也是一个真正的市场,这里只有真正的买卖双方,每一笔交易都透过喊话来完成。而大阪市场上的报价与投标都是显示在萤幕上的,其运作方法与sIMEX很不相同。显示在萤幕上的各种报价与投标可能会影响到交易员们对市场走向的预测,而在SIMEX市场上,人们看不到市场走向的外在表现。在sIMEX市场上,人们可以在萤幕上看到大阪的市场价格,却看不到其成交量。因此,用萤幕显示大阪的价格,便可以制造出一种市场价格朝某一方向发展的假象,然后,我便可以在SIMEX和真正的买方或卖方以似乎对他们有利的价格做成交易。比方说,现在sIMEX市场价格五百六十点,我会要求以六百点、五百九十点和五百八十点分别抛出一千份合同。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有人买进。透过这种方式,人们会得到这种暗示:市场价格不会攀升,因为在日本市场上,有许多期货等待售出。于是,人们就会抛出手上的期货,我也跟着他们抛售。等市场价格下跌之后,我再以低价买进。这样,我便获得了一些收益。这是一种耗费体力的活动。如果巴林银行的交易额足够大的话,我们便可以驱动整个市常透过同时了解两个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自由地投入或退出市场。—只要我们的行动足够迅速。现在才只是上午八点五十五分。
  从技巧上讲,套做期货期权几乎没有任何风险。唯一的风险是:我们能否在几秒钟之内,顺利地将弗南多的意思由我传达给乔治,再由乔治来完成这笔交易。但这也是一个真正的风险,因为它不容许任何人在我们之前做成同样的事情。否则,市场就会朝对我们不利的方向发展,我们就会被“套牢”,这样,我们就必须以一个不大合适的价格成交,这会造成收益方面的减少,甚至会导致一定的亏损。用这种方式做交易还真不错,所需的收益保证金也很少。你只需在某件事上把眼光放长远一点——也许一天,也许一个上午——你便可以赚取一笔财富。一般说来,做这种交易必须当机立断,因为夜长梦多:一夜之间,可能有总统被暗杀、橘子收成因冰雹而削减或者火山爆发等等。很少有交易员能保证一夜之内其财务状况不会改变——他们的收益可能是巨额的,亏损的时候数字也会同样庞大。一旦市场的波动在某一天之内达到一千点,很多人都会因此破产。当然,也有像华伦·布菲特这样完全从事长远投资的大投资商,资金经理们也总在研究十年为期的资金使用情况,但更多的投资商例如乔治·索罗斯更愿意在两三天内立即看到其投资的结果:这样的好处在于可以很快得到收益。如果你是交易员的话,这些钱都可以变成你的奖金。由自己的决定何时买进或卖出的交易叫“自主交易”。我曾想涉足“自主交易”,但是在新加坡的第一年,我对做远在日本的弗南多及近在新加坡的客户们的指令执行人已感到满足,透过为客户服务,我们赚到了不少佣金。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必须让所有的交易达到平衡,必须保证巴林银行不会有任何风险。但是,在新加坡,我们又还没有获得启动大笔资金来冒险的批准。这些事情足以让人昼夜难眠、殚精竭力。但是,我却极想在这方面一试身手。
  我聘请了几位帮手。我让乔治·塞欧与马士兰·图拉迪这两位交易员替我在交易大厅工作,请艾力克·张帮我接电话,还雇用了力塞尔·孙与诺哈斯林·达哈森在办公室负责清算工作。因为我当时还没参加资格考试,所以还不能亲自到sIMEX交易大厅去做交易。但我是这个小小工作组织的总负责人,我深信会成为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
  一九九二年度,客户开始逐步增加。我初到新加坡时,SIMEX还是一个很小的市场,日成交量只为三千次。多数与日经指数打交道的交易员都在大阪做交易,因为在大阪,他们可以大笔买进,大笔卖出。一九九二年夏天,正当我的工作组织刚刚步入正轨时,商业界里风云突变,大阪市场开始对期货期权交易员实行一些严格的规定,其中包括这些交易员在做交易时必须缴纳比以前高得多的保证金,其利息归大阪当局拥有。同时还对最低佣金做了明确规定。大阪当局是明显的判断失误:几周之内,许多交易员纷纷将交易转移到新加坡。
  很快,我的电话便从上午八点市场开盘到下午二点十五分收盘铃响一直响个不停。日成交量也从三千次急剧上升到二万次。我便一直不断地接收着弗南多的指令,把指令传达给乔治或马士兰,紧接着又接下一个电话。下午二点十五分之后,是清理一天的工作成果的时间。在每个工作日的这个时候,我都从SIMEX出发,穿过广场,步行到二百码之外的海洋大厦去——巴林银行的办公室设在该大厦中。然后便开始查看所有的单据,确保每一笔交易都没有纰漏。我往往要工作到次日凌晨。这里的情况混乱得和当年的雅加达如出一辙,但我相信自己能够应付。要做的事情只是静下心来,埋头做分类整理的工作。当年在摩根斯坦利银行接受的培训,使我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深诸期货期权交易之道的人员之一。我清楚期货期权交易该如何清算,也了解客户的买进或卖出在不同的市场表现中意味着多少钱的出出进进。
