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

第六十三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却说法正与那人相见,各抚掌而笑。庞统问之。正曰:“此公乃广汉人,姓彭,名□,
字永言,蜀中豪杰也。因直言触忤刘璋,被璋髡钳为徒隶,因此短发。”统乃以宾礼待之,
问□从何而来。□曰:“吾特来救汝数万人性命,见刘将军方可说。”法正忙报玄德。玄德
亲自谒见,请问其故。□曰:“将军有多少军马在前寨?”玄德实告:“有魏延、黄忠在
彼。”□曰:“为将之道,岂可不知地理乎?前寨紧靠涪江,若决动江水,前后以兵塞之,
一人无可逃也。”玄德大悟。彭□曰:“罡星在西方,太白临于此地,当有不吉之事,切宜
慎之。”玄德即拜彭□为幕宾,使人密报魏延、黄忠,教朝暮用心巡警,以防决水。黄忠、
魏延商议:二人各轮一日,如遇敌军到来,互相通报。却说泠苞见当夜风雨大作,引了五千
军,径循江边而进,安排决江。只听得后面喊声乱起,泠苞知有准备,急急回军。前面魏延
引军赶来,川兵自相践踏。泠苞正奔走间,撞着魏延。交马不数合,被魏延活捉去了。比及
吴兰、雷铜来接应时,又被黄忠一军杀退。魏延解泠苞到涪关。玄德责之曰:“吾以仁义相
待,放汝回去,何敢背我!今次难饶!”将泠苞推出斩之,重赏魏延。玄德设宴管待彭□,
忽报荆州诸葛亮军师特遣马良奉书至此。玄德召入问之。马良礼毕曰:“荆州平安,不劳主
公忧念。”遂呈上军师书信。玄德拆书观之,略曰:“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
在西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切宜谨慎。”玄德看了书,
便教马良先回。玄德曰:“吾将回荆州,去论此事。”庞统暗思:“孔明怕我取了西川,成
了功,故意将此书相阻耳。”乃对玄德曰:“统亦算太乙数,已知罡星在西,应主公合得西
川,别不主凶事。统亦占天文,见太白临于雒城,先斩蜀将泠苞,已应凶兆矣。主公不可疑
心,可急进兵。”

    玄德见庞统再三催促,乃引军前进。黄忠同魏延接入寨去。庞统问法正曰:“前至雒
城,有多少路?”法正画地作图。玄德取张松所遗图本对之,并无差错。法正言:“山北有
条大路,正取雒城东门;山南有条小路,却取雒城西门:两条路皆可进兵。”庞统谓玄德
曰:“统令魏延为先锋,取南小路而进;主公令黄忠作先锋,从山北大路而进:并到雒城取
齐。”玄德曰:“吾自幼熟于弓马,多行小路。军师可从大路去取东门,吾取西门。”庞统
曰:“大路必有军邀拦,主公引兵当之。统取小路。”玄德曰:“军师不可。吾夜梦一神
人,手执铁棒击吾右臂,觉来犹自臂疼。此行莫非不佳。”庞统曰:“壮士临阵,不死带
伤,理之自然也。何故以梦寐之事疑心乎?”玄德曰:“吾所疑者,孔明之书也。军师还守
涪关,如何?”庞统大笑曰:“主公被孔明所惑矣:彼不欲令统独成大功,故作此言以疑主
公之心。心疑则致梦,何凶之有?统肝脑涂地,方称本心。主公再勿多言,来早准行。”

    当日传下号令,军士五更造饭,平明上马。黄忠、魏延领军先行。玄德再与庞统约会,
忽坐下马眼生前失,把庞统掀将下来。玄德跳下马,自来笼住那马。玄德曰:“军师何故乘
此劣马?”庞统曰:“此马乘久,不曾如此。”玄德曰:“临阵眼生,误人性命。吾所骑白
马,性极驯熟,军师可骑,万无一失。劣马吾自乘之。”遂与庞统更换所骑之马。庞统谢
曰:“深感主公厚恩,虽万死亦不能报也。”遂各上马取路而进。玄德见庞统去了,心中甚
觉不快,怏怏而行。

