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海花

第九回遣长途医生试电术怜香伴爱妾学洋文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却说诸亲友正交头接耳,议论彩云妆饰越礼,忽人丛中夫人盛服走出,却听她说道:“诸位亲长,今日见此举动,看此妆饰,必然诧异,然愿听妾一言:此次雯青出洋,妾本该随侍同去,无奈妾身体荏弱,不能前往;今日所娶的新人,就是代妾的职分。而且公使夫人是一国观瞻所系,草率不得,所以妾情愿从权,把诰命补服暂时借她,将来等到复命还朝时,少不得要一概还妾的。诸尊长以为如何?”言次,声音朗朗,大家都同声称赞。于是传齐吹手,预备祭祖。雯青与夫人在前,傅彩云在后。行礼毕,彩云叩见雯青夫妇,大家送入洞房。雯青这一喜,直喜得心花怒放,意蕊横飞,感激夫人到十二分,自己就从新房出来,应酬外客。那潘胜芝、贝效亭、谢山芝一班熟人,摆擂台、寻唐僧,翻天覆地的闹起酒来,想要叫局,只碍着雯青如今口衔天语,身膺使旄,只好罢休。雯青陪着畅饮,到漏静更深,方始散去。雯青进来,自然假意至夫人房中,夫人却早关了门。雯青只得自回新房,与彩云叙旧。久别重逢,绸缪备至,自不消说。
  正是芳时易过,倏满假期,便别了夫人,带了彩云,出了苏州城,一径到上海。其时苏沪航路还没有通,不像现在有大东、戴生昌许多公司船,朝来暮往的便捷。雯青因是钦差大臣,上海道特地派了一只官轮来接,走了一夜,次早就抵埠头。雯青先把家眷安排上岸,自己却与一班接差道县,酬应一番。行辕中又送来几封京里书札,雯青一一检视,也有亲友寻常通贺的;也有大人先生为人说项的;还有一班名士黎石农、李纯客、袁尚秋诸人寄来送行诗词,清词丽句,觉得美不胜收。翻到末了一封,却是庄小燕的,雯青连忙拆开,暗想此人的手笔倒要请教。你道雯青为何见了庄小燕姓名,就如此郑重呢?这庄小燕,书中尚未出现过,不得不细表一番。原来小燕是个广东人,佐杂出身,却学富五车,文倒三峡,而且深通西学,屡次出洋,现在因交涉上的劳绩,保举到了侍郎,声名赫赫,不日又要出使美、日、比哩!雯青当时拆开一看,却是四首七律道:
  诏持龙节度西溟,又捧天书问北庭。
  神禹久思穷亥步,孔融真遣案丁零。
  遥知汄极双旌驻,应见神州一发青。
  直待车书通绝徼,归来扈跸禅云亭。
  声华藕藕侍中君,清切承明出入庐。
  早擅多闻笺豹尾,亲图异物到邛虚。
  功名儿勒黄龙舰,国法新衔赤雀书。
  争识威仪迎汉使,吹螺伐鼓出穹闾。
  竹枝异域词重谱,敕勒风吹草又低。
  候馆花开赤璎珞,周庐瓦复碧琉璃。
  异鱼飞出天池北,神马徕从雪岭西。
  写入夷坚支乙志,杀青他日试标题。
  不嫌夺我凤池头,谭思珠玲佐庙谋。
  敕赐重臣双白璧,图开生绢九瀛洲。
  茯苓赋有林牙诵,苜蓿花随驿使稠。
  接伴中朝人第一,君家景伯旧风流。
  雯青看罢,拍案叫绝道:“真不愧白衣名士,我辈愧死了!”遂即收好,交与管家。一面喊伺候上岸。坐着双套马车,沿途还拜各官,并德、俄诸领事,直到回天后宫行辕,已在午牌时候。