  无论做什么交易,错误都在所难免:有人会把手势看错,从而使买进合同的份数不对;有人会在错误的价位购进合同;有人可能不够谨慎;有人可能在本该购买九月的期货时买进了三月的期货;还可能有人将“卖出”的手热错看成“买进”。一旦失误,银行就只有蒙受损失,在充分信任银行的基础上,客户买进或卖出之后,会在成交价格的基础上,继续进行交易。
  如果是我们的错,我们就必须设法妥善处理错误。如果错误无法挽回,唯一可行的措施就是把该项错误转入电脑中一个被称作“错误帐户”的帐户中。由于该错误而引人的损失——有时候也可以是收益——就会抵消公司全部收益的一部分。
  刚开始在新加坡做交易时,我们有一个“错误帐户”,其帐号为九九九○五。我们将所有的错误都记录下来,然后将它发往伦敦;某一天,我接到了对巴林银行清算工作全面负责的乔丹·鲍塞的电话。
  “你们能不能再设计一个‘错误帐户’,记录那些较小的错误?那些小错你可以在新加坡自行处理。我们不想让那么多小错误麻烦我们,你们一天居然有五十个错误,这需要一百个分录来改正。审计师们要向你们提问了。”
  我放下电话,去找力塞尔。
  “你能不能建立另一个档案?”我问她,“我们要再开一个‘错误帐户’。”
  “当然可以,”她清除电脑萤幕,键入一些命令,“可以了。
  你想要什么帐号?”
  “你们的吉祥数字是多少?”我问道。
  “八,”她说,“在中国文化里,八是个非常吉祥的数字。”
  “帐号必须由几个数字组成?”
  “五个。”
  “那这样吧,”我笑道,“我们用一个最吉祥的帐号吧:八八八八八。”
  错误帐户八八八八八就这样诞生了。
  时隔几周,伦敦方面又来电话了。
  “我们还是照老规矩办吧。”乔丹说,“把所有的错误都直接报告给我们。我们现在的新电脑能处理这种错误帐户。顺便问问你:你们的错误怎么这么多?”
  “看看这儿的交易场地你就明白了,”我告诉他说,“这里看起来很乱,但是经营状况良好。”
  错误帐户八八八八八刚建立起来就搁置不用了,但它并没有被删除。它仍作为一个真正的错误帐目存在于电脑之中。
  几个月后,我想起了它,并把它从电脑中调了出来。
  那天是七月十六日,星期五,大家都想离开办公室。我们已经接受了海外联合(金银期货)银行(OUB)的邀请,要去“硬石”咖啡厅聚餐。我们大向往冰凉啤酒了。sIMEX的空调系统已瘫痪了整整一个下午,每个人都早已把领带拉松了。大家都大汗淋漓,而电话却一直响个不停。那些天我格外忙碌,因为我新近聘请了金姆·王小姐来给我和艾力克帮忙,我应该时时提醒她。但是,由于忙于给乔治或马士兰打手势,我几乎无暇顾及她。好在她似乎应付得不错。
  二点十五分收盘铃响了,周围一片欢腾。这天市场价格上扬了四百点,我们的工作相当出色,也赚了不少佣金。我们终于可以离开交易场地了。回到办公室,我又得面对成堆的交易单据。到晚上六点时,我已完成了一半的清理工作。这时,我被弄糊涂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有张求购二十份合同的单据找不到对应的成交凭证呢?这要真是一个错误的话,那我们的损失就大了。我看了看签名:是金姆·王。
  我又把所有的单据都重新点了一遍。到八点时,我已能够确认:金姆·王确实铸下了一个大错。客户要求购进二十份合同。她却卖出了二十份。而该客户一定认为他已经买到了那二十份合同,我们必须让他得到那二十份合同。由于整个下午市场都呈上扬态势,巴林银行抛出合同的价格已低于全天的市场平均水准。事实上,我计算了一下,如果要改正金姆王的错误,让该客户得到二十份合的话,我们必须买回四十份合同——这意味着二万英镑的损失。
  我把头埋在手掌中,心里暗骂那该死的蠢猪。她到底怎么搞的?我靠在椅背上,环顾空荡荡的办公室,还有那些黑色转椅。回想当天SIMEx交易大厅中的情景,那真是乱得像个疯人院似的。人们都忘了自己在做什么了吧。我发誓这都是西蒙·琼斯和迈克·吉利安的错——那两个一毛不拔的小气鬼不允许我聘用任何有丰富经验的人。他们只知道压缩开支,这样他们的奖金自然多一些。西蒙·琼斯以年薪四千英镑的条件雇用了这个女孩。这真恶心,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提高短期收益和他自己的奖金。
  我离开办公室,带着那张单据去找西蒙·琼斯。他在办公室里,正准备出去。
  “西蒙,”我靠在门框上,说:“今天我们出了一个大漏子。
  新来的那个女孩让我们有了四十份合同的损失。这个数字太大,时间也太晚了,我们已无法打电话纠正这个错误。”
  “损失多大?”西蒙把一些文件收进公事包,准备走。
  “以收盘价计算,损失为二万英镑。”
  “炒那蠢货的就鱼,”他“啪”地一声合上公事包,说:“她再也别想在SIMEX中工作了。”
  “也不全怪她,那儿乱透了。”我说,希望能让他放过金姆。
  “那儿是很忙,这个我知道,”西蒙的口气有些改变,“但是我马上要搭飞机离开。你为什么不给贝利斯写封信,深谈这件事呢?”
