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统皇帝

一、矢志复辟6节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瑜妃道:“过些天我让她来会亲。”
  王焦氏跪在地上叩头道:“我谢谢主子了……谢谢主子的恩德。”
  瑜妃忽然想起了什么,拉起了王焦氏,“二嫫,刚才我不是说会亲吗?既然宫女的父母能来宫中探视她们,妈妈的家人也可到宫中叙天伦,那么皇帝的母亲怎么不能来看看儿子呢?”
  王焦氏激动地道:“主子是说让北府的福晋奶奶来看万岁爷?”
  “是的。”
  王焦氏又扑嗵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头,道:“我先替万岁爷谢谢主子了。”
  王焦氏站起身,瑜妃又问道:“皇帝说过他想母亲吗?”
  “没说过。只是刚来的时候,整天哭叫着要回家,要娘,有时在梦中还叫还哭……那情景,真让人伤心。”
  瑜妃道:“多亏你啊。”
  “过了几个月,万岁爷也就忘了,只是听说在登基的时候,哭得厉害,硬要王爷把他带回家去。”
  “现在,他可能忘了他母亲了。”瑜妃道。
  “不会吧,过了多少年也不会忘的。说实在的,万岁爷天资聪明,可是我看,万岁爷对人情世故,知道的太少,这太不好了。”
  晚上,溥仪回到长春宫,王焦氏满脸欢容地道:“老爷子,快过来,我告诉你一件大喜事!”
  溥仪忙跪过去,扑在她怀里道:“什么喜事?”
  只有在王焦氏这里,溥仪才全忘了君臣之礼,而且在别人面前也不避讳,大家都习以为常,似乎溥仪在王焦氏面前忘掉君臣之礼是天经地义的。
  王焦氏道:“老爷子,瑜主子要安排万岁爷会亲呢?”
  “什么?会亲?”皇上疑感地道。
  “对。”
  “什么是会亲?”
  王焦氏笑道:“就是让北府的福晋奶奶来宫中看皇上。”
  出乎王焦氏的意料,溥仪并不像她预想的那样激动,而是冷淡地道:“是这么回事。好,好。”
  溥仪的态度,正如内务府告诉他,有总统府的礼官要见。
  王焦氏看着博仪这种表情,这种反应,一阵心酸。
  瑜妃却正在高兴。
  瑜妃叫来列妃和瑨妃,把她想让醇王府的福晋来会亲的事儿说了。
  珣妃道:“这事对我们能好吗?皇帝和她的亲生母亲关系亲密了,那不就疏远了我们?”
  瑨妃道:“三姐这样做是对的,北府的福晋虽是皇帝的亲生母亲,可她却只是福晋,永远也只是福晋,这名份是不可改的。而我们这样做,不仅和皇帝亲密了,和北府也走得近了。”
  珣妃笑道:“还是三姐的脑瓜子好使。”
  第二天,瑜太妃把想法告诉了内务府,内务府又转告了醇亲王载沣,奏明了皇上。
  为慎重此事,在养心殿里,四位太妃、皇上、载沣王爷、载涛贝勒及内务府,齐集一起,专门讨论此事。
  瑾太妃端康道:“二百多年来,对皇帝,大清没有会亲一说。皇帝既入宫,母育的职责就属后妃,如今,我们四位就是皇帝的额娘,北府福晋来会亲,是什么身份呢?”
  瑜太妃道:“‘世易时移,变法宜也。’宫中的礼法也是要随时随事而变的。如今皇上逊位是事实,皇室和王公大臣都不要回避这个问题;这样皇上在读书之余会亲是不影响什么事情的。至于说到二百多年来没有会亲,那是因为先代的皇帝都出自宫中的缘故。北府福晋来会亲后,仍是君臣关系,至于皇额娘,当然只能是我们四位。”
  大家最后都同意了瑜太妃的建议,而会亲的一切事宜,也就由瑜妃主持负责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溥杰一夜未睡,起得晚,刚用过早点,就有太监来报,说是福晋和老福晋都在等着他呢。
  “什么事?”