  早有自己的参赞、翻译、随员等等这一班人齐集着,都要谒见。。手本进去,不一时,就见管家出来传话:“单请匡朝凤匡大人、戴伯孝戴老爷进去,有公事面谈。其余老爷们,一概明日再见吧。”大家听见这话,就纷纷散了。只剩匡次芳、戴伯孝二人,低着头,跟那管家往里边去。到了客厅,雯青早在等着,见他们进来,连忙招呼道:“次兄,伯兄,这几日辛苦了!快换了便服,我们好长谈。”次芳等上前见了,早有阿福等几个俊童,上去替他们换衣服。次芳一面换,一面说走:“这里分内的事,算什么辛苦。”说着,主宾坐了。雯青问起乘坐公司船,次芳道:“正要告诉老前辈,此次出洋,既先到德国,再到俄、奥诸国,自然坐德公司的船为便。前十数日德领事来招呼,本月廿二日,德公司有船名萨克森的出口,这船极大。船主名质克,晚生都已接头过了。”伯孝道:“卑职和匡参赞商量,替大人定的是头等舱,匡参赞及黄翻译、塔翻诗等坐二等,其余随员学生都是三等。”雯青道:“我听说外国公司船,十分宽敞,就是二等舱,也比我们招商局船的大餐间大得多哩。其实就是我也何必一定要坐头等呢!”次芳道:“使臣为一国代表,举动攸关国体,从前使德的刘锡洪、李葆丰,使俄的嵩厚、曾继湛,使德、意、荷、奥的许镜澂,我们的前任吕萃芳,晚生查看过旧案,都是坐头等舱,不可惜小费而伤大体。”次芳说时,戴会计凑近了雯青耳旁,低声道:“好在随员等坐的是三等,都开报了二等,这里头核算过来差不多,大人乐得舒服体面。”雯青点点头。次芳顺手在靴统里拔出一个折子,递到雯青手里道:“这里开报启程日期的折子,誊写已好,请老前辈过目后,填上日子,便可拜发了。”雯青看着,忽然面上踌躇了半晌道:“公司船出口是廿二,这天的日子……”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戴伯孝接口道:“这不用大人费心,卑职出门就是一、二百里,也要拣一个黄道吉日。况大人衔命万里,关着国家的祸福,那有轻率的道理!这日子是大人的同衙门最精河图学的余笏南检定的,恰好这日有此船出口,也是大人的洪福照临。”雯青道:“原来笏南在这里,他拣的日子是一定好的,不用说了。”看看天色将晚,次芳等就退了出来。当日无话。
  次日,雯青不免有宴会拜客等事,又忙了数日,直到廿二日上午,方把诸事打扫完结。午后大家上了萨克森公司船,慢慢地出了吴淞口,口边俄、德各国兵轮,自然要升旗放炮的致敬。出口后,一路风平浪静,依着欧、亚航路进行。彩云还是初次乘坐船,虽不颠簸,终觉头眩眼花,终日的困卧。雯青没事,便请次芳来谈谈闲天,有时自己去找他们。经过热闹的香港、新加坡、锡兰诸埠头,雯青自要与本埠的领事绅商交接,彩云也常常上去游玩,不知看见多少新奇的事物,听见了多少怪异的说话,倒也不觉寂寞。不知不觉,已过了亚丁,入了红海,将近苏彝士河地方。
  这日雯青刚与彩云吃过中饭,彩云要去躺着,劝雯青去寻次芳谈天。彩云喊阿福好好伺候着,恰好阿福不在那里,雯青道:“不用叫阿福。”就叫三个小童跟着,到二等舱来,听见里面人声鼎沸,不知何事。雯青叫一个小童,先上前去探看,只听里面阿福的口声,叫着这小童道:“你们快来看外国人变戏法!”正喊着,雯青已到门口,向里一望,只见中间一排坐着三个中国人,都垂着头,闭着眼,似乎打盹的样子;一个中年有须的外国人,立在三人前头,矜心作意地凝神注视着;四面围着许多中西男女,仰着头望,个个面上有惊异之色。次芳及黄、塔两翻译也在人丛里,看见雯青进来,齐来招呼。