  “好吧。”我转身从他身边走开了。
  到达“硬石”咖啡厅时,我感到心里有股无名之火在燃烧。
  我被要求做的事情似乎是不可能的。我要用有限的、毫无相关经验的人手来做大笔大笔的交易,而这仅仅是因为巴林银行太吝啬,不愿高薪聘请真正的行家、高手。我想,就是因为我们付给职员的年薪是可怜的四千英镑而不是四千五百或五千英镑,我们才遭受了二万英镑的损失。而这损失很可能在几秒钟内就弥补了,如果下星期一的开盘价高于今天的收盘价的话。
  我并没有得到处理一晚上的财务状况的授权——更别提一个周末了。
  我走进餐馆,想找到金姆,告诉她她被除名后,我便可以去一醉方休。但是等我挤进大厅时,几乎和一个娇小的女孩撞个满怀,那姑娘正朝我急冲冲地挤过来,满脸是泪。她低着头,哭得很伤心,几乎看不见眼前的东西。那正是金姆。我几乎认不出她来了。
  “尼克,那笔交易的事,我真的非常抱歉。”她说,“我只是脑袋发昏,被那些事情搞糊涂了。”
  “没关系。”我对她说。刚才我还想冲着她大喊大叫一番呢。想到此,我感到羞愧。“是人都会犯错误。有时候,我的错误比这还严重呢。我会把它记入错误帐户,这样就不会有人在意了。他们不会看这条记录的。”
  “我很抱歉。”她又哽咽着说,“其他人都玩得很开心,我却一直在等你。现在,我要回家了。”
  她跑出门去了。我朝巴林银行的职员们看去:他们果然玩得很开心。有五、六人在桌子上跳舞,大家都在唱那首《祸中有福》:“我说,嗨,嗨,嗨,你,你,祸中有福!”
  丽莎和乔治坐在一起,我松了松领带,走了过去。
  “来杯啤酒吧?”乔治嚷道。
  我端起一杯加冰的“虎”牌啤酒,将它一饮而荆“你碰见金姆了吗?”乔治问,“她刚才在找你。”
  “她找到我了。”
  “嗨,亲爱的。”丽莎走到我身边,亲了亲我,问道:“一切正常吧?”
  “一切正常。”我又端起了一杯啤酒。
  音乐变了。
  “嘿,否极泰来!”在桌上跳舞的那帮人朝着天花板大声吼道。接着传来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和阵阵笑声。
  我叫了一份汉堡,又想起了金姆·王。此时,她正坐公共汽车回家。她和父母一起住在城市的另一头。对她来说,要在sIMEX再找一份工作绝不会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她在巴林银行才工作一周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由于是和父母同住,她还必须给父母一部份钱——尽管她的年薪不过四千英镑。她当然不会在“硬石”咖啡厅待一晚上,否则,那会花去她整整五十英镑。
  金姆·王第二天上午没来上班。电话铃又响个不停,我实在没有时间坐下来给安德鲁·贝利斯写信。巴林银行仍然缺少四十份合同。日经指数倒是还维持着当日收盘价的水准。损失也还是二万英镑。我想出了一个主意。下午收盘后,我去找力塞尔·孙。
  “我想把这个错误记入八八八八八帐户,你能帮帮我吗?”
  “当然可以。”她清除电脑萤幕,调出该文件。“是个什么样的交易?”
