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

第五十九回许诸裸衣斗马超曹操抹书问韩遂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却说当夜两兵混战,直到天明,各自收兵。马超屯兵渭口,日夜分兵,前后攻击。曹操
在渭河内将船筏锁链作浮桥三条,接连南岸。曹仁引军夹河立寨,将粮草车辆穿连,以为屏
障。马超闻之,教军士各挟草一束,带着火种,与韩遂引军并力杀到寨前,堆积草把,放起
烈火。操兵抵敌不住,弃寨而走。车乘、浮桥,尽被烧毁。西凉兵大胜,截住渭河。曹操立
不起营寨,心中忧惧。荀攸曰:“可取渭河沙土筑起土城,可以坚守。”操拨三万军担土筑
城。马超又差庞德、马岱各引五百马军,往来冲突;更兼沙土不实,筑起便倒,操无计可
施。时当九月尽,天气暴冷,彤云密布,连日不开。曹操在寨中纳闷。忽人报曰:“有一老
人来见丞相,欲陈说方略。”操请入。见其人鹤骨松姿,形貌苍古。问之,乃京兆人也,隐
居终南山,姓娄,名子伯,道号梦梅居士。操以客礼待之。子伯曰:“丞相欲跨渭安营久
矣,今何不乘时筑之?”操曰:“沙土之地,筑垒不成。隐士有何良策赐教?”子伯曰:
“丞相用兵如神,岂不知天时乎?连日阴云布合,朔风一起,必大冻矣。风起之后,驱兵士
运土泼水,比及天明,土城已就。”操大悟,厚赏子伯。子伯不受而去。

    是夜北风大作。操尽驱兵士担土泼水;为无盛水之具,作缣囊盛水浇之,随筑随冻。比
及天明,沙水冻紧,土城已筑完。细作报知马超。超领兵观之,大惊,疑有神助。次日,集
大军呜鼓而进。操自乘马出营,止有许褚一人随后。操扬鞭大呼曰:“孟德单骑至此,请马
超出来答话。”超乘马挺枪而出。操曰:“汝欺我营寨不成,今一夜天已筑就,汝何不早
降!”马超大怒,意欲突前擒之,见操背后一人,睁圆怪眼,手提钢刀,勒马而立。超疑是
许褚,乃扬鞭问曰:“闻汝军中有虎侯,安在哉?”许褚提刀大叫曰:“吾即谯郡许褚
也!”目射神光,威风抖擞。超不敢动,乃勒马回。操亦引许褚回寨。两军观之,无不骇
然。操谓诸将曰:“贼亦知仲康乃虎侯也!”自此军中皆称褚为虎侯,许褚曰:“某来日必
擒马超。”操曰:“马超英勇,不可轻敌。”褚曰:“某誓与死战!”即使人下战书,说虎
侯单搦马超来日决战。超接书大怒曰:“何敢如此相欺耶!”即批次日誓杀虎痴。

    次日,两军出营布成阵势。超分庞德为左翼,马岱为右翼,韩遂押中军。超挺枪纵马,
立于阵前,高叫:“虎痴快出!”曹操在门旗下回顾众将曰:“马超不减吕布之勇!”言未
绝,许褚拍马舞刀而出。马超挺枪接战。斗了一百余合,胜负不分。马匹困乏,各回军中,
换了马匹,又出阵前。又斗一百余合,不分胜负。许褚性起,飞回阵中,卸了盔甲,浑身筋
突,赤体提刀,翻身上马,来与马超决战。两军大骇。两个又斗到三十余合,褚奋威举刀便
砍马超。超闪过,一枪望褚心窝刺来。褚弃刀将枪挟住。两个在马上夺枪。许诸力大,一声
响,拗断枪杆,各拿半节在马上乱打。操恐褚有失,遂令夏侯渊、曹洪两将齐出夹攻。庞
德、马岱见操将齐出,麾两翼铁骑,横冲直撞,混杀将来。操兵大乱。许褚臂中两箭。诸将
慌退入寨。马超直杀到壕边,操兵折伤大半。操令坚闭休出。马超回至渭口,谓韩遂曰:
“吾见恶战者莫如许褚,真虎痴也!”