  那太监道:“肯定是大事,老福晋和福晋都很紧张呢。”
  溥杰随太监快步来到老福晋的信果堂,见老福晋和福晋及妹妹锡媖都已在这里,听老福晋哭泣着道:“这下好了,我们能见着他了。”
  溥杰诧异的道:“怎么了?”
  福晋道:“宫中的瑜主子宣我们进宫会亲,你就可以见上你皇上哥哥了。”
  溥杰一阵激动,母亲平日总是教导自己努力读书,将来辅佐哥哥恢复祖业,说到动心处,常常流泪:“将来大清的事业,就靠你们了。你阿玛是个没主见懦弱的人,可不要学他。”
  现在,就要见上皇上哥哥了,他怎能不激动呢。
  福晋道:“杰儿,你和韫英去迎接天使去,他已从奏事处向这边来了。”
  溥杰和韫英连忙出门到廊外恭迎天使,兄妹两个肃立在那儿,也不敢抬头。不一会儿,天使走来,奏事太监高声道:
  “天使到——”
  溥杰、韫媖随后道:“恭迎天使。”
  那位天使头戴金项,身穿袍褂,踱着方步来到信果堂。博杰和韫媖跟在后面。天使进堂后,站在堂屋中央的东侧。老福晋、福晋带着溥杰和韫媖,对着方桌望空向太妃请安,然后半向左转退到桌子两侧依次而立。
  天使这时正颜肃目朗声道:
  “瑜主子问老福晋、福晋好,传老福晋、福晋带着溥杰阿哥、韫媖大格格进宫会亲。”
  溥杰此时定睛看这位天使,原来是他过去的贴身小太监刘得顺,此时出息了,做了宫中的天使。
  刘得顺说罢将太妃所赐的尺头、玉凤、荷包等物,交于醇王府的太监,太监把这些赐品恭放在桌子上,于是老福晋、福晋、溥杰和韫媖便跪下向北望望磕了三个响头谢恩。
  这时,刘得顺才道:“奴才给主子问安了。”
  于是走到老福晋前磕了三个头,又走到福晋前磕了三个头道:“奴才不会忘记福晋奶奶对奴才的好处。”随后又到博杰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道:“二爷还记得奴才吗?以后就有机会再侍候二爷了。”博杰道:“哪能忘呢,顺儿。”刘得顺笑道:“二爷果然记得。”随后,刘得顺又在韫媖的面前磕了三个头。
  刘得顺由天使的身份复变过在醇王府中做过事的太监,说话就轻松了。他们于是议定了进宫带几个妈妈、几名太监、住多少天。
  刘得顺道:“二爷,主子要赐给二爷花翎,入宫前要准备好。”
  溥杰望了老福晋和福晋。福晋道:“顺儿放心吧,什么事都会圆满的。”
  于是刘得顺又详详细细地交待了一遍,便向老福晋、福晋、阿哥、格格,一一叩头请安而出。
  溥杰和韫媖又把他送到廊下,此时他又恢复了天使的身份。
  老福晋道:“进了宫中就是不一样,看顺儿出息得多了。”
  紧张地准备了几天,傅杰和韫瑛也排练了几天,进宫会亲的日子终于到了。
  老福晋和福晋各乘一顶人抬大轿,溥杰和韫媖分乘在两辆大车内。一行人走在大街上,引来了不少行人驻足观看。到了神武门,轿子继续前行,其余的人继步跟随。到了内廷的苍震门,王府的官员停下来,只剩下看妈和太监随福晋、阿哥和格格进去。福晋和老福晋却换成了二人肩舆,经过御花园,绕过太极殿,来到长春宫。
  老福晋一行人到了西配殿休息,此时,刘得顺过来向福晋道:“福晋奶奶,稍时主子赏二爷花翎时,二爷要碰头谢恩,都准备好了吗?”
  没等福晋开口,博杰道:“我不会碰头,可是翎子我已经带来了。”
  刘得顺笑着道:“二爷先别嚷,翎子还没赏给你呢。”
  福晋瞪了博杰一眼道:“少多嘴!”
  刘得顺道:“待会儿二爷听到主子赏戴花翎时,二爷要立即跪在地上,摘下官帽放在右膝的右前方,再把脑门触地三次,然后戴上帽子再叩三个头,听清楚了吗?”