  “二十份三月到期的日经期货。”
  “好吧。”她笑着对我说,“没问题。”
  这样,我便为客户——富士银行——虚构了一笔他们买进二十份合同的交易。为了做得天衣无缝,我在当日的交易记录表上做了个记号,表明已按他们要求的价格买进。这样,这笔虚拟出来的交易便会按正常的程序存入电脑;以后力塞尔孙做报表时,它也会与当日的交易记录吻合。但是,如果我不采取其他补救措施的话,还是会有问题暴露出来的,因为我们事实上没有做那笔交易输入电脑。我还必须对金姆实际售出的那二十份合同进行处理——这也好记入八八八八八帐户了。
  金姆犯错误导致的结果是富士银行卖出了二十份日经合同,我的补救措施的结果是历史被改写——富士银行现在已按其要求的价格买进二十份合同;错误帐户八八八八八中已记入一份以相同价格卖出的合同数目相同的虚构中的交易,同时也记入金姆实际做成的那笔交易。因此,富士银行卖出二十份合同的记录被改成了买进二十份合同的记录,八八八八八帐户则记入了四十份合同的差异,即巴林银行缺少了四十份合同。sIMEX是无法知道我的篡改行为的,因为原始的交易已被写入八八八八八帐户,而篡改后的帐面与他们的记录是吻合的。另外,由于虚构的买进,卖出二十分合同的交易在价格相同的基础上进行的不存在价格差异,所以它们更可以互相抵消。我只须将四十份合同存入八八八八八帐户,便可以弄清这个错误带来的损失在最开始时到底是多少了。
  这件事办得干净利落。我得到了一点时间来考虑如何对它作进一步的处理。但是,我感到我可以用来考虑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周末,金姆告诉我说她胜任不了sIMEX的工作时,这种感觉更加深刻。
  “好埃”我再次诅咒她说,“我真不该掩盖那四十份合同的事。我们开除她不就结了。”
  “你跟我一样留不住人嘛。”西蒙·琼斯听说金姆离开了,他便跟我开玩笑,“他们都受不了这儿的快节奏。”
  他对这种事完全不以为意。去年一年,他换了差不多半打秘书。
  “你把那家客户的事处理好了吧?”
  “对。”谈话到此为止。
  西蒙·琼斯并不想了解具体的情况。在证券股票方面,也经常出现类似的错误,所以他对记录虚构交易非常了解,他自己也干过这种事。承认错误不是良策,因为这意味着要为客户以更高的价格买进股票,然后偿付给客户现金,因为客户已直接将买卖清单输入了电脑,并依据清单上的价格计算税额,而且其证券财产目录也会反映出该价格。所以,如果你以不同的价格为客户购买一份合同的话,上述所有算定的数据都会失效,同时会影响到客户的套做交易——客户可能以其要求我们代做的价格做成了相反的交易。此外,跑到客户的代理处去承认自己愚蠢的错误,也不是老道的交易员所为。因此,在出错之后,交易员往往用虚构交易的办法作为补救措施,将问题化解在内部,这在交易员当中几乎也成惯例。
  我集中思考,考虑如何才能想出个万全之策。把它报告给伦敦的错误帐户?这个错误太大了。而且,时机已过,我的动作太慢了。太可怕了,金姆的错误已变成我每日为之头痛的问题。如果我是在星期五下午五点发现这个错误的话,或许我还来得及和西蒙·琼斯仔细商谈此事,或许给日本方面打电话,看他们能不能助我一臂之力,或许坦率将它报告给总部。但是,我对谁都没说,我隐瞒了这件事。
  在做期货交易时,人们每天都必须支付给sIMEX数量不等的现金,如果交易失败的话,这笔现金称做“差异保证金”。每天,SIMEX都要做每个交易员或客户买进或卖出多少期货的流水帐,一旦市价朝某个交易员不利的方向变动,那么sIMEX就会向他收取一笔现金,然后再将它转交给对应的交易员。反之,如果市价朝某个交易员有利的方向变动,那么,他也可以透过SIMEX得到一笔现金。SIMEX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金融机构,它将买卖双方对应起来,然后使金钱每天在这个交易员中间流通一次。
  每日收取一次现金的目的在于避免由于某些交易员拒绝履行契约责任而引起的市场问题或引起的对其他交易员的影响,期货、期权市场变幻无常,如果在到期时不能保证付款的话,那么市场上的输家就会因负债过重,无力偿还而破产。这很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导致所有交易员的破产,而透过每日收取保证金,SIMEX则可让市场上的每个交易员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财务状况;一旦差异保证金过多,交易员就不得不减少头寸。
  为确保巴林银行有足够的现金支付每日的保证金,也由于在市场变化特别险恶的情况下,SIMEX可能每半天就收取一次保证金,我们一直在开办储蓄业务。