    却说曹操料马超可以计破,乃密令徐晃、朱灵尽渡河西结营,前后夹攻。一日,操于城
上见马超引数百骑,直临寨前,往来如飞。操观良久,掷兜鍪于地曰:“马儿不死,吾无葬
地矣!”夏侯渊听了,心中气忿,厉声曰:“吾宁死于此地,誓灭马贼!”遂引本部千余
人,大开寨门,直赶去。操急止不住,恐其有失,慌自上马前来接应。马超见曹兵至,乃将
前军作后队,后队作先锋,一字儿摆开。夏侯渊到,马超接往厮杀。超于乱军中遥见曹操,
就撇了夏侯渊,直取曹操。操大惊,拨马而走。曹兵大乱。

    正追之际,忽报操有一军,已在河西下了营寨,超大惊,无心追赶,急收军回寨,与韩
遂商议,言:“操兵乘虚已渡河西,吾军前后受敌,如之奈何?”部将李堪曰:“不如割地
请和,两家且各罢兵,捱过冬天,到春暖别作计议。”韩遂曰:“李堪之言最善,可从
之。”

    超犹豫未决。杨秋、侯选皆劝求和,于是韩遂遣杨秋为使,直往操寨下书,言割地请和
之事。操曰:“汝且回寨,吾来日使人回报。”杨秋辞去。贾诩入见操曰:“丞相主意若
何?”操曰:“公所见若何?”诩曰:“兵不厌诈,可伪许之;然后用反间计,令韩、马相
疑,则一鼓可破也。”操抚掌大喜曰:“天下高见,多有相合。文和之谋,正吾心中之事
也。”于是遣人回书,言:“待我徐徐退兵,还汝河西之地。”一面教搭起浮桥,作退军之
意。马超得书,谓韩遂曰:“曹操虽然许和,奸雄难测。倘不准备,反受其制。超与叔父轮
流调兵,今日叔向操,超向徐晃;明日超向操,叔向徐晃:分头提备,以防其诈。”韩遂依
计而行。

    早有人报知曹操。操顾贾诩曰:“吾事济矣!”问:“来日是谁合向我这边?”人报
曰:“韩遂。”次日,操引众将出营,左右围绕,操独显一骑于中央。韩遂部卒多有不识操
者,出阵观看。操高叫曰:“汝诸军欲观曹公耶?吾亦犹人也,非有四目两口,但多智谋
耳。”诸军皆有惧色。操使人过阵谓韩遂曰:“丞相谨请韩将军会话。”韩遂即出阵;见操
并无甲仗,亦弃衣甲,轻服匹马而出。二人马头相交,各按辔对语。操曰:“吾与将军之
父,同举孝廉,吾尝以叔事之。吾亦与公同登仕路,不觉有年矣。将军今年妙龄几何?”韩
遂答曰:“四十岁矣。”操曰:“往日在京师,皆青春年少,何期又中旬矣!安得天下清平
共乐耶!”只把旧事细说,并不提起军情。说罢大笑,相谈有一个时辰,方回马而别,各自
归寨。早有人将此事报知马超。超忙来问韩遂曰:“今日曹操阵前所言何事?”遂曰:“只
诉京师旧事耳。”超曰:“安得不言军务乎?”遂曰:“曹操不言,吾何独言之?”超心甚
疑,不言而退。