  溥杰道:“听清了。”
  不一会儿,一位太监过来请福晋到了体元殿。殿内南窗炕沿上,坐着一位头戴昆邱帽,身穿古色长袍的女人。
  刘得顺高喊:“醇王府老福晋太太、福晋奶奶、二阿哥、大格格向敬懿瑜主子叩安。”
  于是老福晋、福晋、博杰、韫媖便向瑜太妃磕了三个头。随后献上贡物八盒点心。
  瑜太妃道:“你们辛苦了。”
  刘佳氏等道:“谢主子赐福,到宫中会亲。”
  瑜太妃道:“赏。
  于是便有小太监捧着一个小方盘,另一个太监从方盘内取出绿玉戒指给老福晋刘佳氏和福晋瓜尔佳氏,取出两枚玉佩分别挂在傅杰和韫媖格格的襟前纽扣上。
  于是老福晋一行人又是磕头谢恩。
  瑜太妃道:“平身——坐下吧。”
  于是老福晋等坐在两边摆好的四把椅子上。
  瑜太妃道:“我看老福晋身体还很硬朗,平时要多保重啊。”
  “谢太妃,蒙太妃的福,我的身体骨儿很结实。”
  瑜妃道:“这就好了。”她又转向瓜尔佳氏,道:“福晋,想皇帝吗?”
  福晋还没有回答,老福晋刘佳氏哭出来,道:“想,怎能不想……不知现在是什么样了。”
  福晋瓜尔佳氏道:“老福晋太太当时哭昏过去了,皇帝当时是她育养的。”
  瑜太妃道:“这都是人之常情,骨肉血脉之间,哪有不想的,所以我这次提出会亲的事,虽然祖宗没定这规矩,宫中没有先例,但于情于理,这样做是对的。祖宗有时,也会赞赏这样做的。”
  刘佳氏道:“谢太妃了,我在世上的日子不会多,能见一见皇上,也就心愿全满足了。”说着又落下泪来。
  正说着,有奏事太监道:“万岁爷来请安了。”
  太妃道:“皇帝请安来了,老福晋,你们下去歇歇吧。”
  于是,有太监前来把老福晋一行人又引回西配殿,此时,宫女们也都纷纷退去。
  “皇帝,老福晋和福晋及阿哥和格格已经到了,待会儿就在院子中相见。既是家法,你们母子团聚,我就不在场了。”
  溥仪道:“谢谢额娘。”
  过了一会儿,体元殿后门打开,张谦和与阮进寿都穿着官服戴着顶戴,在前开路,后面又是两个领班太监跟随,然后是御前太监,其身后,则跟着一群随用的小太监。
  此时,西配殿也走出老福晋、福晋、二阿哥和格格。
  两个人群相遇在院子中。
  阮进寿铺下一块黄色的拜垫,于是溥仪走上前跪下向老福晋道:“太太安祥。”
  老福晋头一晕,差点跌倒,道:“皇帝起来吧,起来吧,长高了,长高了……”说着差点儿掉下泪来。旁边的瓜尔佳氏扶了她一下,她明白了,便站在那里眼盯着溥仪。
  溥仪又跪下去,道:“给奶奶请安。”
  溥仪站起后,溥杰和韫媖齐齐跪下道:
  “给皇上哥哥请安。”
  溥仪笑了:“起来吧。”
  溥仪心想:“这下好了,有了可爱的弟弟和妹妹来了。”
  那边傅杰和韫媖扑闪着眼睛,心道:“原来皇上还只是个小孩子呀。”
  虽然母亲整日地教导溥杰让他将来辅佐皇上哥哥恢复祖业,虽然母亲不止一次地说过皇上还很年幼只比他博杰大一岁,但是在溥杰的脑海中,既然是皇上,就是白领飘胸、神情严肃的人,可是现在一见,却只是一个小孩,还冲自己发笑,不禁感到意外,也很感新奇。
  刘佳氏和瓜尔佳氏本来有千言万语,可是此时也说不出一句,本料想见到皇上会多么激动,多么热烈,可现在看到皇上以后,却有一段冰冷的距离感,她们见博仪并没有想象的那样会对她们表现出亲热,倒是对弟妹们倒显出高兴的神情,心里一时间酸甜苦辣成什么滋味都有。
  张谦和见大家都傻呆呆地站着,便笑着对刘佳氏和瓜尔佳氏道:“万岁爷平常老惦着老福晋、福晋,也经常念叨,说不知阿哥和格格们长多高了。可是骤一见面,有些认生,过一两天就熟了。”
  刘佳氏道:“是啊,我天天想他,天天想他,今天见了,也不知说啥好了。”
  张谦和道:“就是,乍一见,不知说什么才好。这样吧,老福晋太太和福晋奶奶在这站着,恐怕也累了。万岁爷,不如到太太和奶奶休息的西配殿去坐一会去。”
  “好。”溥仪道。
  一行人进了西配殿,皇上和老福晋一行人落座后,张谦和示意大监们和妈妈们全退去。
  刘佳氏道:“宫中看护的还好吗?我怎么看皇帝还没有杰儿壮实呢?”