  金姆的错误导致的二万英镑的损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数目,然而,三天后,由于价格上扬二百点,它便猛增到六万英镑。我必须采取措施来减少损失了。我买进了二十份合同,将金姆卖出的二十份抵消,这样报表上的收支便成为零。这使损失减少三万英镑。
  六万英镑不是个小数字。实际上,它是太大了,以致于我不敢将它告诉西蒙·琼斯。现在,我又面临着一个新问题:为什么一周以来一直将此事秘而不宣呢?所以,我只好将损失六万英镑的事掩藏起来,将它转入八八八八八帐户。如果我将它告诉了西蒙·琼斯的话,他一定会解雇所有正为巴林银行效力的交易员,他甚至会禁止我去交易场地。而金姆犯下这个错误时,我主持的期货期权交易业务刚刚开始蒸蒸日上。所以如果西蒙·琼斯因这次损失而向我发难、让我重返清算部门,那对我而言是不堪忍受的。况且,那根本不是我的错。
  我几乎无暇去想我所做的一切终究是一种犯罪行为,还是一种解决棘手的问题的方便之道。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是大卫·摩斯欧,他在第一大洲交易所(FCT)工作。
  “我这里有十份合同无法结算。”他说,“乔治发誓说我让他买进,但实际上我说的是卖出。”
  “那我们看看录影带吧。”我建议说。
  “录影机上什么都显示不出来。”他说,“我们已经试过了。”
  “那我们买进五份,卖出五份吧。”这是标准的解决方法。
  “好吧。”他表示同意。
  现在,我又有五份合同需要在别处结算了。我给乔治打通了电话,让他四处问问,看是否有人愿意买进五份。严格说来,我们是不准在SIMEX市场收盘之后再做交易的,但大家为了能够平衡,往往在下午收盘后进行交易。当时,金姆的错误给我带来的麻烦在于四十份合同的数字太大,无法隐瞒。而且,我发现有错时,时间已经太晚——大家都已经回家了。
  利用八八八八八错误帐户是个极有用的尝试——它为我争取了不少时间。而我当时担心的是那四十份合同,是如何尽力帮助苏柯将它们处理好(苏柯是巴林银行东京分行证券部负责业主交易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期货经纪人。她是马来西亚人)。关键的问题是:苏柯是业主交易员,她经手的都是数额巨大的日经期货合同。我做成的所有交易都要存入她在东京的帐户。一旦这些交易的记录失衡,她就会重新检查,就会削减头寸。那是我滑向深渊的第一步。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即到一九九二年底为止,我已将三十次差错记入了八八八八八帐户。这确实糟糕,但也还不致于是灾难性的。我向伦敦报告了某些错误,但那些可能给我新招聘的雇员们带来麻烦的数量较大的错误都被我转入了八八八八八帐户。那不是我们这些雇员的钱,也不是客户的钱,那是巴林银行的钱,但每个银行都有错误帐户,只是巴林银行有了两个这样的帐户。在月底检查打字槁以备巴林银行帐户部仔细审阅时,我解决了所有的开口头寸,将八八八八八帐户做了日记帐分录,使其收支差重新变为零。我将自己唯一的收入——我赚来的佣金垫了进去。这可能是一种愚蠢的办法,其实现的条件是损失额不能大于我的收入。我明白,一旦内部审计员问起来,或者损失增加,我就必须另想方法来掩盖它们。
  我在闹钟刚要响起来时醒来了。我本能地伸手将闹钟顶部的按钮按下去,这样,它就不会吵醒丽莎了。我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澡。我一向酷爱泡澡。我仰面朝天地躺在浴缸里,用脚趾上上下下地拨弄着热水,直到丽莎进来,告诉我该走了。新加坡的黄昏和黎明都是转瞬而逝。我醒来时天还是黑漆漆的,走出浴室天已经大亮了。我觉得有点怪怪的——走进浴室时还是黑夜,而出来时已经是白昼了,我根本就没有看到黎明。
  我们离开公寓时,沙发上刚刚坐过的地方还皱皱的。我们坐在那儿看过录影带。我把垃圾袋拎了出去,还有那些沾了善前酱的比萨包装盒。
  丽莎把我送到海外联合银行(OUB)大厦底层。那是交易员们平时聚会的地方。我到时他们正站在那里,身着长袖衬衫和长裤。但是,在新加坡,没有人穿西装外套。离开新加坡回国时,人们往往已累积了六件质朴的夹克、六件磨得发亮的长裤了。我看见丹尼,给他买了杯咖啡。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市场很坚稳。你看看昨天的美国指数和昨晚的道琼斯指数就知道了。”
  “而且,日元价值也在下跌。”
  “通货膨胀的情况如何?”