    却说曹操回寨,谓贾诩曰:“公知吾阵前对语之意否?”诩曰:“此意虽妙,尚未足间
二人。某有一策,令韩、马自相仇杀。”操问其计。贾诩曰:“马超乃一勇之夫,不识机
密。丞相亲笔作一书,单与韩遂,中间朦胧字样,于要害处,自行涂抹改易,然后封送与韩
遂,故意使马超知之。超必索书来看。若看见上面要紧去处,尽皆改抹,只猜是韩遂恐超知
甚机密事,自行改抹,正合着单骑会语之疑;疑则必生乱。我更暗结韩遂部下诸将,使互相
离间,超可图矣。”操曰:“此计甚妙。”随写书一封,将紧要处尽皆改抹,然后实封,故
意多遣从人送过寨去,下了书自回。果然有人报知马超。超心愈疑,径来韩遂处索书看。韩
遂将书与超。超见上面有改抹字样,问遂曰:“书上如何都改抹糊涂?”遂曰:“原书如
此,不知何故。”超曰:“岂有以草稿送与人耶?必是叔父怕我知了详细,先改抹了。”遂
曰:“莫非曹操错将草稿误封来了。”超曰:“吾又不信。曹操是精细之人,岂有差错?吾
与叔父并力杀贼,奈何忽生异心?”遂曰:“汝若不信吾心,来日吾在阵前赚操说话,汝从
阵内突出,一枪刺杀便了。”超曰:“若如此,方见叔父真心。”两人约定。次日,韩遂引
侯选、李堪、梁兴、马玩、杨秋五将出阵。马超藏在门影里。韩遂使人到操寨前,高叫:
“韩将军请丞相攀话。”操乃令曹洪引数十骑径出阵前与韩遂相见。马离数步,洪马上欠身
言曰:“夜来丞相拜意将军之言,切莫有误。”言讫便回马。超听得大怒,挺枪骤马,便刺
韩遂。五将拦住,劝解回寨。遂曰:“贤侄休疑,我无歹心。”马超那里肯信,恨怨而去。
韩遂与五将商议曰:“这事如何解释?”杨秋曰:“马超倚仗武勇,常有欺凌主公之心,便
胜得曹操,怎肯相让?以某愚见,不如暗投曹公,他日不失封侯之位。”遂曰:“吾与马腾
结为兄弟,安忍背之?”杨秋曰:“事已至此,不得不然。”遂曰:“谁可以通消息?”杨
秋曰:“某愿往。”遂乃写密书,遣杨秋径来操寨,说投降之事。操大喜,许封韩遂为西凉
侯、杨秋为西凉太守。其余皆有官爵。约定放火为号,共谋马超。杨秋拜辞,回见韩遂,备
言其事:“约定今夜放火,里应外合。”遂大喜,就令军士于中军帐后堆积干柴,五将各悬
刀剑听候,韩遂商议,欲设宴赚请马超,就席图之,犹豫未去。不想马超早已探知备细,便
带亲随数人,仗剑先行,令庞德、马岱为后应。超潜步入韩遂帐中,只见五将与韩遂密语,
只听得杨秋口中说道:“事不宜迟,可速行之!”超大怒,挥剑直入,大喝曰:“群贼焉敢
谋害我!”众皆大惊。超一剑望韩遂面门剁去,遂慌以手迎之,左手早被砍落。五将挥刀齐
出。超纵步出帐外,五将围绕混杀。超独挥宝剑,力敌五将。剑光明处,鲜血溅飞:砍翻马
玩,剁倒梁兴,三将各自逃生。超复入帐中来杀韩遂时,已被左右救去。帐后一把火起,各
寨兵皆动。超连忙上马,庞德、马岱亦至,互相混战。超领军杀出时,操兵四至:前有许
褚,后有徐晃,左有夏侯渊,右有曹洪。西凉之兵,自相并杀。超不见了庞德、马岱,乃引
百余骑,截于渭桥之上。天色微明,只见李堪领一军从桥下过,超挺枪纵马逐之。李堪拖枪
而走。恰好于禁从马超背后赶来。禁开弓射马超。超听得背后弦响,急闪过,却射中前面李
堪,落马而死。超回马来杀于禁,禁拍马走了。超回桥上住扎。操兵前后大至,虎卫军当
先,乱箭夹射马超。超以枪拨之,矢皆纷纷落地。超令从骑往来突杀。争奈曹兵围裹坚厚,
不能冲出。超于桥上大喝一声,杀入河北,从骑皆被截断。超独在阵中冲突,却被暗弩射倒
坐下马,马超堕于地上,操军逼合。正在危急,忽西北角上一彪军杀来,乃庞德、马岱也。
二人救了马超,将军中战马与马超骑了,翻身杀条血路,望西北而走。曹操闻马超走脱,传
令诸将:“无分晓夜,务要赶到马儿。如得首级者,千金赏,万户侯;生获者封大将军。”
众将得令,各要争功,迤逦追袭。马超顾不得人马困乏,只顾奔走。从骑渐渐皆散。步兵走
不上者,多被擒去。止剩得三十余骑,与庞德、马岱望陇西临洮而去。