次芳道:“老前辈来得正巧,快请看毕叶发生的神术!”雯青茫然不解。那个外国人早已抢上几步来,与雯青握着手,回顾次芳及两翻译道:“这便是出使敝国的金大人么?”雯青听这外国人会说中国话,便问道:“不敢,在下便是金某,没有请教贵姓大名。”黄翻译道:“这位先生叫毕叶士克,是俄国有名的大博士,油画名家,精通医术,还有一样奇怪的法术,能拘摄魂魄。一经先生施术之后,这人不知不觉,一举一动,都听先生的号令,直到醒来,自己一点也不知道。昨日先生与我们谈起,现在正在这里试验哩!”一面说,一面就指着那坐的三个人道:“大人,看这三个中国工人,不是同睡去的一样吗?”雯青听了,着实称异。毕叶笑道:“这不是法术,我们西国叫做Hypnotisme,是意大利人所发明的,乃是电学及心理学里推演出来的,没有什么稀奇。大人,你看他三人齐举左手来。”说完,又把眼光注射三人,那神情好象法师画符念咒似的,喝一声:“举左手!”只见那三人的左手,如同有线牵的一般,一齐高高竖起。又道:“我叫他右手也举起!”照前一喝,果然三人的右手,也都跟着他双双并举了。于是满舱喝采拍掌之声,如雷而起。雯青、次芳及翻译随员等,个个伸着舌头,缩不进去。毕叶连忙向众人摇手,叫不许喧闹,又喊道:“诸君看,彼三人都要仰着头、张着嘴、伸着舌头、拍着手,赞叹我的神技了!”他一般的发了口令,不一时果然三人一齐拍起手来,那神气一如毕叶所说的,引得大家都大笑起来。次芳道:“昨日先生说,能叫本人把自己隐事,自己招供,这个可以试验么?”毕叶道:“这个试验是极易的。不过未免有伤忠厚,还是不试的好。”大家都要再试。雯青就向毕叶道:“先生何妨挑一个试试。”毕叶道:“既金公使要试,我就把这个年老的试一试。”说着,就拉出三人中一个四五十岁的老者,单另坐开。毕叶施术毕,喝着叫他说。稍停一回,这老者忽然垂下头去,嘴里咕噜咕噜地说起来,起先不大清楚,忽听他道:“这个钦差大人的二夫人,我看见了好不伤心呀!他们都道钦差的二夫人标致,我想我从前那个雪姑娘,何尝不标致呢!我记得因为自己是底下人,不敢做那些。雪姑娘对我说:‘如今就是武则天娘娘,也要相与两个太监,不曾听见太监为着自己是下人推脱的。听说还有拚着脑袋给朝里的老大们砍掉,讨着娘娘的快活哩!你这没用的东西,这一点就怕么?’我因此就依了。如今想来,这种好日子是没有的了。”大家听着这老者的话,愈说愈不像了,恐怕雯青多心,毕叶连忙去收了术,雯青倒毫不在意,笑着对次芳道:“看不出这老头儿,倒是风流浪子。真所谓‘莫道风情老无分,桃花偏照夕阳红’了。”大家和着笑了。雯青便叫阿福来装旱烟。一个小童回道:“刚才那老者说梦话的当儿,他就走了。”雯青听了无话。正看毕叶在那里鼓捣那三个人,一会儿,都揩揩眼睛,如梦初觉,大家问他们刚才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毕叶对雯青及众人道:“这术还可以把各人的灵魂,彼此互换。
  现在这几人已乏了,改日再试吧。”