  我们这些人总爱讨论诸如此类的话题,仿佛我们知道市场情况,有什么招术似的。其实我们俩都清楚自己一旦进入市场,也是喊破喉咙,抢在二秒钟内做成交易一再过一秒钟,我们便又会改变主意了。
  “这样吧。”丹尼将咖啡从左手传到右手中,说道:“跟你赌一百美元,我赌市场价格会继续上扬。”
  “赌就赌。”我说,“你肯定会在最后一小时败下阵来。”
  我大口喝下柳橙汁和咖啡,和丹尼乘电梯来到交易场地。
  一百美元的赌注在我们眼里似乎比每天要买进或卖出的数百万美元都要重要。我那件黄蓝两色的条纹夹克正挂在椅背上,翻领上别着通行证(写有姓名起首字母的徽章)。我的通行证上用的是丽莎姓名的起首字母:LJS。每个交易商都用三个字母,而他们也往往根据这几个字母给别人想出五花八门的绰号,有个女孩用的是BJS,结果几个月之后,人人都叫她“吹牛大王”(BLOW JOB SPECIAL1ST)。这太令人难以忍受了,她只好改用其他的字母给合。我自己也是在几个月后找个机会灌醉了乔治,从他嘴里套出了别人叫我的方式。
  “再清楚不过了。”他醉醺醺地说,“LJS代表LOANCHYOU(卵球)”。
  我仔细推敲了一会儿。
  “那J和3到哪儿去了呢?”
  “什么J和S”乔治似乎大惑不解。
  “中间的J和结尾的s呀。别忘了,我用的是LJS。”
  “我们根本没有去想后面的两个字母。”乔治笑道,“那已经够了:小卵球一sMALL DICK。”
  “但是,这儿有三个字母你们却只取其一,这太不像取浑名了。”
  “别那么学究好不好。”他说,“它就是你的浑名。你越争辩,越摆脱不了。”
  所以我就成了“小卵球一SMALL DICK”。
  乔治和马士兰分别选用的是GSE和AD1。显然,他们慎重考虑过,所以也就免去了绰号的困扰,因为谁也造不出有意思的浑名。我朋友丹尼用的是VIZ,但是人们却普遍称之“气泡”(BUBBLE),因为他是希腊人一BUBBLE ANDSOUEAK,或者称之为“3D”—3D代表DANNY DON’TDRINK(丹尼不喝酒),这正好与事实巧合。沙力福丁的名字要长得多,他的全名是沙力福丁宾珀基曼。他的通行证上干脆就用了DIN。因为他觉得,他那长长的名字已在他周围创造了足够多的噪音了,但我们都叫他“肥仔”。他果然不负众望——一九九二年初他进sIMEX工作时,体重仅为四十三公斤,一年后他已重达七十多公斤了。
  我走进我们在SIMEX的工作间站在电话旁边。电话静静地待了几秒钟。我抬眼朝交易场地望去:那些执行委托的人都穿着红色的夹克。在中国,红色是大吉大利的颜色,所以这里几乎所有的夹克都是红色的。只有那些大个子西方人——英国人或美国人才敢穿其他颜色。这时,第一块信号板亮了,我拿起了电话。
  上午十点左右,我正给“肥仔”打“卖出”的手势时,电话外线响了起来,这事可有点不同凡响。更为不平凡的是打电话人的自我介绍。“我是田安穗,我想知道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
  田安穗是sIMEX的总裁,他请你帮忙时,你一定会帮的。
  “很高兴能为您效劳。”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同时,我看见“肥仔”正在交易大厅中拼命地打手势。很明显,他是和另一位交易员吵起来了。一时间,我怀疑田安穗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利用八八八八八帐户所作的非法行为了。
  “SIMEX的一位老客户想跟你谈谈。我会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他的。如果他打电话时,你能好好接待他,我将十分感谢。”
  我这时还真摸不清他的意图。
  “那当然。”我答应道。
  “他叫菲利浦·波尼弗伊。他住在拉夫尔斯饭店。”
  十分钟后,外线又响了。
  “是李森先生吗?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帮帮我?我叫菲利浦·波尼弗伊。”
  “我一定尽力。”
  “你能不能过来喝杯茶?四点怎么样?”
  菲利浦·波尼弗伊说完这句话后就竟自挂了电话。
  我静静地站着,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线又响了。我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拿起话筒。今天的外线电话已经够多了。
  “晦!”原来是丽莎。他问:“今晚我们干啥?”
  我们说好了一起出去吃饭。之后,我离开交易场地,截了一辆计程车,直奔拉夫尔斯饭店。我在大厅挂了个电话,按要求来到二楼,然后敲响木漆的房门。菲利浦·波尼弗伊比我想像的要年轻一些。浑身上下干净利落,身着蓝色西装,“牛津”牌皮鞋,“HERMES”领带。客房里显得空空荡荡的,只有某一边的桌上放着一只手提箱。波尼弗伊正用行动电话与人通话。
  他示意我坐下,指了指茶几上的点心,又认真地听起了电话。
  大约三十秒钟后,他说:“好吧。”然后,关了电话。
  “李森先生,”他握着我的手,说:“人们建议我找你帮我的忙。”
  “但愿我能帮上忙。”
  “我在sIMEX有很多生意。”他一口气说下去,“相当可观的买卖。除乔治·索罗斯外,我在日经期货方面的买卖没有谁能比得上。有时候我可以在一个交易日内做五千份合同的交易。”
  一个交易日内五千份合同!那真是个庞大的数字。那意味着每月近十万美元的佣金。
  “巴林银行能做这么大的买卖吗?”