    却说雒城中吴懿、刘*听知折了泠苞,遂与众商议。张任曰:“城东南山僻有一条小
路,最为要紧,某自引一军守之。诸公紧守雒城,勿得有失。”忽报汉兵分两路前来攻城。
张任急引三千军,先来抄小路埋伏。见魏延兵过,张任教尽放过去,休得惊动。后见庞统军
来,张任军士遥指军中大将:“骑白马者必是刘备。”张任大喜,传令教如此如此。

    却说庞统迤逦前进,抬头见两山逼窄,树木丛杂;又值夏末秋初,枝叶茂盛。庞统心下
甚疑,勒住马问:“此处是何地?”数内有新降军士,指道:“此处地名落凤坡。”庞统惊
曰:“吾道号凤雏,此处名落凤坡,不利于吾。”令后军疾退。只听山坡前一声炮响,箭如
飞蝗,只望骑白马者射来。可怜庞统竟死于乱箭之下。时年止三十六岁。后人有诗叹曰:
“古岘相连紫翠堆,士元有宅傍山隈。儿童惯识呼鸠曲,闾巷曾闻展骥才。预计三分平刻
削,长驱万里独徘徊。谁知天狗流星坠,不使将军衣锦回。”先是东南有童谣云:“一凤并
一龙,相将到蜀中。才到半路里,凤死落坡东。风送雨,雨随风,隆汉兴时蜀道通,蜀道通
时只有龙。”

    当日张任射死庞统,汉军拥塞,进退不得,死者大半。前军飞报魏延。魏延忙勒兵欲
回,奈山路逼窄,厮杀不得。又被张任截断归路,在高阜处用强弓硬弩射来。魏延心慌。有
新降蜀兵曰:“不如杀奔雒城下,取大路而进。”延从其言,当先开路,杀奔雒城来。尘埃
起处,前面一军杀至,乃雒城守将吴兰、雷铜也;后面张任引兵追来:前后夹攻,把魏延围
在垓心。魏延死战不能得脱。但见吴兰、雷铜后军自乱,二将急回马去救。魏延乘势赶去,
当先一将,舞刀拍马,大叫:“文长,吾特来救汝!”视之,乃老将黄忠也。两下夹攻,杀
败吴、雷二将,直冲至雒城之下。刘瓒引兵杀出,却得玄德在后当住接应。黄忠、魏延翻身
便回。玄德军马比及奔到寨中,张任军马又从小路里截出。刘*、吴兰、雷铜当先赶来。玄
德守不住二寨,且战且走,奔回涪关。蜀兵得胜,迤逦追赶。玄德人困马乏,那里有心厮
杀,且只顾奔走。将近涪关,张任一军追赶至紧。幸得左边刘封,右边关平,二将领三万生
力军截出,杀退张任;还赶二十里,夺回战马极多。

    玄德一行军马,再入涪关,问庞统消息。有落凤坡逃得性命的军士,报说军师连人带
马,被乱箭射死于坡前。玄德闻言,望西痛哭不已,遥为招魂设祭。诸将皆哭。黄忠曰:
“今番折了庞统军师,张任必然来攻打涪关,如之奈何?不若差人往荆州,请诸葛军师来商
议收川之计。”正说之间,人报张任引军直临城下搦战。黄忠、魏延皆要出战。玄德曰:
“锐气新挫,宜坚守以待军师来到。”黄忠、魏延领命,只谨守城池。玄德写一封书,教关
平分付:“你与我往荆州请军师去。”关平领了书,星夜往荆州来。玄德自守涪关,并不出
战。