  瓜尔佳氏道:“老太太是平时想皇帝想得入迷了,总想着皇帝现在该是亭亭玉立或顶天立地了。如今骤一见,与想象的不同,所以才这么说。我看,皇帝的气色精神很好,个头比杰儿高了半头,很好,很好。”
  瓜尔佳氏的心里也觉得皇帝有点瘦弱,说这番话,既是开导老太太,也是开导自己。
  溥杰此时道:“我还以为皇上哥哥是个白胡子老头呢,今儿一见,才知道和溥杰差不多。”
  这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溥仪心想:“我要是生活在醇王府肯定会更幸福。”于是说道:“我没能生活在祖母和母亲膝下。我想,杰弟弟和韫媖妹妹一定会快乐,”他望着溥杰和韫媖,道:“是吗?”
  溥杰和韫媖不知说什么才好,他们不懂得为什么皇上哥哥却觉得生活在王府比生活在宫中更好。其实,他们年长后又何尝不觉得,生活在王府中还不如生活在一般的平民百姓的家中。
  皇上的话,勾起了刘佳氏和瓜尔佳尔的无限心事。
  刘佳氏道:“我从来就不觉得皇宫里有什么好,可这都是慈禧老佛爷的主意,没办法的。”说着又要掉泪,她想起了载湉黯淡的一生,想起了差点把七儿子过继给别人,要是那人恰好就在老佛爷下令把载涛过继出去时就死去的话。现在,虽然溥仪没有像她当初预想的那样成为慈禧玩弄的木偶,可是已经逊位的惨境,不能不让人心酸。
  瓜尔佳氏觉得婆母不该这么直率,道:“老太太,看您说哪儿去了。我看,这宫中不比咱们对皇帝差,瑜主子不就很体谅人吗?”
  刘佳氏也觉对身为皇帝的孙子说这些话不妥,道:“是的,宫中和家里是一样。”
  溥仪道:“嬷嬷王二嫫时常提起太太和奶奶,太太和我想象的没什么差别,太太和我的想像是有出入的。”
  福晋道:“皇帝想象我是怎样的?”
  博仪道:“我认为母亲就如二嫫一样,很高大,结实。”
  福晋道:“我的个头也不小呀,身子也很结实的。”
  博仪没法说出福晋的神情,眉宇间的气质不似母亲,于是便道:“我以为母亲一见到我就会把我抱在怀里……”
  瓜尔佳氏眼睛一红,道:“我也以为儿子会扑在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脖子……”
  刘佳氏又流出了眼泪,道:“皇帝,过来,让我抱抱吧……”
  福晋道:“太太……”
  刘佳氏道:“有什么,都是自家人。”
  溥仪走过去,刘佳氏苍老的脸绽出春晖般的笑容,那双皮包骨头的手把皇帝抱进怀里。
  溥仪激动万分,觉得他的血已和祖母的流在了一处。老祖母虽然已老态龙钟,博仪却觉得,她一定会和嬷嬷一样健康长寿。
  此时,门口有太监叫道:“主子赐老福晋、福晋、二阿哥、大格格在体元殿和主子同桌用膳。”
  溥仪于是走开。
  老福晋一行来到体元殿。一个太监跪在地上对太妃道:“老爷子进吃的!”