  “你希望透过我们进行结算吗?”
  “不,FIMAT为我作结算。”
  FIMAT是法国社会银行总行(FSG)在新加坡的经纪部。我用小汤匙搅了搅茶水,想一想有什么还需要问的问题。
  “请问您在哪儿任职?”
  “我在欧洲信托金融公司工作。该公司总部设在巴哈马群岛。”
  这些便是我从他那儿得到的全部消息。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菲利浦送我到门口时说。
  饭店的门在我身后重重地关闭时,我才意识到我那杯茶根本没喝一口。我想,菲利浦·波尼弗伊到底是自己把它倒进水池呢,还是等服务员来收拾它。
  我给迈克·吉利安打了个电话(迈克在东京分行任职,是巴林银行全球证券、期货、期权销售部经理)。我告诉他我们可能找到了一个大客户。
  “好极了。”他说,声音里含着一丝气恼,因为他没被田安穗选作联系人,“你们可以拿更多的奖金了。”
  可以听出来,他感到很痛苦。我可以想像得出他听电话时的样子。迈克的脸瘦瘦的,脸上有块肌肉是突出来的——那是一次骑自行车出事的结果。我从不信任迈克——尽管他给人的印象是工作十分卖力,但他同时也是个爱在背后给人使坏的人。每次和他打交道,我都非常谨慎。尤其是得知他曾极力将我的业务经费压到最低水准之后。
  “那好像是家叫做‘欧洲信托金融’的公司。”我说话时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设在巴哈马群岛。”
  “好地方。”迈克若有所思地说,“一直设在那儿吗?”
  “不是。”
  “超级潜水运动……”
  “我们是不是对他们作例行的检查?”我终于切入了正题,“查一查他们的信用等级?”
  “这事交给我办吧。”他说。
  两周后,我被告知欧洲信托金融公司完全适合做巴林银行的客户。
  某天上午,我正忙于为富士银行买进时,电话响了。
  “我是波尼弗伊。”他平静地说,“我希望能买进四千份合同。”
  四千!SIMEX平均日成交量仅为二千。四千可真是个庞大的数字。
  “好的。”我表示同意,“我们会在大阪和这里同时做这个交易的。市场价格现在为三百五十,但是可能会马上变动。”
  “尽量在低于四百时买进。然后再看情况。”
  我给乔治打了个手势,让他过来。
  “我们要买进四千份六月到期的合同。”
  “四千!我的天!”
  “今天的流动性怎么样?”
  “紧极了。你要是抛出五百份,市场马上就会变动。”
  “艾力克,还有其他要求抛出的交易员吗?”
  “有好几百。”
  我思考了一会儿。市场马上就又上涨了一些。
  “好吧。我们就卖出这些合同来止住上扬的势头。一旦奏效,马上又买回来。我让大阪方面买进一千,你在这儿买进一千。然后,可能会有一些早些时候的买主会来抛出他们的期货,我们早些动手的话,他们会到快收盘时再完全抛出,这时两方面可再分别购进一千份。”
  乔治返回交易场地,稍稍等候了一会儿。然后,他就挥开双臂,演戏似地报出二百份。他又叫又跳地闹了好长时间。老天,他的样子就像他正看见世界末日来临似的。穿红夹克的人围着他,购买并不踊跃,于是市场价格便越降越低。乔治招呼着大家,仿佛他卖的是一钱不值的臭狗屁似的。市场上的人都必须判断他是否是一个真正的卖主。过了一会儿,终于有几位交易员们开始相信,他是有大笔期货等待卖出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交易员拿定主意,纷纷赶在乔治之前将期货售出。交易大厅里喧哗声又高了起来。乔治的表演十分出色。人们已经不再注意他了。他显得那么绝望,不断地向我打手势,通知我当时的市场价格。价格已从四百点跌到了三百点。我朝距乔治几码远的马士兰点点头。马士兰便开始买进,而乔治仍然作势要卖出。自然,乔治卖得很不顺手。到马士兰已购入五百份时,乔治也转而收购那些受他的影响而要求卖出的交易员的期货。等他们又购入五百份时,市场价格已逐渐回升到了四百点。我又购买了一些合同,这时,喧闹声更大了。乔治又买进了几份之后,昂首阔步地回到我身边。大阪方面的收购比较成功,那边的价格比较稳定。
  “我们已购进了一千五百份。没人发觉我们的意图,我们在五百点时,像一架偷袭的轰炸机一样,又突然抛出。那时候,市场的表现真是太可笑了。”
  到吃午饭时,我们已成功地购进了三千五百份。现在,大家都明白我们是个大买主了。SIMEX的流动性很低,那是因为许多新加坡交易员都用自己的帐户进行交易的缘故,而且,对他们的限额是相当低的。无论是做五份还是十份的交易,一旦失手,那都是切肤之痛。如果乔治和他们纠缠太久的话,那很可能使市场上其它的交易员警觉起来,从而发现他的真正目的。不过,今天一切顺利,因为他是那么卖力地兜售,使大家都相信他真的是要卖出,他和马上兰都买了一部分摩根斯坦利银行的大额合同。
  我给波尼弗伊打通了电话,努力控制自己高兴的心情,“我们已买进了四千,平均价格为三百七十点。”
  “干得不错。”真奇怪,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兴趣。
  我挂下电话,朝空中打了一拳。
  “我操!我们一下赚了八千美元的佣金。”