    却说孔明在荆州,时当七夕佳节,大会众官夜宴,共说收川之事。只见正西上一星,其
大如斗,从天坠下,流光四散。孔明失惊,掷杯于地,掩面哭曰:“哀哉!痛哉”众官慌问
其故。孔明曰:“吾前者算今年罡星在西方,不利于军师;天狗犯于吾军,太白临于雒城,
已拜书主公,教谨防之。谁想今夕西方星坠,庞士元命必休矣!”言罢,大哭曰:“今吾主
丧一臂矣!”众官皆惊,未信其言。孔明曰:“数日之内,必有消息。”是夕酒不尽欢而
散。

    数日之后,孔明与云长等正坐间,人报关平到,众官皆惊。关平入,呈上玄德书信。孔
明视之,内言本年七月初七日,庞军师被张任在落凤坡前箭射身故。孔明大哭,众官无不垂
泪。孔明曰:“既主公在涪关进退两难之际,亮不得不去。”云长曰:“军师去,谁人保守
荆州?荆州乃重地,干系非轻。”孔明曰:“主公书中虽不明言其人,吾已知其意了。”乃
将玄德书与众官看曰:“主公书中,把荆州托在吾身上,教我自量才委用。虽然如此,今教
关平赍书前来,其意欲云长公当此重任。云长想桃园结义之情,可竭力保守此地,责任非
轻,公宜勉之。”云长更不推辞,慨然领诺。孔明设宴,交割印绶。云长双手来接。孔明擎
着印曰:“这干系都在将军身上。”云长曰:“大丈夫既领重任,除死方休。”孔明见云长
说个“死”字,心中不悦;欲待不与,其言已出。孔明曰:“倘曹操引兵来到,当如之
何?”云长曰:“以力拒之。”孔明又曰:“倘曹操、孙权,齐起兵来,如之奈何?”云长
曰:“分兵拒之。”孔明曰:“若如此,荆州危矣。吾有八个字,将军牢记,可保守荆
州。”云长问:“那八个字?”孔明曰:“北拒曹操,东和孙权。”云长曰:“军师之言,
当铭肺腑。”

    孔明遂与了印绶,令文官马良、伊籍、向朗、糜竺,武将糜芳、廖化、关平、周仓,一
班儿辅佐云长,同守荆州。一面亲自统兵入川。先拨精兵一万,教张飞部领,取大路杀奔巴
州、雒城之西,先到者为头功。又拨一枝兵,教赵云为先锋,溯江而上,会于雒城。孔明随
后引简雍、蒋琬等起行。那蒋琬字公琰,零陵湘乡人也,乃荆襄名士,现为书记。

    当日孔明引兵一万五千,与张飞同日起行。张飞临行时,孔明嘱付曰:“西川豪杰甚
多,不可轻敌。于路戒约三军,勿得掳掠百姓,以失民心。所到之处,并宜存恤,勿得恣逞
鞭挞士卒。望将军早会雒城,不可有误。”

    张飞欣然领诺,上马而去。迤逦前行,所到之处,但降者秋毫无犯。径取汉川路,前至
巴郡。细作回报:“巴郡太守严颜,乃蜀中名将,年纪虽高,精力未衰,善开硬弓,使大
刀,有万夫不当之勇:据住城郭,不竖降旗。”张飞教离城十里下寨,差人入城去:“说与
老匹夫,早早来降,饶你满城百姓性命;若不归顺,即踏平城郭,老幼不留!”

