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

第三十九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却说孙权督众攻打夏口,黄祖兵败将亡,情知守把不住,遂弃江夏,望荆州而走。甘宁
料得黄祖必走荆州,乃于东门外伏兵等候。祖带数十骑突出东门,正走之间,一声喊起,甘
宁拦住。祖于马上谓宁曰:“我向日不曾轻待汝,今何相逼耶?”宁叱曰:“吾昔在江夏,
多立功绩,汝乃以劫江贼待我,今日尚有何说!”黄祖自知难免,拨马而走。甘宁冲开士
卒,直赶将来,只听得后面喊声起处,又有数骑赶来。宁视之,乃程普也。宁恐普来争功,
慌忙拈弓搭箭,背射黄祖,祖中箭翻身落马;宁枭其首级,回马与程普合兵一处,回见孙
权,献黄祖首级。权命以木匣盛贮,待回江东祭献于亡父灵前。重赏三军,升甘宁为都尉。
商议欲分兵守江夏。张昭曰:“孤城不可守,不如且回江东。刘表知我破黄祖,必来报仇;
我以逸待劳,必败刘表;表败而后乘势攻之,荆襄可得也。”权从其言,遂弃江夏,班师回
江东。

    苏飞在槛车内,密使人告甘宁求救。宁曰:“飞即不言,吾岂忘之?”大军既至吴会,
权命将苏飞袅首,与黄祖首级一同祭献。甘宁乃入见权,顿首哭告曰:“某向日若不得苏
飞,则骨填沟壑矣,安能效命将军麾下哉?今飞罪当诛,某念其昔日之恩情,愿纳还官爵,
以赎飞罪。”权曰:“彼既有恩于君,吾为君赦之。但彼若逃去奈何?宁曰:“飞得免诛
戮,感恩无地,岂肯走乎!若飞去,宁愿将首级献于阶下。”权乃赦苏飞,止将黄祖首级祭
献。祭毕设宴,大会文武庆功。

    正饮酒间,忽见座上一人大哭而起,拔剑在手,直取甘宁。宁忙举坐椅以迎之。权惊视
其人,乃凌统也,因甘宁在江夏时,射死他父亲凌操,今日相见,故欲报仇。权连忙劝住,
谓统曰:“兴霸射死卿父,彼时各为其主,不容不尽力。今既为一家人,岂可复理旧仇?万
事皆看吾面。”凌统即头大哭曰:“不共戴天之仇,岂容不报!”权与众官再三劝之,凌统
只是怒目而视甘宁。权即日命甘宁领兵五千、战船一百只,往夏口镇守,以避凌统。宁拜
谢,领兵自往夏口去了。权又加封凌统为承烈都尉。统只得含恨而止。东吴自此广造战船,
分兵守把江岸;又命孙静引一枝军守吴会;孙权自领大军,屯柴桑;周瑜日于鄱阳湖教练水
军,以备攻战。

    话分两头。却说玄德差人打探江东消息,回报:“东吴已攻杀黄祖,现今屯兵柴桑。”
玄德便请孔明计议。正话间,忽刘表差人来请玄德赴荆州议事。孔明曰:“此必因江东破了
黄祖,故请主公商议报仇之策也。某当与主公同往,相机而行,自有良策。”玄德从之,留
云长守新野,令张飞引五百人马跟随往荆州来。玄德在马上谓孔明曰:“今见景升,当若何
对答?”孔明曰:“当先谢襄阳之事。他若令主公去征讨江东,切不可应允,但说容归新
野,整顿军马。”玄德依言。

    来到荆州,馆驿安下,留张飞屯兵城外,玄德与孔明入城见刘表。礼毕,玄德请罪于阶
下。表曰:“吾已悉知贤弟被害之事。当时即欲斩蔡瑁之首,以献贤弟;因众人告危,故姑
恕之。贤弟幸勿见罪。”玄德曰:“非干蔡将军之事,想皆下人所为耳。”表曰:“今江夏
失守,黄祖遇害,故请贤弟共议报复之策。”玄德曰:“黄祖性暴,不能用人,故致此祸。
今若兴兵南征,倘曹操北来,又当奈何?”表曰:“吾今年老多病,不能理事,贤弟可来助
我。我死之后,弟便为荆州之主也。”玄德曰:“兄何出此言!量备安敢当此重任。”孔明
以目视玄德。玄德曰:“容徐思良策。”遂辞出。