  菲利浦·波尼弗伊从此让我们忙个不停。他是sIMEX市场上当然的最大交易商,他做成的交易额都是数字惊人的。
  但是,有件事很怪,那就是他对交易的盈损似乎漠不关心。在盈利的时候,我看不到他有任何满意的表示,亏损的时候他也决不会失望或生气。对其他客户,我都清楚他们的哀乐之源。
  但是,从替他做第一笔交易开始,波尼弗伊就一直是个谜。
  乔治的情况不太妙。他面前的桌上摆满了空的啤酒瓶,桌上的烟灰缸里也装满了烟蒂。他的衬衫和领带都沾上了啤酒,而且双目无神。一个身材苗条身穿黑色短裤的马来西亚妓女正用手抚摸着他的裤子。
  “你是在浪费时间。”我对她说,“他不会有兴趣的。”
  妓女汕讪地退回售酒柜台去了。
  “乔治,你到底怎么啦?”
  “我们分手了。我又是自由之身了,我叫她滚蛋了。”
  我知道乔治和他妻子闹离婚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因为他过去经常和一位也在交易大厅工作的小姐出去。看来,现在这件事终于有了个了结了。这时正是快到圣诞节的时候,酒吧里装饰的圣诞老人和鹿拉雪橇与周围的环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终于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了。”乔治严肃地说,“那么多失去的时光都有待弥补。”
  乔治被赶出了家门,所以他要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他每晚都深夜才回来,然后在起居室里的沙发上蜷缩着度过每个早晨。圣诞节那天,丽莎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你把我们的圣诞节整个搅乱了。”她追着他叫嚷道,“你出去清醒清醒,找不到驯鹿你别回来。”
  乔治步履蹒跚的走了。
  到了一月,我们又重新投入了工作。但是乔治却开始自暴一自弃。他每晚都出去饮酒作乐,早上带着满身酒气和廉价香水的气味来交易场地。他一件衬衫可以一连穿上三天。我当时并没觉得我该怎么处分他,因为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使我想起我在沃特福的朋友们。和他们一样,乔治对别人的评价毫不在意。
  新加坡是个制度严格的地方,所以大多数人待人处事都小心谨慎。它同时又是个非常狭小的地方,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众人的耳目,但是,我喜欢乔治,因为他对这些全不在意,他清楚,他是世界上最棒的交易员之一。他需要的是工作之外的自由自在。
  然而,他很快就成了令我头痛的人,因为他开始出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冲着乔治拿出一张他经手的交易清单。
  “我买进了一百份九月的期货。”他说。
  “你买进?我操,我说的是卖出!”
  “你说的是买进。”
  “这太荒唐了,你完全搞反了,你还做了哪些交易?”
  乔治拿出一叠清单。我拿过来看了看,发现他根本没有怎么填写。他缺好几份凭证。我便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这和金姆的错误如出一辙。我们要受这一夜头寸的困扰了。
  “这样吧。”我转过身,把清单放到桌上,说:“我来把它们整理出来。”
  于是我便开始整理它们。乔治做成的交易是大量的,但差错也层出不穷。结果,我发现我们还有四百二十份合同没有替客户卖出去。但事先我们已告知客户我们已将它们成功地卖出了。所以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替客户处理好这件事。但这回,我是深陷其中,无力解决了。我站起来,朝力塞尔·孙走云。
  “我需要把这笔交易也记到八八八八八帐户上。”我对她说。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我是如何弄跨巴林银行的(尼克李森自传)目录

自序 序言在可达金乃巴罗度周末 第一章在沃特福的生活:
第二章巴林银行 第三章抵达新加坡,建八八八八八帐号 第四章一九九三~一九九四年度内部审计
第五章亏损激增的一九九四年 第六章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与十二月 第七章从一九九五年一月到二月六日
第八章一九九五年二月六日(星期一)到二月十七日 第九章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日至二月二十三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第十章二月二十七至三月二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第十一章荷因克斯特监狱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