    曹操亲自追至安定,知马超去远,方收兵回长安。众将毕集。韩遂已无左手,做了残疾
之人,操教就于长安歇马,授西凉侯之职。杨秋、侯选皆封列侯,令守渭口。下令班师回许
都。凉州参军杨阜,字义山,径来长安见操。操问之,杨阜曰:“马超有吕布之勇,深得羌
人之心。今丞相若不乘势剿绝,他日养成气力,陇上诸郡,非复国家之有也。望丞相且休回
兵。”操曰:“吾本欲留兵征之,奈中原多事,南方未定,不可久留。君当为孤保之。”阜
领诺,又保荐韦康为凉州刺史,同领兵屯冀城,以防马超。阜临行,请于操曰:“长安必留
重兵以为后援。”操曰:“吾已定下,汝但放心。”阜辞而去。

    众将皆问曰:“初贼据潼关,渭北道缺,丞相不从河东击冯翊,而反守潼关,迁延日
久,而后北渡,立营固守,何也?”操曰:“初贼守潼关,若吾初到,便取河东,贼必以各
寨分守诸渡口,则河西不可渡矣。吾故盛兵皆聚于潼关前,使贼尽南守,而河西不准备,故
徐晃、朱灵得渡也。吾然后引兵北渡,连车树栅为甬道,筑冰城,欲贼知吾弱,以骄其心,
使不准备。吾乃巧用反间,畜士卒之力,一旦击破之。正所谓疾雷不及掩耳。兵之变化,固
非一道也。”众将又请问曰:“丞相每闻贼加兵添众,则有喜色,何也?”操曰:“关中边
远,若群贼各依险阻,征之非一二年不可平复;今皆来聚一处,其众虽多,人心不一,易于
离间,一举可灭:吾故喜也。”众将拜曰:“丞相神谋,众不及也;”操曰:“亦赖汝众文
武之力。”遂重赏诸军。留夏侯渊屯兵长安,所得降兵,分拨各部。夏侯渊保举冯翊高陵
人,姓张,名既,字德容,为京兆尹,与渊同守长安。操班师回都。献帝排銮驾出郭迎接。
诏操“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如汉相萧何故事。自此威震中外。这消息播入汉
中,早惊动了汉宁太守张鲁。原来张鲁乃沛国丰人。其祖张陵在西川鹄鸣山中造作道书以惑
人,人皆敬之。陵死之后,其子张衡行之。百姓但有学道者,助米五斗。世号“米贼”。张
衡死,张鲁行之。鲁在汉中自号为“师君”;其来学道者皆号为“鬼卒”;为首者号为“祭
酒”;领众多者号为“治头大祭酒”。务以诚信为主,不许欺诈。如有病者,即设坛使病人
居于静室之中,自思已过,当面陈首,然后为之祈祷;主祈祷之事者,号为“奸令祭洒”。
祈祷之法,书病人姓名,说服罪之意,作文三通,名为“三官手书”:一通放于山顶以奏
天,一通埋于地以奏地,一通沉于水以申水官。如此之后,但病痊可,将米五斗为谢。又盖
义舍:舍内饭米、柴火、肉食齐备,许过往人量食多少,自取而食;多取者受天诛。境内有
犯法者,必恕三次;不改者,然后施刑。所在并无官长,尽属祭酒所管。如此雄据汉中之地
已三十年。国家以为地远不能征伐,就命鲁为镇南中郎将,领汉宁太守,通进贡而已。当年
闻操破西凉之众,威震天下,乃聚众商议曰:“西凉马腾遭戮,马超新败,曹操必将侵我汉
中。我欲自称汉宁王,督兵拒曹操,诸君以为何如?”阎圃曰:“汉川之民户出十万余众,
财富粮足,四面险固;今马超新败,西凉之民,从子午谷奔入汉中者,不下数万。愚意益州
刘璋昏弱,不如先取西川四十一州为本,然后称王未迟。”张鲁大喜,遂与弟张卫商议起
兵。早有细作报入川中。