    回至馆驿,孔明曰:“景升欲以荆州付主公,奈何却之?”玄德曰:“景升待我,恩礼
交至,安忍乘其危而夺之?”孔明叹曰:“真仁慈之主也!”正商论间,忽报公子刘琦来
见。玄德接入。琦泣拜曰:“继母不能相容,性命只在旦夕,望叔父怜而救之。”玄德曰:
“此贤侄家事耳,奈何问我?”孔明微笑。玄德求计于孔明,孔明曰:“此家事,亮不敢与
闻。”少时,玄德送琦出,附耳低言曰:“来日我使孔明回拜贤侄,可如此如此,彼定有妙
计相告。”琦谢而去。

    次日,玄德只推腹痛,乃浼孔明代往回拜刘琦。孔明允诺,来至公子宅前下马,入见公
子。公子邀入后堂。茶罢,琦曰:“琦不见容于继母,幸先生一言相救。”孔明曰:“亮客
寄于此,岂敢与人骨肉之事?倘有漏泄,为害不浅。”说罢,起身告辞。琦曰:“既承光
顾,安敢慢别。”乃挽留孔明入密室共饮。饮酒之间,琦又曰:“继母不见容,乞先生一言
救我。”孔明曰:“此非亮所敢谋也。”言讫,又欲辞去。琦曰:“先生不言则已,何便欲
去?”孔明乃复坐。琦曰:“琦有一古书,请先生一观。”乃引孔明登一小楼,孔明曰:
“书在何处?”琦泣拜曰:“继母不见容,琦命在旦夕,先生忍无一言相救乎?”孔明作色
而起,便欲下楼,只见楼梯已撤去。琦告曰:“琦欲求教良策,先生恐有泄漏,不肯出言;
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赐教矣。”孔明曰:“疏不间亲,亮
何能为公子谋?琦曰:“先生终不幸教琦乎!琦命固不保矣,请即死于先生之前。”乃掣剑
欲自刎。孔明止之曰:“已有良策。”琦拜曰:“愿即赐教。”孔明曰:“公子岂不闻申
生、重耳之事乎?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今黄祖新亡,江夏乏人守御,公子何不上
言,乞屯兵守江夏,则可以避祸矣。”琦再拜谢教,乃命人取梯迭孔明下楼。孔明辞别,回
见玄德,具言其事。玄德大喜。

    次日,刘琦上言,欲守江夏。刘表犹豫未决,请玄德共议。玄德曰:“江夏重地,固非
他人可守,正须公子自往。东南之事,兄父子当之;西北之事,备愿当之。”表曰:“近闻
曹操于邺郡作玄武池以练水军,必有南征之意,不可不防。”玄德曰“备已知之,兄勿忧
虑。”遂拜辞回新野。刘表令刘琦引兵三千往江夏镇守。却说曹操罢三公之职,自以丞相兼
之。以毛*为东曹掾,崔琰为西曹掾,司马懿为文学掾。懿字仲达,河内温人也。颍川太守
司马隽之孙,京兆尹司马防之子,主簿司马朗之弟也。自是文官大备,乃聚武将商议南征。
夏侯□进曰:“近闻刘备在新野,每日教演士卒,必为后患,可早图之。”操即命夏侯□为
都督,于禁、李典、夏侯兰、韩浩为副将,领兵十万,直抵博望城,以窥新野。荀□谏曰:
“刘备英雄,今更兼诸葛亮为军师,不可轻敌。”□曰:“刘备鼠辈耳,吾必擒之。”徐庶
曰:“将军勿轻视刘玄德。今玄德得诸葛亮为辅,如虎生翼矣。”操曰:“诸葛亮何人
也?”庶曰: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真当世之奇才,
非可小觑。”操曰:“比公若何?”庶曰:“庶安敢比亮?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
也。”夏侯□曰:“元直之言谬矣。吾看诸葛亮如草芥耳,何足惧哉!吾若不一阵生擒刘
备,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操曰:“汝早报捷书,以慰吾心。”□奋然辞曹操,
引军登程。却说玄德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张二人不悦,曰:“孔明年幼,有甚才
学?兄长待之太过!又未见他真实效验!”玄德曰:“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两弟勿复
多言。”关、张见说,不言而退,一日,有人送□牛尾至。玄德取尾亲自结帽。孔明入见,
正色曰:“明公无复有远志,但事此而已耶?”玄德投帽于地而谢曰:“吾聊假此以忘忧
耳。”孔明曰:“明公自度比曹操若何?”玄德曰:“不如也。”孔明曰:“明公之众,不
过数千人,万一曹兵至,何以迎之?”玄德曰:“吾正愁此事,未得良策。”孔明曰:“可
速招募民兵,亮自教之,可以待敌。”玄德遂招新野之民,得三千人。孔明朝夕教演阵法。