  于是,一队穿着蓝袍的太监在殿中的堂屋里先摆下两个餐桌,又接上一个长腿方桌,随后,一队太监把金镶银盖的碗盘一个个摆到桌子上。
  桌子东头摆着雕木椅,沿着桌边各放了两把普通的椅子。
  “碗盖——”
  随着这声喊,霎时所有的碗盖被取下来,放在提盒内提走。
  “吃的摆齐了。”一个太监跪在地上禀告道。
  瑜太妃便坐在雕木椅子上,坐定后,对老福晋道:“赐您同桌。”
  老福晋便率儿媳和孙子孙女跪下给大妃磕了三个头,道:“谢主子恩赐。”
  太妃道:“往后同桌,就不必谢恩了。都是自家人,老福晋年岁又大,这个礼就免了。”
  这时,老福晋一行坐下来。
  大家正吃饭之间,一个太监跪在地上向太妃道:“万岁爷进了一碗金银米、半个馒头、一碗玉米接粥,进得香。”
  太妃道:“知道了。”
  刘佳尔道:“皇帝吃得还真不少呢,比杰儿吃得多很了。”
  瑜妃道:“这一阵子,皇帝胃口确实很好,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嘛。”
  用罢饭,老福晋一行退到屏风后,早有太监端来漱口盂、热手巾把,漱口、擦手后,太监又端来盘子,里面放着盐炒槟榔、豆蔻、橄榄,都是助消化的东西。
  太妃用完膳,坐在东边的炕沿上,宫女、太监们把她的漱口盂、牙刷准备好,便转身退出来。此时博杰正好奇地往里看,一个太监忙走过来轻声耳语道:“二爷,转过头来,瑜主子是最怕人见了她的假牙的。”
  溥杰便连忙转过头来。
  第二天,老福晋带着一行人依次拜望其他三位太妃,都是照例地磕头、献贡品、受赏又磕头谢赏。只是在瑾妃那儿,端康瑾妃的胖脸如结了霜一样,冷冰冰的。
  从永和宫退出来,瓜尔佳氏道:“再在里面呆一会儿,我就要憋死了。”
  刘佳氏道:“她对咱看样子是不欢迎的。”
  第三天,用过午膳,午膳过后,溥仪在祖母、母亲处说了一会儿闲话后,道:“太太,奶奶,让溥杰和韫媖到养心殿去玩会儿吧。”
  福晋道:“问问瑜主子吧。”
  瑜主子笑道:“你们早该这样了,快去玩儿去吧。”
  刘佳氏心道:瑜太妃还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来到养心殿的西暖阁,溥仪把太监都轰了出去。
  溥仪道:“你们在王府里玩什么?”
  溥杰道:“荡秋千、踢毯子、捉迷藏。”
  “你们也玩捉迷藏呀!”溥仪欢喜地道。
  “当然。”傅杰道。
  “你们都和谁玩?”溥仪道。
  溥杰说:“我、大妹、二妹、三妹,还有小太监一齐玩。皇上哥哥,你也会玩吗?”
  “当然。”
  “可是你和谁玩呢?”博杰问。
  “和太监,总是我赢。”
  溥杰道:“那怎么会呢?”
  溥仪道:“我们三个就玩捉迷藏。好吗?”
  “好!”溥杰蹦起来。
  韫媖道:“这里黑洞洞的,我怕?”
  溥仪道:“我们就在这里,不许出这间屋子的,不行吗?”
  傅杰道:“媖妹,怕什么,就这么块点地方,比咱那假山洞亮多了。”
  “那好吧。”韫媖道。
  溥杰道:“皇上哥哥你先找,你这里熟悉。”
  “行!”
  博仪说罢,拿来绸子,蒙住了眼睛,停了一会儿叫道:“行了吗?”
  没有人应。
  于是皇上解开绸子,四下里寻找起来,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真怪。溥仪又一一地仔细寻去,见钟的后面藏着一个人。
  “真会藏。”溥仪心道。于是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刚一到钟前,又停下了,想,这大钟后面必是妹妹,心里便想一个鬼点子。他突然叫道:“妖怪来了,妖怪来了!”