    却说严颜在巴郡,闻刘璋差法正请玄德入川,拊心而叹曰:“此所谓独坐穷山,引虎自
卫者也!”后闻玄德据住涪关,大怒,屡欲提兵往战,又恐这条路上有兵来。当日闻知张飞
兵到,便点起本部五六千人马,准备迎敌。或献计曰:“张飞在当阳长坂,一声喝退曹兵百
万之众。曹操亦闻风而避之,不可轻敌。今只宜深沟高垒,坚守不出。彼军无粮,不过一
月,自然退去。更兼张飞性如烈火,专要鞭挞士卒;如不与战,必怒;怒则必以暴厉之气待
其军士:军心一变,乘势击之,张飞可擒也。”严颜从其言,教军士尽数上城守护。忽见一
个军士,大叫:“开门!”严颜教放入问之。那军士告说是张将军差来的,把张飞言语依直
便说。严颜大怒,骂:“匹夫怎敢无礼!吾严将军岂降贼者乎!借你口说与张飞!”唤武士
把军人割下耳鼻,却放回寨。军人回见张飞,哭告严颜如此毁骂。张飞大怒,咬牙睁目,披
挂上马,引数百骑来巴郡城下搦战。城上众军百般痛骂。张飞性急,几番杀到吊桥,要过护
城河,又被乱箭射回。到晚全无一个人出,张飞忍一肚气还寨。次日早晨,又引军去搦战。
那严颜在城敌楼上,一箭射中张飞头盔。飞指而恨曰:“若拿住你这老匹夫,我亲自食你
肉!”到晚又空回。第三日,张飞引了军,沿城去骂。原来那座城子是个山城,周围都是乱
山,张飞自乘马登出,下视城中。见军士尽皆披挂,分列队伍,伏在城中,只是不出;又见
民夫来来往往,搬砖运石,相助守城。张飞教马军下马,步军皆坐,引他出敌,并无动静。
又骂了一日,依旧空回。张飞在寨中自思:“终日叫骂,彼只不出,如之奈何?”猛然思得
一计,教众军不要前去搦战,都结束了在寨中等候;却只教三五十个军士,直去城下叫骂。
引严颜军出来,便与厮杀。张飞磨拳擦掌,只等敌军来。小军连骂了三日,全然不出。张飞
眉头一纵,又生一计,传令教军士四散砍打柴草,寻觅路径,不来搦战。严颜在城中,连日
不见张飞动静,心中疑惑,着十数个小军,扮作张飞砍柴的军,潜地出城,杂在军内,入山
中探听。

    当日诸军回寨。张飞坐在寨中,顿足大骂:“严颜老匹夫!枉气杀我!”只见帐前三四
个人说道:“将军不须心焦:这几日打探得一条小路,可以偷过巴郡。”张飞故意大叫曰:
“既有这个去处,何不早来说?”众应曰:“这几日却才哨探得出。”张飞曰:“事不宜
迟,只今二更造饭,趁三更明月,拔寨都起,人衔枚,马去铃,悄悄而行。我自前面开路,
汝等依次而行。”传了令便满寨告报。探细的军听得这个消息,尽回城中来,报与严颜。颜
大喜曰:“我算定这匹夫忍耐不得。你偷小路过去,须是粮草辎重在后;我截住后路,你如
何得过?好无谋匹夫,中我之计!”即时传令:教军士准备赴敌,今夜二更也造饭,三更出
城,伏于树木丛杂去处。只等张飞过咽喉小路去了,车仗来时,只听鼓响,一齐杀出。传了
号令,看看近夜,严颜全军尽皆饱食,披挂停当,悄悄出城,四散伏住,只听鼓响:严颜自
引十数裨将,下马伏于林中。约三更后,遥望见张飞亲自在前,横矛纵马,悄悄引军前进。
去不得三四里,背后车仗人马、陆续进发。严颜看得分晓,一齐擂鼓,四下伏兵尽起。正来
抢夺车仗、背后一声锣响,一彪军掩到,大喝:“老贼休走!我等的你恰好!”严颜猛回头
看时,为首一员大将,豹头环眼,燕颌虎须,使丈八矛,骑深乌马:乃是张飞。四下里锣声
大震,众军杀来。严颜见了张飞,举手无措,交马战不十合,张飞卖个破绽,严颜一刀砍
来,张飞闪过,撞将入去,扯住严颜勒甲绦,生擒过来,掷于地下;众军向前,用索绑缚住
了。原来先过去的是假张飞。料道严颜击鼓为号,张飞却教鸣金为号:金响诸军齐到。川兵
大半弃甲倒戈而降。