    却说益州刘璋,字季玉,即刘焉之子,汉鲁恭王之后。章帝元和中,徙封竟陵,支庶因
居于此。后焉官至益州牧,兴平元年患病疽而死,州大吏赵韪等,共保璋为益州牧。璋曾杀
张鲁母及弟,因此有仇。璋使庞羲为巴西太守,以拒张鲁。时笼羲探知张鲁欲兴兵取川,急
报知刘璋。璋平生懦弱,闻得此信,心中大忧,急聚众官商议。忽一人昂然而出曰:“主公
放心。某虽不才,凭三寸不烂之舌,使张鲁不敢正眼来觑西川。”正是:只因蜀地谋臣进,
致引荆州豪杰来。未知此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三国演义目录

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 第三回议温明董卓叱丁原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 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破关兵三英战吕布 第六回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
第七回袁绍磐河战公孙孙坚跨江击刘表 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 第九回除暴凶吕布助司徒犯长安□听贾诩
第十回勤王室马腾举义报父仇曹操兴师 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濮阳破曹操 第十二回陶恭祖三让徐州曹孟穗大战吕布
第十三回李□敦汜大交兵杨奉董承双救驾 第十四回曹孟德移驾幸许都吕奉先乘夜袭徐郡 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第十六回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水 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会合三将 第十八回贾文和料敌决胜夏侯□拨矢啖睛
第十九回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门楼吕布殒命 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 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赚城斩车胄
第二十二回袁曹各起马步三军关张共擒王刘二将 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吉太医下毒遭刑 第二十四回国贼行凶杀贵妃皇叔败走投袁绍
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第二十六回袁本初败兵折将关云长挂印封金 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走单骑汉寿侯五关斩六将
第二十八回斩蔡阳兄弟释疑会古城主臣聚义 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 第三十回战官渡本初败绩劫乌巢孟德烧粮
第三十一回曹操仓亭破本初玄德荆州依刘表 第三十二回夺冀州袁尚争锋决漳河许攸献计 第三十三回曹丕乘乱纳甄氏郭嘉遗计定辽东
第三十四回蔡夫人隔屏听密语刘皇叔跃马过檀溪 第三十五回玄德南漳逢隐沧单福新野遇英主 第三十六回玄德用计袭樊城元直走马荐诸葛
第三十七回司马徽再荐名士刘玄德三顾草庐 第三十八回定三分隆中决策战长江孙氏报仇 第三十九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第四十回蔡夫人议献荆州诸葛亮火烧新野 第四十一回刘玄德携民渡江赵子龙单骑救主 第四十二回张翼德大闹长坂桥刘豫州败走汉津口
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鲁子敬力排众议 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 第四十五回三江口曹操折兵群英会蒋干中计
第四十六回用奇谋孔明借箭献密计黄盖受刑 第四十七回阚泽密献诈降书庞统巧授连环计 第四十八回宴长江曹操赋诗锁战船北军用武
第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 第五十回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 第五十一回曹仁大战东吴兵孔明一气周公瑾