    忽报曹操差夏侯□引兵十万,杀奔新野来了。张飞闻知,谓云长曰:“可着孔明前去迎
敌便了。”正说之间,玄德召二人入,谓曰:”夏侯□引兵到来,如何迎敌?”张飞曰:
“哥哥何不使水去?”玄德曰:“智赖孔明,勇须二弟,何可推调?”关、张出,玄德请孔
明商议。孔明曰:“但恐关、张二人不肯听吾号令;主公若欲亮行兵,乞假剑印。”玄德便
以剑印付孔明,孔明遂聚集众将听令。张飞谓云长曰:“且听令去,看他如何调度。”孔明
令曰:“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可引一千军往
豫山埋伏,等彼军至,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就
焚其粮草。翼德可引一千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
粮草处纵火烧之。关平、刘封可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
到,便可放火矣。”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
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云长曰:“我等皆出迎敌,未审军师却作何事?”孔
明曰:“我只坐守县城。”张飞大笑曰:“我们都去厮杀,你却在家里坐地,好自在!”孔
明曰:“剑印在此,违令者斩!”玄德曰:“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二弟不
可违令。”张飞冷笑而去。云长曰:“我们且看他的计应也不应,那时却来问他未迟。”二
人去了。众将皆未知孔明韬略,今虽听令,却都疑惑不定。孔明谓玄德曰:“主公今日可便
引兵就博望山下屯住。来日黄昏,敌军必到,主公便弃营而走;但见火起,即回军掩杀。亮
与糜竺、糜芳引五百军守县。”命孙乾、简雍准备庆喜筵席,安排功劳簿伺候。派拨已毕,
玄德亦疑惑不定。