    张飞杀到巴郡城下,后军已自入城。张飞叫休杀百姓,出榜安民。群刀手把严颜推至。
飞坐于厅上,严颜不肯下跪。飞怒目咬牙大叱曰:“大将到此,何为不降,而敢拒敌?”严
颜全无惧色,回叱飞曰:“汝等无义,侵我州郡!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飞大怒,喝
左右斩来。严颜喝曰:“贼匹夫!砍头便砍,何怒也?”张飞见严颜声音雄壮,面不改色,
乃回嗔作喜,下阶喝退左右,亲解其缚,取衣衣之,扶在正中高坐,低头便拜曰:“适来言
语冒渎,幸勿见责。吾素知老将军乃豪杰之士也。”严颜感其恩义,乃降。后人有诗赞严颜
曰:“白发居西蜀,清名震大邦。忠心如皎月,浩气卷长江。宁可断头死,安能屈膝降?巴
州年老将,天下更无双。”又有赞张飞诗曰:“生获严颜勇绝伦,惟凭义气服军民。至今庙
貌留巴蜀,社酒鸡豚日日春。”张飞请问入川之计。严颜曰:“败军之将,荷蒙厚恩,无可
以报,愿施犬马之劳,不须张弓只箭,径取成都。”正是:只因一将倾心后,致使连城唾手
降。未知其计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简介 | 下一页