  雯青正听着,忽觉眼前一道奇丽的光彩,从舱西犄角里一个房门旁边直射出来,定睛一看,却是一个二十来岁非常标致的女洋人,身上穿着纯黑色的衣裙,头戴织草帽,鼻架青色玻璃眼镜,虽妆饰朴素得很,而粉白的脸、金黄的发,长长的眉儿、细细的腰儿,蓝的眼、红的唇,真是说不出的一幅绝妙仕女图,半身斜倚着门,险些钩去了这金大人的魂灵。雯青不知不觉地看呆了,心想何不请毕先生把这人试一试,倒有趣,只不好开口。想了半天,忽然心生一计,就对毕叶道:“先生神术,固然奇妙极了,但兄弟尚不能无疑。这三个中国人,安见不是先生买通的呢?”毕叶听罢,面上大有怫然之色。雯青接着道:“并非我不信先生,我想请先生再演一遍。”说着,便指着女洋人低声道:“倘先生能借这个女洋人一试妙技,那时兄弟真死心塌地的佩服了。”次芳及两个翻译也附和着雯青。毕叶怫然道:“这有何难!我立刻请这位姑娘,把那东边桌子上的一盆水果搬来,放在公使面前好么?”这句话原被雯青那一句激出来的。大凡欧洲人性情是直爽不过,又多好胜,最恨人家疑心他作伪,总要明白了方肯歇手,别的都顾不得了。毕叶被雯青这一激,也不问那位姑娘是谁,就冒冒失失地施起他的法术来。他的法术又是百发百中,顿时见那姑娘脸上呆一呆,就袅袅婷婷地走到东边桌子上,伸出纤纤玉手,端着那盆冰梨雪藕,款步而来,端端正正地放在雯青坐的那张桌上,含笑斜睇,嫣然倾城。雯青这一乐非同小可,比着那金殿传胪、高唱谁某的时候,还加十倍!那里知道这边施术的毕叶,这一惊也不寻常,却比那死刑宣告牵上刑台的当儿仿佛一般,连忙摘了帽子,向满船的人致敬,先说西话,又说中国话,叮嘱大家等姑娘醒来,切不可告诉此事。大家答应了。那时船主质克,因听见喧闹的声音,也来舱查看,毕叶也给他说了。质克微笑应诺。毕叶方放了心,慢慢请那位姑娘自回房中去,把法术解了。雯青诸人看见毕叶慌张情形,倒弄得莫名其妙,问他何故。毕叶吞吞吐吐道:“这位姑娘是敝国有名的人物,学问极好,通十几国的语言学,实在是不敢渎犯。”次芳道:“毕叶先生知道她的名姓吗?”毕叶道:“记得叫夏雅丽。”雯青道:“她能说中国话么?”毕叶道:“听说能作中国诗文,不但说话哩!”雯青听了,不觉大喜。原来雯青自见了这姑娘的风度,实在羡慕,不过没法亲近。今听见会说中国话,这是绝好的引线了,当时就对毕叶道:“兄弟有句不知进退的话,只是不敢冒昧。”毕叶道:“金大人不用客气,有话请讲!”雯青道:“就是敝眷,向来愿学西文,只是没有女师傅,总觉不便。现据先生说,贵国姑娘精通语言学,还会中文,没有再巧的好机会了。现在舟中没事,正好请教。先生既然跟夏姑娘同国,不晓得肯替兄弟介绍介绍么?”毕叶想一道:“这事既蒙委托,哪有不尽力的道理!不过这姑娘的脾气古怪,只好待小可探探口气,明日再行奉复吧!”当时次芳及黄、塔两翻译,又替雯青帮腔了几句,毕叶方肯着实答应,于是大家都散归。
  雯青回房,就把毕叶奇术,告诉彩云。彩云道:“这没什么奇。那些中国人,一定是他的同党,跟我们苏州的变戏法一样骗人。”雯青又把那个女洋人的事情告诉她,说:“这女洋人是我叫他试的,难道也是通同的么?”彩云于是也稀奇起来。雯青又把学洋文的话,从头述了一遍,彩云欢喜得了不得。原来彩云早有此意,与雯青说过几次。当晚无话。