    却说夏侯□与于禁等引兵至博望,分一半精兵作前队,其余尽护粮车而行。时当秋月,
商飙徐起。人马趱行之间,望见前面尘头忽起。□便将人马摆开,问向导官曰:“此向是何
处?”答曰:“前面便是博望城,后面是罗川口。”□令于禁、李典押住阵脚,亲自出马阵
前。遥望军马来到,□忽然大笑。众问:“将军为何而笑?”□曰:“吾笑徐元直在丞相面
前,夸诸葛亮为天人;今观其用兵,乃以此等军马为前部,与吾对敌,正如驱犬羊与虎豹斗
耳!吾于丞相前夸口。要活捉刘备、诸葛亮,今必应吾言矣。”遂自纵马向前。赵云出马。
□骂曰:“汝等随刘备,如孤魂随鬼耳!”云大怒,纵马来战。两马相交,不数合,云诈败
而走。夏侯□从后追赶。云约走十余里,回马又战。不数合又走。韩浩拍马向前谏曰:“赵
云诱敌,恐有埋伏。”□曰:“敌军如此,虽十面埋伏,吾何惧哉!”遂不听浩言,直赶至
博望坡。一声炮响,玄德自引军冲将过来,接应交战。夏侯□笑谓韩浩曰:“此即埋伏之兵
也!吾今晚不到新野,誓不罢兵!”乃催军前进。玄德、赵云退后便走,时天色已晚,浓云
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夏侯□只顾催军赶杀。于禁、李典赶到窄狭处,两
边都是芦苇。典谓禁曰:“欺敌者必败。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倘彼用火攻,奈
何?”禁曰:“君言是也。吾当往前为都督言之;君可止住后军。”李典便勒回马,大叫:
“后军慢行!”人马走发,那里拦当得住?于禁骤马大叫:“前军都督且住!”夏侯□正走
之间,见于禁从后军奔来,便问何故。禁曰:“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可防火
攻。”夏侯□猛省,即回马令军马勿进。言未已,只听背后喊声震起,早望见一派火光烧
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一霎时,四面八方,尽皆是火;又值风大,火势愈猛。曹家人马,
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赵云回军赶杀,夏侯□冒烟突火而走。且说李典见势头不好,急
奔回博望城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大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夺路而走。于禁
见粮草车辆,都被火烧,便投小路奔逃去了。夏侯兰、韩浩来救粮草,正遇张飞。战不数
合,张飞一枪刺夏侯兰于马下。韩浩夺路走脱。直杀到天明,却才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
流成河。后人有诗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
一功!”夏侯□收拾残军,自回许昌。却说孔明收军。关、张二人相谓曰:“孔明真英杰
也!”行不数里,见糜竺、糜芳引军簇拥着一辆小车。车中端坐一人,乃孔明也。关、张下
马拜伏于车前。须臾,玄德、赵云、刘封、关平等皆至,收聚众军,把所获粮草辎重,分赏
将士,班师回新野,新野百姓望尘遮道而拜,曰:“吾属生全,皆使君得贤人之力也!”孔
明回至县中,谓玄德曰:“夏侯□虽败去,曹操必自引大军来。”玄德曰:“似此如之奈
何?”孔明曰:“亮有一计,可敌曹军。”正是:破敌未堪息战马,避兵又必赖良谋。未知
其计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三国演义目录