三国演义目录

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 第三回议温明董卓叱丁原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 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破关兵三英战吕布 第六回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
第七回袁绍磐河战公孙孙坚跨江击刘表 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 第九回除暴凶吕布助司徒犯长安□听贾诩
第十回勤王室马腾举义报父仇曹操兴师 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濮阳破曹操 第十二回陶恭祖三让徐州曹孟穗大战吕布
第十三回李□敦汜大交兵杨奉董承双救驾 第十四回曹孟德移驾幸许都吕奉先乘夜袭徐郡 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第十六回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水 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会合三将 第十八回贾文和料敌决胜夏侯□拨矢啖睛
第十九回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门楼吕布殒命 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 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赚城斩车胄
第二十二回袁曹各起马步三军关张共擒王刘二将 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吉太医下毒遭刑 第二十四回国贼行凶杀贵妃皇叔败走投袁绍
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第二十六回袁本初败兵折将关云长挂印封金 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走单骑汉寿侯五关斩六将
第二十八回斩蔡阳兄弟释疑会古城主臣聚义 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 第三十回战官渡本初败绩劫乌巢孟德烧粮
第三十一回曹操仓亭破本初玄德荆州依刘表 第三十二回夺冀州袁尚争锋决漳河许攸献计 第三十三回曹丕乘乱纳甄氏郭嘉遗计定辽东
第三十四回蔡夫人隔屏听密语刘皇叔跃马过檀溪 第三十五回玄德南漳逢隐沧单福新野遇英主 第三十六回玄德用计袭樊城元直走马荐诸葛
第三十七回司马徽再荐名士刘玄德三顾草庐 第三十八回定三分隆中决策战长江孙氏报仇 第三十九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第四十回蔡夫人议献荆州诸葛亮火烧新野 第四十一回刘玄德携民渡江赵子龙单骑救主 第四十二回张翼德大闹长坂桥刘豫州败走汉津口
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鲁子敬力排众议 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 第四十五回三江口曹操折兵群英会蒋干中计
第四十六回用奇谋孔明借箭献密计黄盖受刑 第四十七回阚泽密献诈降书庞统巧授连环计 第四十八回宴长江曹操赋诗锁战船北军用武
第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 第五十回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 第五十一回曹仁大战东吴兵孔明一气周公瑾
第五十二回诸葛亮智辞鲁肃赵子龙计取桂阳 第五十三回关云长义释黄汉升孙仲谋大战张文远 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第五十五回玄德智激孙夫人孔明二气周公瑾 第五十六回曹操大宴铜雀台孔明三气周公瑾 第五十七回柴桑口卧龙吊丧耒阳县凤雏理事
第五十八回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 第五十九回许诸裸衣斗马超曹操抹书问韩遂 第六十回张永年反难杨修庞士元议取西蜀
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夺阿斗孙权遗书退老瞒 第六十二回取涪关杨高授首攻雒城黄魏争功 第六十三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
第六十四回孔明定计捉张任杨阜借兵破马超 第六十五回马超大战葭萌关刘备自领益州牧 第六十六回关云长单刀赴会伏皇后为国捐生
第六十七回曹操平定汉中地张辽威震逍遥津 第六十八回甘宁百骑劫魏营左慈掷杯戏曹操 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
第七十回猛张飞智取瓦口隘老黄忠计夺天荡山 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据汉水赵云寡胜众 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曹阿瞒兵退斜谷
第七十三回玄德进位汉中王云长攻拔襄阳郡 第七十四回庞令明抬榇决死战关云长放水淹七军 第七十五回关云长刮骨疗毒吕子明白衣渡江
第七十六回徐公明大战沔水关云长败走麦城 第七十七回玉泉山关公显圣洛阳城曹操感神 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
第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赋诗侄陷叔刘封伏法 第八十回曹丕废帝篡炎刘汉王正位续大统 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
第八十二回孙权降魏受九锡先主征吴赏六军 第八十三回战*亭先主得仇人守江口书生拜大将 第八十四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
第八十五回刘先主遗诏托孤儿诸葛亮安居平五路 第八十六回难张温秦宓逞天辩破曹丕徐盛用火攻 第八十七回征南寇丞相大兴师抗天兵蛮王初受执
第八十八回渡泸水再缚番王识诈降三擒孟获 第八十九回武乡侯四番用计南蛮王五次遭擒 第九十回驱巨善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
第九十一回祭泸水汉相班师伐中原武侯上表 第九十二回赵子龙力斩五将诸葛亮智取三城 第九十三回姜伯约归降孔明武乡侯骂死王朝
第九十四回诸葛亮乘雪破羌兵司马懿克日擒孟达 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 第九十六回孔明挥泪斩马谡周鲂断发赚曹休
第九十七回讨魏国武侯再上表破曹兵姜维诈献书 第九十八回追汉军王双受诛袭陈仓武侯取胜 第九十九回诸葛亮大破魏兵司马懿入寇西蜀
第一百回汉兵劫寨破曹真武侯斗阵辱仲达 第一百一回出陇上诸葛妆神奔剑阁张*中计 第一百二回司马懿占北原渭桥诸葛亮造木牛流马
第一百三回上方谷司马受困五丈原诸葛禳星 第一百四回陨大星汉丞相归天见木像魏都督丧胆 第一百五回武侯预伏锦囊计魏主拆取承露盘
第一百六回公孙渊兵败死襄平司马懿诈病赚曹爽 第一百七回魏主政归司马氏姜维兵败牛头山 第一百八回丁奉雪中奋短兵孙峻席间施密计
第一百九回困司马汉将奇谋废曹芳魏家果报 第一百十回文鸯单骑退雄兵姜维背水破大敌 第一百十一回邓士载智败姜伯约诸葛诞义讨司马昭
第一百十二回救寿春于诠死节取长城伯约鏖兵 第一百十三回丁奉定计斩孙*姜维斗阵破邓艾 第一百十四回曹髦驱车死南阙姜维弃粮胜魏兵
第一百十五回诏班师后主信谗托屯田姜维避祸 第一百十六回钟会分兵汉中道武侯显圣定军山 第一百十七回邓士载偷度阴平诸葛瞻战死绵竹
第一百十八回哭祖庙一王死孝入西川二士争功 第一百十九回假投降巧计成虚话再受禅依样画葫芦 第一百二十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