  次早,雯青刚刚起来,次芳已经候在大餐间。雯青见面,就问:“昨天的事怎么了?”次芳道:“成了。昨日老前辈去后,他就去跟这位姑娘攀谈,灌了多少米汤,后来慢慢说到正文。姑娘先不肯,毕先生再四说合,方才允了。好在这姑娘也往德国,说在德国或许有一两个月耽搁,随后至俄。与我们的路途到是相仿的,可以常教。不过要如夫人去就她的,每月薪水要八十马克。”雯青说:“八十马克,不贵不贵,今天就去开学么?”次芳道:“可以,她已等候多时了。”雯青道:“等小妾梳洗了就来,你去招呼一声。”次芳答应着去了。雯青进来,次芳的话彩云早已听得明白,赶着梳好头。雯青就派阿福过去伺候,自己也来二等舱,与次芳等闲谈,正对着夏雅丽的房间。说说之间,时时偷看那边。彩云见了那位姑娘,倒甚投契。夏雅丽叫她先学德文,因德文能通行俄、德诸国缘故。从此之后,每日早来暮归。彩云资性聪明,不到十日,语言已略能通晓。夏雅丽也甚欢喜。
  一日,萨克森船正过地中海,将近意大利的火山,时正清早,晓色苍然。雯青与彩云刚从床上跨下,共倚船窗,隐约西南一角云气郁葱,岛屿环青,殿阁拥翠,奇景壮观,怡魂养性。正在流连赏玩,忽见一人推门直入,左手揽雯青之袖,右手执彩云之臂,发出一种清冽之音,说道:“我要问你们俩说话哩!如不直说,我眼睛虽认得你们,我的弹子可不认得你们!”雯青同彩云两人抬头一看,吓得目瞪口呆,不知何意。正是:
    一朝魂落幻人手,百丈涛翻少女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孽海花目录

前言 第一回一霎狂潮陆沉奴乐岛卅年影事托写自由花 第二回陆孝廉访艳宴金阊金殿撰归装留沪渎
第三回领事馆铺张赛花会半敦生演说西林春 第四回光明开夜馆福晋呈身康了困名场歌郎跪月 第五回开搏赖有长生库插架难遮素女图
第六回献绳技唱黑旗战史听笛声追白傅遗踪 第七回宝玉明珠弹章成艳史红牙檀板画舫识花魁 第八回避物议男状元偷娶女状元借诰封小老母权充大老母
第九回遣长途医生试电术怜香伴爱妾学洋文 第十回险语惊人新钦差胆破虚无党清茶话旧侯夫人名噪赛工场 第十一回潘尚书提倡公羊学黎学士狂胪老鞑文
第十二回影并帝天初登布士殿学通中外重翻交界图 第十三回误下第迁怒座中宾考中书互争门下士 第十四回两首新诗是谲官月老一声小调显命妇风仪
第十五回瓦德西将军私来大好日斯拉夫民族死争自由天 第十六回席上逼婚女豪使酒镜边语影侠客窥楼 第十七回辞鸳侣女杰赴刑台递鱼书航师尝禁脔
第十八回游草地商量请客单借花园开设谈瀛会 第十九回淋漓数行墨五陵未死健儿心的烁三明珠一笑来觞名士寿 第二十回一纸书送却八百里三寸舌压倒第一人
第二十一回背履历库丁蒙廷辱通苞苴衣匠弄神通 第二十二回隔墙有耳都院会名花宦海回头小侯惊异梦 第二十三回天威不测蜚语中词臣隐恨难平违心驱俊仆
第二十四回愤舆论学士修文救藩邦名流主战 第二十五回疑梦疑真司农访鹤七擒七纵巡抚吹牛 第二十六回主妇索书房中飞赤凤天家脱辐被底卧乌龙
第二十七回秋狩记遗闻白妖转劫春帆开协议黑眚临头 第二十八回棣萼双绝武士道舍生霹雳一声革命团特起 第二十九回龙吟虎啸跳出人豪燕语莺啼惊逢逋客
第三十回白水滩名伶掷帽青阳港好鸟离笼 第三十一回抟云搓雨弄神女阴符瞒凤栖鸾惹英雌决斗 第三十二回艳帜重张悬牌燕庆里义旗不振弃甲鸡隆山
第三十三回保残疆血战台南府谋革命举义广东城 第三十四回双门底是烈女殉身处万木堂作素王改制谈 第三十五回燕市挥金豪公子无心结死士辽天跃马老英雄仗义送孤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