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 第三回议温明董卓叱丁原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 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破关兵三英战吕布 第六回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
第七回袁绍磐河战公孙孙坚跨江击刘表 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 第九回除暴凶吕布助司徒犯长安□听贾诩
第十回勤王室马腾举义报父仇曹操兴师 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濮阳破曹操 第十二回陶恭祖三让徐州曹孟穗大战吕布
第十三回李□敦汜大交兵杨奉董承双救驾 第十四回曹孟德移驾幸许都吕奉先乘夜袭徐郡 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第十六回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水 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会合三将 第十八回贾文和料敌决胜夏侯□拨矢啖睛
第十九回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门楼吕布殒命 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 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赚城斩车胄
第二十二回袁曹各起马步三军关张共擒王刘二将 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吉太医下毒遭刑 第二十四回国贼行凶杀贵妃皇叔败走投袁绍
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第二十六回袁本初败兵折将关云长挂印封金 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走单骑汉寿侯五关斩六将
第二十八回斩蔡阳兄弟释疑会古城主臣聚义 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 第三十回战官渡本初败绩劫乌巢孟德烧粮
第三十一回曹操仓亭破本初玄德荆州依刘表 第三十二回夺冀州袁尚争锋决漳河许攸献计 第三十三回曹丕乘乱纳甄氏郭嘉遗计定辽东
第三十四回蔡夫人隔屏听密语刘皇叔跃马过檀溪 第三十五回玄德南漳逢隐沧单福新野遇英主 第三十六回玄德用计袭樊城元直走马荐诸葛
第三十七回司马徽再荐名士刘玄德三顾草庐 第三十八回定三分隆中决策战长江孙氏报仇 第三十九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第四十回蔡夫人议献荆州诸葛亮火烧新野 第四十一回刘玄德携民渡江赵子龙单骑救主 第四十二回张翼德大闹长坂桥刘豫州败走汉津口
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鲁子敬力排众议 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 第四十五回三江口曹操折兵群英会蒋干中计
第四十六回用奇谋孔明借箭献密计黄盖受刑 第四十七回阚泽密献诈降书庞统巧授连环计 第四十八回宴长江曹操赋诗锁战船北军用武
第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 第五十回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 第五十一回曹仁大战东吴兵孔明一气周公瑾
第五十二回诸葛亮智辞鲁肃赵子龙计取桂阳 第五十三回关云长义释黄汉升孙仲谋大战张文远 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第五十五回玄德智激孙夫人孔明二气周公瑾 第五十六回曹操大宴铜雀台孔明三气周公瑾 第五十七回柴桑口卧龙吊丧耒阳县凤雏理事
第五十八回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 第五十九回许诸裸衣斗马超曹操抹书问韩遂 第六十回张永年反难杨修庞士元议取西蜀
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夺阿斗孙权遗书退老瞒 第六十二回取涪关杨高授首攻雒城黄魏争功 第六十三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
第六十四回孔明定计捉张任杨阜借兵破马超 第六十五回马超大战葭萌关刘备自领益州牧 第六十六回关云长单刀赴会伏皇后为国捐生
第六十七回曹操平定汉中地张辽威震逍遥津 第六十八回甘宁百骑劫魏营左慈掷杯戏曹操 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
第七十回猛张飞智取瓦口隘老黄忠计夺天荡山 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据汉水赵云寡胜众 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曹阿瞒兵退斜谷
第七十三回玄德进位汉中王云长攻拔襄阳郡 第七十四回庞令明抬榇决死战关云长放水淹七军 第七十五回关云长刮骨疗毒吕子明白衣渡江
第七十六回徐公明大战沔水关云长败走麦城 第七十七回玉泉山关公显圣洛阳城曹操感神 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
第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赋诗侄陷叔刘封伏法 第八十回曹丕废帝篡炎刘汉王正位续大统 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
第八十二回孙权降魏受九锡先主征吴赏六军 第八十三回战*亭先主得仇人守江口书生拜大将 第八十四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
第八十五回刘先主遗诏托孤儿诸葛亮安居平五路 第八十六回难张温秦宓逞天辩破曹丕徐盛用火攻 第八十七回征南寇丞相大兴师抗天兵蛮王初受执
第八十八回渡泸水再缚番王识诈降三擒孟获 第八十九回武乡侯四番用计南蛮王五次遭擒 第九十回驱巨善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
第九十一回祭泸水汉相班师伐中原武侯上表 第九十二回赵子龙力斩五将诸葛亮智取三城 第九十三回姜伯约归降孔明武乡侯骂死王朝
第九十四回诸葛亮乘雪破羌兵司马懿克日擒孟达 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 第九十六回孔明挥泪斩马谡周鲂断发赚曹休
第九十七回讨魏国武侯再上表破曹兵姜维诈献书 第九十八回追汉军王双受诛袭陈仓武侯取胜 第九十九回诸葛亮大破魏兵司马懿入寇西蜀
第一百回汉兵劫寨破曹真武侯斗阵辱仲达 第一百一回出陇上诸葛妆神奔剑阁张*中计 第一百二回司马懿占北原渭桥诸葛亮造木牛流马
第一百三回上方谷司马受困五丈原诸葛禳星 第一百四回陨大星汉丞相归天见木像魏都督丧胆 第一百五回武侯预伏锦囊计魏主拆取承露盘
第一百六回公孙渊兵败死襄平司马懿诈病赚曹爽 第一百七回魏主政归司马氏姜维兵败牛头山 第一百八回丁奉雪中奋短兵孙峻席间施密计
第一百九回困司马汉将奇谋废曹芳魏家果报 第一百十回文鸯单骑退雄兵姜维背水破大敌 第一百十一回邓士载智败姜伯约诸葛诞义讨司马昭
第一百十二回救寿春于诠死节取长城伯约鏖兵 第一百十三回丁奉定计斩孙*姜维斗阵破邓艾 第一百十四回曹髦驱车死南阙姜维弃粮胜魏兵
第一百十五回诏班师后主信谗托屯田姜维避祸 第一百十六回钟会分兵汉中道武侯显圣定军山 第一百十七回邓士载偷度阴平诸葛瞻战死绵竹
第一百十八回哭祖庙一王死孝入西川二士争功 第一百十九回假投降巧计成虚话再受禅依样画葫芦 第一百二十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