  “啊——”韫媖喊叫着从落地大钟的后面跑出来。
  “哈哈哈……”溥仪笑起来,他从来也没有这么开心过。
  “皇哥哥犯规,皇哥哥吓人,这次不算。”韫媖道。
  “好,媖妹妹,这次算我犯规。”
  “那下次再吓人,怎么罚你?”
  “什么,我是皇上还罚我?”溥仪道。
  韫媖被溥仪说的一愣,这时,博杰不知从那里溜出来道:“皇上哥哥犯规了也要罚,不然怎么叫规矩?李世民还依法办事呢。”
  “你也学了《贞观政要》——好,谁犯规都罚,可怎么罚呢?”
  韫媖道:“谁犯规了就罚谁当马骑。”
  溥杰一听,道:“媖妹,这行吗?他是皇上哥哥。”
  溥仪却道:“行。
  于是兄妹三个又玩起来。
  张谦和来叫他们吃晚饭,三人才大汗淋漓出来,兴致未减。
  有太监和老妈子给皇上、博仪和韫媖擦洗过,溥仪才道:“传膳。”
  于是“传膳”便一声声地由殿内传到殿外,一直传到御膳房。随后是一队队的太监进到养心殿,把饭菜摆上桌子。
  溥仪龙座上坐定后,道:“赐溥杰、韫媖同桌。”
  溥杰和韫媖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地磕过头,谢过赐,这才坐下来。
  于是便有尝膳的太监一一把饭菜尝遍,才有太监喊道:“进膳。”
  溥杰从来也没有见过摆过这么多的饭菜,膳后,问道:“皇上哥哥,你每顿饭都摆这么多么?”其实,在冬天,还要多一桌火锅。
  “什么?”溥仪诧异地道,“你们天天不是这样用膳的吗?”
  他觉得,天下的人都是这样吃饭的,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穷人,有吃不饱的人。
  几天过去了,会亲就要结束了。溥仪对弟妹们恋恋不舍,对瑜妃道:“皇额娘,以后还会亲吗?”
  瑜太妃笑道:“今后来的更多,住的时间再长点。”
  “那太谢谢皇额娘了。”
  溥仪又来到祖母、母亲处见了一面,道:“太太、奶奶常来。”
  刘佳氏道:“会的,会的。”
  “把两个小妹妹也带来。”
  刘佳氏道:“一定一定。”说着就要流泪。
  溥杰和韫媖见祖母流泪,突然想起了“临别必须垂涕”的教导,就用手指醮着唾沫抹眼角,不料被瓜尔佳氏看了,可这小兄妹仍装作没人见到,作着哭腔道:“皇上哥哥,我们走了。”
  回家后,瓜尔佳氏叫过溥杰和韫媖训斥道:“有往眼角上抹唾沫瞎哭的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宣统皇帝目录

前言 一、悲惨岁月 二、各怀鬼胎
三、波谲云诡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1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2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3节 一、儿皇登基 载沣摄政4节 二、腐败反动风雨飘摇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1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2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3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4节 三、革命流产 大清覆灭5节 一、矢志复辟1节
一、矢志复辟2节 一、矢志复辟3节 一、矢志复辟4节
一、矢志复辟5节 一、矢志复辟6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1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2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3节 二、府院争权 张勋复辟4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1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2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3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4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5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6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7节 三、少年情怀 天子春梦8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2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3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4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5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6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7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8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9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0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1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2节 四、振翅欲飞 翮断梦破13节
一、认贼作父1节 一、认贼作父2节 一、认贼作父3节
一、认贼作父4节 一、认贼作父5节 一、认贼作父6节
二、囚笼偷生1节 二、囚笼偷生2节 二、囚笼偷生3节
二、囚笼偷生4节 二、囚笼偷生5节 二、囚笼偷生6节
一、四散逃窜1节 一、四散逃窜2节 一、四散逃窜3节
一、四散逃窜4节 一、四散逃窜5节 二、囚居之龙1节
二、囚居之龙2节 二、囚居之龙3节 二、囚居之龙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