第五十二回诸葛亮智辞鲁肃赵子龙计取桂阳 第五十三回关云长义释黄汉升孙仲谋大战张文远 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第五十五回玄德智激孙夫人孔明二气周公瑾 第五十六回曹操大宴铜雀台孔明三气周公瑾 第五十七回柴桑口卧龙吊丧耒阳县凤雏理事
第五十八回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 第五十九回许诸裸衣斗马超曹操抹书问韩遂 第六十回张永年反难杨修庞士元议取西蜀
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夺阿斗孙权遗书退老瞒 第六十二回取涪关杨高授首攻雒城黄魏争功 第六十三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
第六十四回孔明定计捉张任杨阜借兵破马超 第六十五回马超大战葭萌关刘备自领益州牧 第六十六回关云长单刀赴会伏皇后为国捐生
第六十七回曹操平定汉中地张辽威震逍遥津 第六十八回甘宁百骑劫魏营左慈掷杯戏曹操 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
第七十回猛张飞智取瓦口隘老黄忠计夺天荡山 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据汉水赵云寡胜众 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曹阿瞒兵退斜谷
第七十三回玄德进位汉中王云长攻拔襄阳郡 第七十四回庞令明抬榇决死战关云长放水淹七军 第七十五回关云长刮骨疗毒吕子明白衣渡江
第七十六回徐公明大战沔水关云长败走麦城 第七十七回玉泉山关公显圣洛阳城曹操感神 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
第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赋诗侄陷叔刘封伏法 第八十回曹丕废帝篡炎刘汉王正位续大统 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
第八十二回孙权降魏受九锡先主征吴赏六军 第八十三回战*亭先主得仇人守江口书生拜大将 第八十四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
第八十五回刘先主遗诏托孤儿诸葛亮安居平五路 第八十六回难张温秦宓逞天辩破曹丕徐盛用火攻 第八十七回征南寇丞相大兴师抗天兵蛮王初受执
第八十八回渡泸水再缚番王识诈降三擒孟获 第八十九回武乡侯四番用计南蛮王五次遭擒 第九十回驱巨善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
第九十一回祭泸水汉相班师伐中原武侯上表 第九十二回赵子龙力斩五将诸葛亮智取三城 第九十三回姜伯约归降孔明武乡侯骂死王朝
第九十四回诸葛亮乘雪破羌兵司马懿克日擒孟达 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 第九十六回孔明挥泪斩马谡周鲂断发赚曹休
第九十七回讨魏国武侯再上表破曹兵姜维诈献书 第九十八回追汉军王双受诛袭陈仓武侯取胜 第九十九回诸葛亮大破魏兵司马懿入寇西蜀
第一百回汉兵劫寨破曹真武侯斗阵辱仲达 第一百一回出陇上诸葛妆神奔剑阁张*中计 第一百二回司马懿占北原渭桥诸葛亮造木牛流马
第一百三回上方谷司马受困五丈原诸葛禳星 第一百四回陨大星汉丞相归天见木像魏都督丧胆 第一百五回武侯预伏锦囊计魏主拆取承露盘
第一百六回公孙渊兵败死襄平司马懿诈病赚曹爽 第一百七回魏主政归司马氏姜维兵败牛头山 第一百八回丁奉雪中奋短兵孙峻席间施密计
第一百九回困司马汉将奇谋废曹芳魏家果报 第一百十回文鸯单骑退雄兵姜维背水破大敌 第一百十一回邓士载智败姜伯约诸葛诞义讨司马昭
第一百十二回救寿春于诠死节取长城伯约鏖兵 第一百十三回丁奉定计斩孙*姜维斗阵破邓艾 第一百十四回曹髦驱车死南阙姜维弃粮胜魏兵
第一百十五回诏班师后主信谗托屯田姜维避祸 第一百十六回钟会分兵汉中道武侯显圣定军山 第一百十七回邓士载偷度阴平诸葛瞻战死绵竹
第一百十八回哭祖庙一王死孝入西川二士争功 第一百十九回假投降巧计成虚话再受禅依样画葫芦 第一百二十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